第37章 價值千萬
g,更新快,無彈窗,!

馬眼睛沒想到李小春如此痛快的答應,至于錢的問題他倒是不擔心,在場這麼多人作證,誰也不敢賴賬.

這小子既然敢說,想必會拿得出來.

他哪里知道李小春現在身上根本沒有這麼多錢,不過這局李小春卻是必勝之局,他馬眼睛根本就是入了李小春的套.

"小兄弟,你這是……哎?"

見李小春如此決絕,福伯只得歎了口氣,不再多言.

馬眼睛說道:"趙老先生是這方面的專家,他剛好在這里,就請他過來掌掌眼吧."

"不必了.就如你們說的那樣,這個瓷碗的確不值錢,應該是你們所說的仿制品."李小春打斷了他的話道.

"什麼?"

"小春,那你……"

聽到這話,不僅福伯和納蘭若雪一驚,其他人也都瞪大了眼睛,一下子懵了.

"他這話是什麼意思?明知道是仿制品,還和馬眼睛打賭,不是神經病又是什麼?"

這是在場所有人不約而同的想法.

"哈哈,小子,你輸了."想到平白無故贏了一百萬,馬眼睛哈哈大笑.

"瓷碗是仿制品不假,可誰說我輸了?"

李小春冷笑一聲,然後找了一件重物砸在了瓷碗上.

啪!

瓷碗應聲而碎.

不過,當看到碎瓷片的時候,所有人都愣住了.

瓷碗是碎了,可是一道光芒沖天而出,在昏暗的燈光下是那麼刺眼.

"那是什麼?"

這一刻,所有人都呆了,就像是失了魂一樣,死死地那道光.

"天吶!漢代玉蟬!"

這時,一道激動聲忽然間響起.

"趙老先生!"

其他人聽到這聲音,立刻認出了此人,他就是趙老先生,一位頗有名望的鑒定專家.

剛剛還在得意大笑的馬眼睛面上的笑意,驟然凝固了,整個人僵在了那里.

接著,臉色刷的白了.

這個消息,就像是晴天霹靂,一下子把他給劈懵了.

"趙老先生,你說那是什麼,漢代玉蟬?"

馬眼睛開口問道,可趙老先生對他的話置若罔聞,走到這里,拿起漢代玉蟬仔細觀察了一會後,反應比剛才還要激烈,激動的雙手都開始顫抖起來.

"不對,這不是漢代玉蟬,而是價值更高的雙沁色玉蟬!"

馬眼睛頓時渾身如遭雷擊,只覺得天旋地轉,差點暈厥了過去.

"怎麼可能……怎麼會是雙沁色玉蟬……"

輸了一百萬是小事,令馬眼睛懊悔的是,他竟然眼睜睜的錯過了這麼一件寶貝.

西漢玉蟬是以和田玉圍材料雕刻而成,這玉蟬是西漢時期死人下葬時塞住耳朵所用的耳塞,可由于長時間埋于地下,于黃土和血肉相互交融滲透,從而形成了雙沁色玉蟬這種奇物,頓時價值倍增,一直都是有價無市.

他哪能想到,在這仿制品的瓷碗里,竟藏著這麼一件神物.

別說九萬了,就算九百萬,那也是低的.

此刻,他後悔得腸子都青了.

那些古玩玩家也是呆若木雞,一時間沒有回過神來.

"天吶!雙沁色玉蟬,這小子發了!"

李小春笑了笑,他並不知道雙沁色玉蟬是什麼,但看這些人的表現,就知道是十分寶貴的東西.

"今天太走運了."

他也沒有料到那縈繞著紫氣之物竟然是如此寶貴的東西.

"何止走運,你這是鴻運當頭!"趙老先生比李小春還要激動.

對他們鑒寶專家來說,能夠鑒寶到像雙沁色玉蟬這種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比什麼都高興.

"不愧是雙沁色玉蟬這品相,這光澤,絕了!拿出去拍賣一千五百萬不止!"

"何止一千五百萬,兩千萬都差不多!"

一眾古玩玩家圍了過來,爭論起來.

"我曾經見過一塊雙沁色玉蟬,品相不如這一塊都買了兩千五百萬,依我看這塊雙沁色玉蟬賣出個三千萬沒有問題."趙老先生捋著胡須說道.

"三千萬?"

馬眼睛眼前一黑,差點又倒了下去.

他的一念之差,就跟三千萬擦肩而過,悔恨萬分啊!

"小兄弟沒想到你和我家小姐說的一樣會神機妙算,你一出手就淘到了一個大寶,著實令我等汗顏."福伯恭維道.

"是啊,小春,你真厲害.福伯玩古玩玩了這麼久,還沒有你厲害."納蘭若雪點點頭笑道.

"過獎啦!"李小春謙遜笑道.

馬眼睛把一百萬打給李小春之後,酸溜溜的說道:"得瑟什麼,不過就是瞎貓碰到死耗子而已,哪有什麼本領!"

"你要是不信,我們要不要再賭一次?"李小春笑道.

聽到打賭,馬眼睛有些發憷,猶豫了一下,他開口說道:"賭什麼?"

"你不是想看我到底有沒有本事嗎?還是一百萬,就賭你之前二百四十萬買的龍形吊墜,我說它是仿品你信不信?"李小春說道.

"好.賭就賭,我相信自己的眼光,這次你輸定了."馬眼睛自信滿滿的說道.

霎時,福伯臉色一變,一眾古玩玩家也都嘩然出聲.

"那龍形吊墜怎麼可能是仿品?他瘋啦?還真敢賭!"

"不對,依我看,這小子不像是傻子,說不定真有什麼名堂."

馬眼睛說話將將龍形吊墜交給趙老先生.

"趙老先生,這小子剛才淘到那塊雙沁色玉蟬完全是走了****運,他就是個門外漢,根本就不懂古玩,非說這龍形吊墜是仿制品."

趙老先生接過,走到燈光下,仔細的鑒定起來,他的臉色逐漸凝重起來.

看到這一幕,馬眼睛忽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過了一會,趙老先生把龍形吊墜交給了馬眼睛搖搖頭說道:"馬眼睛,你這次可是看走眼了.這的確是仿制品,不過造假的手段比較罕見,采用的材料根本就不是玉,是一種和玉類似的材料,連我差點都沒有分辨出來."

"什麼?"

馬眼睛一聽,雙眼一黑,接二連三的打擊,現在這二百四十萬又打水漂了,一下子承受不住直接暈倒了過去.

"小兄弟,你到底是怎麼看出來的?"

趙老先生問道,要不是他碰到過一次這種仿制品,他也沒有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