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2 塵埃落定
g,更新快,無彈窗,!

郭凱盛的表演很到位,至少博得了上了年紀的中老年人以及婦女的"芳心",而且張樂飛和魏國強這邊也支持,在演講結束後,魏國強帶頭鼓掌,下面的村民們也跟著鼓起掌來.

下面輪到牛福勇了.只見他動作敏捷地跳上主席台,用手拍了拍話筒,掃射了一圈,道:"剛才郭礦長講得很好,不過大家聽出來了沒?今後北河村到底如何發展,能給老百姓帶來多少實惠,卻只字未提,好了,不說他了,各人有各人的想法,那我就把我的想法和大家嘮一嘮吧."

"大家都知道,我牛福勇在你們眼里就是個十惡不赦的混混,這點我也承認.我雖然渾,可這麼多年來,沒有無緣無故地去欺負老百姓,也沒有侵犯到大家的利益,但從我內心深處,我還是時時刻刻牽掛著大家的."

"我沒有郭礦長那樣輝煌的曆程,也沒有想他那樣財大氣粗,可能大家昨晚都收到了郭礦長送上的錢了吧?你們該拿拿,該選選,選不選的我無所謂,可我有一點要說明,這是在賄選,不知道縣里來得張書記有何感想呢?"

張樂飛早就臉色鐵青,見這個攪局的混混質問自己,他雙手插在袖管,頭偏向了一邊,不看牛福勇.而魏國強則不停地抽煙,用眼光察看著人群中的反映.

牛福勇見把自己撅了回來,也不生氣,繼續道:"北河村這些年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李恒生村長的成績是有目共睹的.如果我能當選,第一件事就是把村里的煤礦奪回來."

此話一出,好比一滴水掉進了油鍋,立刻在人群中炸開了鍋,紛紛交頭接耳,交換意見.牛福勇不管大家的反應,繼續道:"大家知道,北河村煤礦是由郭礦長承包的,這十幾年來,他富有了,可大家呢?依然還是窮光蛋,所以如果我當選,把煤礦的經營權放到村委,村民們全體參股,然後年底分紅,我保證每一筆錢都能到了大家的手里."

坐在一邊的郭凱盛坐不住了,他起身對著牛福勇就破口大罵:"好你個牛福勇,千算萬算,算計到老子頭上來了,我告訴你,村里的煤礦是我買下來的,和村里沒有任何關系."

見郭凱盛耍起了無賴,牛福勇很淡然,道:"買下來?有手續嗎?有手續的話現在拿出來讓大家看看,要是沒有手續,說明這礦就是村里的,是大家的,我就要從你手里奪過來."

底下的年輕人也坐不住了,聽到年底能分紅,便起哄道:"對啊,拿出證據來啊,要不是福勇兄弟今天這麼一說,我們還都蒙在鼓里,讓你老小子發盡了財,也該吐出來了."

"對啊,就是啊."村民們開始竊竊私語,心里原本倒向郭凱盛的天平開始逐漸往牛福勇這邊倒.

魏國強聽不下去了,他拍了拍桌子嚴厲地道:"牛福勇,今天是選舉大會,而不是批判大會,至于你說的那些都是有曆史因素造成的,何況在這個會上拿出來說事,偏離了主題了啊."

牛福勇冷笑一聲,道:"好,這事隨後再說,但我今天要告訴大家,北河村煤礦是大家的,而不是某個人的,假如我要當上了村長,一定要奪回來,為大家謀福利."

下面爆發了雷鳴般的掌聲.

牛福勇繼續說道:"這是我第一件要做的事,那麼第二件要做的依然是給大家謀福利.大家知道,北河鎮的教育一直都落後,包括我在內也是半個文盲,這輩子我誰都不佩服,就佩服有文化的人,可大家看看村里的學校,再看看這些年走出去的孩子,有幾個考上了大學?沒幾個!所以,假如我當選,我要花大價錢把村里的小學翻修,另外,只要考上了重點高中,每年獎勵200元,考上了中專,每年獎勵300元,考上了大學,每年獎勵500元,如果考上了重點大學,每年1000元,要是考上了清華北大,好了,孩子的一切費用我全包了."

村民們再次爆發了雷鳴般的掌聲,一旁的郭凱盛和魏國強已經坐不住了,郭凱盛看了看魏國強,而魏國強繼續不停地抽煙,煙灰缸內已經七八個煙頭.

牛福勇見大家的情緒已經調動起來了,他內心真心佩服鎮長徐青山的智慧,如果不出意外,空手就能撈一個村長當.他繼續道:"第三件事,是關于大家的生存問題.大家都知道,鎮里的陸鎮長在東瓦村搞起了果園種植,而且今年大豐收.咱村後山上都是荒地,為什麼他能搞,咱們就不能搞?我合計了,假如我當選,村里的山無償承包給大家,果園的樹種錢我也給大家出了,大家都搞種植,不出三五年,個個都是萬元戶."

話已至此,牛福勇看到村民們面部表情的反應,就猜到自己當選應該無任何懸念,他瀟灑地走下主席台,等候著開始正式選舉.

魏國強此刻在想,憑借頭腦簡單的牛福勇絕對想不出這些點子,背後不是徐青山,要不就是陸一偉在攛掇,可事已至此,再說什麼挽救的話也于事無補.他瞟了眼郭凱盛,如同霜打了茄子似的,焉了吧唧癱坐在那里.

選舉正式開始,民警們迅速圍到投票箱附近,除選民外不允許任何人靠近.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投票結束.幾個干部抱著投票箱站到大黑板面前,一人唱票,一個劃正字,一人監督.最後的選舉結果大跌眼鏡,牛福勇高票當選,而郭凱盛悲慘的才有40多票.

看到這一結果,郭凱盛拂袖而去,白花了一頓冤枉錢,簡直丟死個人.另外,姓郭的也不止40多個,這說明本家姓也有人投給了牛福勇.他甚至在想,魏國強到底有沒有替自己說話?

而牛福勇激動的溢于言表,跑過去與魏國強握手,並邀請他和張樂飛中午吃飯,而魏國強冷淡地說了一句:"選上就好好干,至于吃飯我看就免了吧."說完,與張樂飛揚長而去.

牛福勇見此情狀,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掏出手機把這一好消息告訴了陸一偉.

陸一偉這邊也基本結束,周三毛同樣高票當選,他與牛福勇使用的伎倆差不多,承諾的內容似乎比牛福勇弱了些,溪口村煤礦過年每家一噸煤,並在明年修建一個焦化廠,村里的勞壯力全部安排到焦化廠上班,這一提議得到了村民們的擁護.

現任村長馬志強沒有選上也不惱,相反他為周三毛有如此魄力為村里辦實事而感到高興.

東瓦村的選舉那就更沒有懸念了,在陸一偉的前期運作下,李海東全票當選,這在北河鎮18個村里都是絕無僅有的.

至此,北河鎮村委會換屆選舉工作就告一段落.然而,圍繞換屆選舉的斗爭才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