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冤枉
g,更新快,無彈窗,!

"那只是你的一面之詞,你出手毆打我家燕燕是事實,已經構成了故意傷害罪."

隨著一道戲虐的聲音傳來,眾人轉身望去,就看見門外站著一位青年.

"黃少爺,您怎麼來了?"

趙明看見那青年頓時一愣.

"再不來,我女朋友就要被人欺負了."

黃磊說完之後,走到陳燕的身邊摟著她安慰道:"燕燕,別難過了,我這不是來了嗎?"

"呸!真惡心!"

看到這一幕,李小春忍不住吐道.

陳燕聽到之後正要發怒,就被黃磊制止了,他對著趙明說道:"趙警官,你還等什麼?李小春犯罪人證物證都有,還不趕快抓他去坐牢."

"黃少爺,這……"趙明立刻猶豫了起來.

李小春打人是不對,但看陳燕生龍活虎有力氣在警察局大吼大叫,根本沒有半點受傷的樣子,這和故意傷害罪沒有半毛錢的關系,分明就是汙蔑.

趙明為人正直,只是黃家在松川市頗有勢力,家里資產好幾億,算得上一個富二代了,而且黃磊的老爸經常和他們警隊的柴隊長吃飯,連帶著他也認識了黃磊.

他原以為這只是一個普通的案子,沒想到黃磊會橫插一腳.

"誰在警局里大吵大鬧?"

就在趙明糾結的時候,又有一道聲音響起.

黃磊忙著向外望去,當看到那人之後,心中大喜.

"柴隊長,是我!"黃磊連忙招手招呼道.

"有什麼事到審訊室里說?"

那個人自然就是和黃磊父親交好的柴隊長,不過此刻他看到黃磊之後,卻是眉頭一皺.

因為他剛才接到電話,魏局要來警局,要是看到警局吵吵鬧鬧,必然會責怪下來.

審訊室里,黃磊立刻向柴隊長告了趙明一狀道:"柴隊長,你的這位手下在證據面前卻不抓人."

"趙明,到底什麼事?"柴隊長沉聲的說道.

"柴隊,事情是這樣的.黃少爺汙蔑李小春打傷了他的女友."趙明說道.

"汙蔑?趙明,你收了李小春什麼好處,這樣幫他說話.前天晚上,李小春打人是事實."黃磊冷聲道.

"不錯.我就是受害人,李小春心腸惡毒,我倆分手之後他就對我報複."

陳燕站了出來指責起李小春的種種惡行,得意的望著他.

她的眼神仿佛在說你一個出身平民的窮鬼就算伶牙俐齒,沒有人給你撐腰,那又怎樣?

"趙明,這里沒你的事了,你立刻出去."柴隊長說道.

"柴隊,可是……"趙明猶豫道.

"沒什麼可是,我是你的上司,我的命令你還違抗嗎?"柴隊長再次說道.

"知道了."

等趙明離開之後,柴隊長看著李小春問道:"這位同學,他們說的是真的嗎?"

"還是那句話,是她主動要求的."李小春冷眼旁觀之後,冷聲的開口道.

"柴隊長,你聽見嗎?他已經承認了,你還不把他抓起來."黃磊立刻開口道.

"黃磊說的不錯.李小春,你還是趕快把事情老實交代清楚,比如你的作案動機,作案手法等等."柴隊長猛的拍了一下桌子,對李小春開口道.

"交代,交代什麼?該交代的我已經交代過了,要是沒事我就走了."李小春淡淡的說道.

"走?李小春,你走得了嗎?你還是老實交代,不然別因為這點小事,大學都畢不了業."黃磊笑眯眯的開口.

李小春算是明白了,這一切根本就是黃磊的手段,他是逼著自己,把事情擴大,演變成刑事拘留,立案之後派出所就會記錄在案.

到時候自己畢業了,檔案上也會記錄在冊,這對以後自己找工作也會有較大的影響.

"哈哈哈……"

想通了這一點,李小春猛的笑了出來,看著黃磊毫不客氣的說道:"黃磊,沒想到你為了讓雞毛蒜皮的小事,竟然會聯合警局的柴隊長,你還真是下血本啊,不過你以為這樣就能冤枉我了嗎?"

"李小春!你給我閉嘴!自己做錯了事,還汙蔑別人.現在人證物證都有,你就准備坐牢吧!"柴隊長猛的打斷了李小春的話,大聲說道.

嘎吱!

這時,審訊室的門打開了,趙明又重新回來了.

"趙明,你來的正好.他已經承認了犯罪,你把他帶去牢里."柴隊長對著趙明說道.

然而,趙明聽到後無動于衷,沒有動手的意思,反而對著李小春說道:"李小春同學,你可以走了."

"趙明,誰准許他離開的."

柴隊長看到趙明不聽自己的話,暴怒道.

"他又沒犯法,我讓他走的."

此時,魏建中出現在了審訊室的門口.

"沒犯法,打了我的女朋友就是最大的罪!你誰啊,想讓他走就走,以為警局是你家開的嗎?柴隊長……"黃磊冷冷的看著魏建中道.

魏局在松川市都是首屈一指的大人物,就連黃磊的父親也沒見過魏局幾面,黃磊怎麼可能見到過,自然也不認識了.

"閉嘴!"

柴隊長立刻冷喝一聲打斷了黃磊,魏局長是他的領導,別人不認識他怎麼可能不認識.

黃磊這個紈绔子弟的德性,柴隊長一清二楚,只是誰讓他有個有錢的父親,每年都會往他這送一些禮.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柴隊長自然要給黃磊一些面子了,何況這種事在他看來不過是小事一樁,他做過不少.

只是沒想到黃磊不知天高地厚竟然當著魏局長的面說出這樣的話,這不是把他往火坑里送嗎?

"局長,您怎麼來了?"

不再理會黃磊,柴隊長走到魏建中的面前問道.

"我的小兄弟被人冤枉了,我能不來嗎?"魏建中冷聲道.

"局長的小兄弟,那就是自家人,局長您打個電話就行了,何必親自跑一趟呢?"柴隊長說道.

"不跑一趟,我怎麼知道原來我的屬下都是如此辦案的,柴隊長你冤枉人都冤枉到我的小兄弟頭上了."

魏建中說完之後,走到李小春的面前道:"小春兄弟,老哥讓你受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