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2 暗流湧動
g,更新快,無彈窗,!

彭志榮笑了笑道:"你們這些當官的,成天就把心思放到這上面來了,手段是換著花樣來,讓我們這些做生意的防不勝防.我是生意人,就是要實現利益最大化,既然陸老弟讓我出手,那我也有一事相求.這件事完成後,你也不欠我的,我也不欠你的,扯平了."

陸一偉沒想到彭志榮會來這一手,都說彭志榮陰險狡詐,詭計多端,今天看來,這個生意人還真不敢小覷,陸一偉小心地道:"彭老板請說,在我能力范圍內能辦的,我絕對幫."

彭志榮站了起來,走到窗戶跟前,指著一塊地道:"陸老弟,我也和你說實話,溪口煤礦就像我的孩子,我是看著它一天天長大的,真讓我棄它而去,我肯定舍不得,剛才也就是和你發發牢騷,訴訴苦罷了."

"此次金融危機,能源型企業雖波及不算太大, 但也給我提了個醒,靠單一模式發展走得不會太遠.我預計明年國際市場會回暖,我想在再開一個焦化廠."

陸一偉聽明白了,道:"你想占那塊地?"

"對."彭志榮堅定地道.

陸一偉腦子快,立馬能與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聯系起來,于是興奮地道:"這是好事啊,你開了焦化廠肯定需要工人嘛,這樣就可以就地轉移溪口村村民,村里鎮里必會大力支持."

"這個想法還在醞釀之中,如果條件允許,我就會立刻上馬."彭志榮道.

陸一偉想到了另一個層面,如果到時候拿彭志榮辦焦化廠說事,那麼周三毛當選村長的幾率又增加了一籌碼,這倒是個意外收獲,他道:"地的事行不行,現在完全由你說了算,如果你能支持周三毛當上村長,還是順其自然嘛."

"哈哈……你呀,陸老弟."彭志榮開懷大笑,倆人心照不宣.

彭志榮看了下手中的表,急忙地道:"你看看,光顧聊天了,都過去快半個小時了,我的趕緊走了.這件事對雙方都有利,需要我做什麼到時候吩咐就行."說完,走到桌子前收拾東西.

"既然彭老板有事,我就不打擾了,材料我明天晚上讓李海東給你送來,那件事我們隨後再說,好吧?"陸一偉道.

"好好好,那就拜托你了."彭志榮說完,從抽屜里拿出一條中華煙塞到陸一偉手中,道:"多的沒有,這點心意你收著,讓你寫材料抽.我知道你們寫材料的,煙不離手,滿嘴燒泡,辛苦了."

陸一偉也不推脫,與彭志榮重重地握了下手,起身告辭了.

出了大門,陸一偉把彭志榮給的中華煙丟給李海東,道:"你拿去抽,要當村長的人了,裝在身上撐門面."

李海東感激地道:"陸哥,你對我的好,我李二狗這輩子記在心里,如果那一天需要我為你賣命,我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瞎說些什麼呢?"陸一偉假裝生氣地道,不過李海東的表態讓他十分欣慰,至少說明這些年在他身上付出的金錢和情感沒有白搭,他還算是個有情有義之人.

"對了,你當村長的事不要亂說,如果傳出去以為我在中間干預選舉,這是嚴重違反選舉法的."陸一偉叮囑道.

李海東道:"陸哥,你放心,孰輕孰重我還是明事理的."

陸一偉點點頭,又談起另外一件事,道:"溪口村你有沒有認識的人?關系比較鐵的那種."

"有,馬三蛋,馬四眼,還有田瘸子和我關系都不錯."李海東道.

"他們在村里的威望怎麼樣?"陸一偉道.

"還可以,陸哥,你也知道,我以前就是個混混,認識的人也就是這類人.我說的這幾個都是見錢眼開的人,有錢啥事都敢做."李海東描述道.

陸一偉拍了下方向盤道:"好,我怕的他們就是沒有愛好,有愛好什麼都好辦,錢能解決的事就不是問題.改天約他們出來吃頓飯,你這樣說……"

如果說溪口村這邊是暗流湧動,那麼北河村那邊就是真刀真槍明干,尤其是郭凱盛,言行舉止十分高調,發動親朋好友,走鄉串戶拉選票.

現任村長李恒生在得知郭凱盛要參與競選後,頓時慌了手腳,要知道以自己的勢力與郭凱盛斗,簡直是雞蛋碰石頭.要知道,現在的村民可不像以前,只要本族族長一下口令,整個家族立即響應.現如今,村民的覺悟比以前高了,不再是愚忠,而是看重比較實惠的東西,畢竟信仰這玩意兒不能當飯吃,真金白銀才對他們更具有誘惑力.

通過郭凱盛的預熱,好像對自己出任北河村村長的呼聲比較高,讓他倍感興奮.為了能順利接任村長,這一晚,郭凱盛叫上黨委書記魏國強,一同來了東州市的"仙岳堂".

"仙岳堂",從名字判斷以為是一座道觀,實則與假日度假山莊一樣,都是休閑娛樂場所.不過與假日度假山莊不同的是,"仙岳堂"更注重養生.

"養生"這個概念比較寬泛,一般是指保養,調養,頤養生命.以調陰陽,和氣血,保精神為原則,運用調神,導引吐納,四時調攝,食養,藥養,節欲,辟谷等多種方法,以期達到健康,長壽的目的.養生產生于上古先民為抗禦嚴酷的自然環境,調整體力,抗禦疾病,防治疾病的需要.養生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養生是先民在長期的生活實踐中總結生命經驗的結果.

來此處消費的人群,大多都是一些上了年紀的,珍惜生命的人.由此看出,到假日度假山莊是縱欲,而到"仙岳堂"則是去欲,可事實真就如此嗎?

"仙岳堂"背靠普定山,原先就是一座道觀,有頭腦的商人看中了此地,花高價錢把此地買了下來,建成了西江省最大的養生中心.一開始,這里很正規,做的都是正經生意,可經營一段時間,與隔壁的假日度假山莊相比,簡直是門可羅雀,十分慘淡.這下可急壞了老板,于是有人給他出謀劃策,老板聽了很受用,于是就調整了經營理念,沒想到一下子就火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