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薛老師的福利
g,更新快,無彈窗,!

李小春眉頭輕佻,這大晚上的誰會沒事干出來踢球.

特喵的,那這足球又是從哪里來的?

最後,李小春只能總結一點:不愧是瘟神的黴運符,神仙的手段不能用常理去解釋.

薛佳湘愣在原地,像是做夢一樣,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叮--

解救受害女子,獲得十點功德.

李小春連忙翻開手機,當看到功德點的時候,他一臉的懵逼.

尼瑪!哥好不容易打發了這幫混混,才給我十點功德,系統太摳門了.

愣了許久,她才走動李小春的身邊問道:"李小春,你在發什麼呆?"

"哦,沒什麼."李小春撓了撓頭.

他手機里的秘密,絕不能告訴任何人,哪怕最親近的人也不行.

倒不是他不相信自己的親人,而是既然真的存在神仙,那修仙小說中一些讀取記憶的手段也一定存在.

要是被那些壞人從自己親友身上得知了自己的秘密,那自己也就危險了.

"對了,他們這是?"

"薛老師,這大概就是好有好報,惡有惡報吧."李小春笑道.

"你的臉色怎麼這麼差?不會是生病了吧?"

薛佳湘是個很細心的女人,立刻發現了李小春的變化.

她抬起一只芊芊玉手輕輕的放在了李小春的額頭上.

陣陣清涼從薛佳湘的玉手上傳來,看著近在咫尺的俏臉,嗅著老師身上散發的處子香味,李小春有點心猿意馬.

"奇怪,溫度正常,但臉色還是很差……要不我們去一趟醫院?"

薛佳湘收回手掌放在自己的額頭上對比了一下說道.

"沒事的,睡一覺就好了."李小春淡淡的說道.

臉色當然差了,才比過一場籃球賽,又被一群粉絲堵在了宿舍門口,一路從學校狂奔出來,就遇見了這事,這是累的.

"那就好.對了,李小春,你怎麼會出現在這里?"薛佳湘聽到之後說道.

"哦,我正要去學校外面找一家賓館."

李小春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

"找一家賓館?李小春,學校有宿舍你不住,為什麼要去賓館?作為老師我本來不應該干涉你的生活,可是你家里的條件並不好,不該花的錢就不要亂花."薛佳湘立刻說道.

聽到她的話,李小春心里一暖,他知道老師並不是訓斥他而是在關心他.

"老師,我也想回宿舍,可關鍵我回不去啊."李小春苦笑道.

"回不去?怎麼回事?"

薛佳湘滿臉的疑惑,這種奇聞她還是第一次聽到.

"事情是這樣的……"

李小春把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當然一些不該說的他也沒說.

薛佳湘聽完後,也覺得那些粉絲太瘋狂了,沉默了一會,她忽然開口道:"這樣啊.李小春,那里跟老師回家吧."

當然說到這話的時候,薛佳湘的俏臉上也泛起了紅暈.

這還是她第一次主動開口邀請男子去自己家,雖然他是個學生,但也是個成年人了.

跟老師回家?

李小春頓時一臉錯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感覺自己好像在做夢,于是試探性的再次問道.

"薛老師,您讓我跟你回家,是這個意思嗎?"

"還不走?"

"薛老師,這不太好吧.咱們相處連個過程還沒有,進展是不是太快了?"

"進展太快?"

薛佳湘一怔,耳垂都紅透了:"小小年紀腦袋不學好.第一我家里有空房間,你不用浪費錢;第二,萬一回家的時候再遇到那些壞人呢?有你在我才放心."

"呃……"

李小春滿臉窘迫,自己丟臉丟大了,怎麼會以為老師帶自己回家是想以身相許,和自己在床上啪啪啪……

想想也是,那個光頭男都能帶人來到學校將薛佳湘堵住,不排除他安排其他人守在老師的家門口.

萬一老師受到傷害,那就真的不好了.

"能為美麗善良的薛老師當一回護花使者,是我的榮幸."李小春點點頭.

黴運符的時間還在,這樣一來不僅可以保護薛佳湘的安全,還能省去一筆錢,兩全其美.

"以前沒發現你的嘴巴這麼甜."

薛佳湘白了李小春一眼,走在前面.

"老師,等等我."

李小春連忙伸出手喊道.

"糟了!"

不過,當他看見自己手指的指向後立刻暗道.

"哎呦,我的腳."

果然,下一秒李小春就聽見薛佳湘的慘叫聲,看著她躺在地上,他連忙滿臉歉意的跑過去問道:"老師,你怎麼了?"

"我的腳扭了."薛佳湘指著自己的右腳說道.

"那怎麼辦?還能走嗎?"李小春關心道.

同時,他告誡自己,下次使用黴運符的時候一定要切忌千萬不要胡亂指著別人.

這次,還好薛老師只是扭傷了腳,要是下次忽然從天上掉了一把刀,那可就不好了.

畢竟,以瘟神的黴運,什麼都有可能?

光頭男就是前車之鑒.

"走不了了."薛佳湘嘗試了一下,可是實在太痛了.

"老師,那我背你去醫院吧."李小春說道.

"好吧."薛佳湘點了點頭.

于是,李小春小心的將薛佳湘放在背後,一雙大手牢牢的托起她的臀部,感受著背部兩團肉團的觸感,不禁的感歎:"好大!"

背上的薛佳湘聽到後臉色變得透紅起來.

這還是她第一次與陌生男子親密接觸,想到這,她的心髒不由的撲通撲通跳起來.

來到附近的醫院,檢查了之後沒傷到骨骼,只是輕傷,醫生開了一副膏藥.

薛佳湘的家住在松川市東邊的貧民區.

離開醫院之後,花了半個多小時,李小春才到了薛佳湘的家.

貧民區都是老式的小樓房,加上年久失修,破爛不堪.

"小春,家里面條件不好,你別介意."

薛佳湘坐在舊式的沙發上塗著從醫院帶回來的膏藥說道.

"沒關系,老師.我老家的條件還不如你這里."

李小春一點也不介意,他的老家以前還是泥土砌的房子,也就是近幾年農村發展起來,才住上了樓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