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8 痞勁十足
g,更新快,無彈窗,!

東瓦村推選候選人平安無事,順理成章地把李海東推了上去.村長選擇實行差額選舉,所以原村長老憨作為陪襯也被村民們選上了,這一切都是陸一偉召開全村大會的結果.

北河村只剩下了郭凱盛和牛福勇,這兩對冤家誰都瞧不上誰,各自暗地里使勁找對方的短處.這一找,郭凱盛還切中了牛福勇的要害,牛福勇曾經被判過刑.

前面提到,牛福勇曾經打斷郭凱盛兒子的腿,隨即郭凱盛就舉報牛福勇私挖濫采,坐了兩年監獄.按照村民選舉法規定,只要年滿十八周歲,沒有剝奪政治權利的人就可以競選,牛福勇完全符合條件.可西江省還有自己的規定,刑滿釋放人員滿三年後才能參與競選,如此推算,牛福勇差一個多月才能滿三年.要說這種問題,如果縣里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就湊合過去了,可一旦上綱上線,劃一條杠杠,別人就緊盯著你的短處.

郭凱盛把這一問題反映到鎮里,魏國強立馬報告給組織部,組織部到司法局一核查,牛福勇確實刑滿釋放不滿三年.組織部長報到縣委書記劉克成那里,劉克成謹慎考慮後,決定放牛福勇一馬,讓組織部長很是不解.

上次惡性事件,因為抓了牛福勇逼死了他母親,打招呼的市委副書記郭金柱得知這一情況後,對劉克成有了想法,這讓劉克成很是憋屈.可沒有辦法,牛福勇能牽上郭金柱這條線,面子不能不給啊,另外他心里也過意不去,于是就半推半就地讓牛福勇去競選這個村長.

牛福勇不是吃素的,你敢舉報老子,老子也舉報你.于是把郭凱盛違反計劃生育的事情舉報到組織部.組織部的領導都很納悶,這魏國強是如何做工作的,北河村就兩個候選人,還這樣斗來斗去的.不管是不是事實,該核查還得核查,核查的結果是郭凱盛雖違反了計劃生育政策,但交了罰款,屬于正常范圍內.

二人打成了平手,但誰也不讓誰.既然組織解決不了問題,那就私底下解決.先是郭凱盛讓自家親戚深夜扒了牛福勇家的圍牆,又砸了玻璃,牛福勇用腳趾頭都能猜出來誰干的,他並沒有像以前那樣傻不愣登的,而是瞅准了一個晚上,往郭凱盛家大門上潑了大糞,然後在門口擺了一排花圈,這還不算完,牛福勇直接把郭凱盛家的祖墳給刨了,這下徹底激怒了郭凱盛.

牛福勇瞅准時機,把解散了小弟又全部叫了回來,准備與郭凱盛大干一場.倆家爭斗,村民們是看熱鬧,鎮里的干部也是樂呵呵地端著茶杯串門子打聽事情的最新進展,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心態.可魏國強急壞了,他拉住郭凱盛,說什麼都不能再出現打架斗毆事件.為了維護魏國強的顏面,郭凱盛只能咬牙切齒地忍了下來.

可牛福勇本身就是個事主,每天派人到郭凱盛家門口挑釁,終于忍不住的郭家兄弟痛打了牛福勇的小弟.這下可好,牛福勇要的就是這種效果.他用擔架把受傷的小弟抬到鎮政府院子里,對著魏國強就是破口大罵,說不給解決就去縣里,市里去鬧,逼不得已的情況下魏國強決定求徐青山幫忙出面協調.

事情趕巧了,徐青山得知這件事後,迅速給魏國強打了個電話請假,說今天兒子帶著准兒媳進家門,魏國強心里雖不悅,但還是准了假.魏國強把電話打給徐青山,徐青山百般推辭,反正我就不去管這些事,北河村又不是我包的,愛誰管誰管.

魏國強冷靜下來仔細一靠慮,就猜到是徐青山在背後出幺蛾子,可這種事能去哪找證據,他只能忍氣吞聲地咽下這口惡氣.他又想到陸一偉與牛福勇的關系,巧了,陸一偉手機直接關機,氣得他直接把桌子上電話推到了地上.

看來今天牛福勇是非要說個長長短短.他挺著大肚子,手叉著腰,站在鎮政府院子里與牛福勇理論,問他到底想干嘛.

牛福勇也很爽快,把他小弟送到省人民醫院做個全身檢查,然後至少賠償半年的誤工費和一年的營養費,另外他郭凱盛要當面賠禮道歉.

魏國強氣得嘴唇發抖,罵道:"你這簡直是無理取鬧."

牛福勇急了,一下子跳到台階上,流里流氣地道:"好,魏書記,這可是你不給我解決的啊,好了,現在和鎮政府沒一點關系了,我們自己去解決,鬧出人命我可不管啊."說完對著小弟們一吆喝,就要往大門外走.

這時,鎮里的干部圍了上來試圖阻止牛福勇,上了腦子的牛福勇不管三七二十一,"啪"地一巴掌差點把他干部打倒在地,惡狠狠地罵道:"你們他媽的都是些狗腿子,老子不怕你們,大不了再坐幾年監獄,要是得罪了我,這輩子你們休想安甯."

事態已經難以控制,憋了一肚子火的魏國強大聲一喝,道:"牛福勇,你他媽的別得理不饒人,往人家大門上潑大糞是不是你?刨人家祖墳是不是你?這種損盡陰德的事情虧你能干出來,還競選村長,你覺得你夠資格嗎?"

牛福勇的火氣蹭蹭冒,走到魏國強跟前,鼻尖快要碰到魏國強的臉,滿臉凶煞地道:"魏國強,他郭凱盛如果不騎到我頭上拉屎撒尿,老子也不會干出這種事.倒是你,處處為郭凱盛開脫,你拿了他的多少錢?吃了他的多少回扣?別以為你干的那些事我不知道,惹急了老子直接給你捅到市里,我看你的位置還能不能坐穩.我告訴你,逼死我老娘的事情我還沒有找你算賬,你他媽的今天要不主持公道,我到要看看你長得幾只眼睛."

被牛福勇一通訓斥,魏國強害怕了,他連退好幾步道:"福勇兄弟,你別這樣,咱們有事好好商量嘛.你看這樣行不行,治療你兄弟的錢由郭凱盛出了,但咱去東州市行不行,別搞的興師動眾的,傳出去不好.至于道歉的事,我盡量說服老郭,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