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1 達成意向
g,更新快,無彈窗,!

彭志榮道:"年年都如此,有什麼想法?我最大的想法就是,縣里少來叨擾我最好,這樣我也可以安心工作,愁啊."

陸一偉寬慰道:"全國上下都如此,尤其是西江省,你是南方人,要適應這里的環境才能生存的更久."

彭志榮眼珠子一轉,湊到陸一偉跟前道:"陸鎮長,我聽說你的仕途也不順利,要不你跟著我干?我身邊正缺一個像你這樣能文能武的人才,你放心,老哥絕不會虧待你."

如果換做幾年前,陸一偉肯定毫不猶豫,感恩戴德答應,可如今的心境與當初大不一樣,于是笑著回敬道:"彭老板能抬愛小弟,讓陸某受寵若驚,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吃著皇糧的人,老哥的好意兄弟心領了."

彭志榮惋惜道:"哎!你是人才,到那都吃香,我這座小廟容不下你這座大神,來日有用得著老哥的地方盡管開口,我一個外鄉人,全靠兄弟們相互照應."

"好說,好說,陸某今天來正有一事要與你商量,不知可有時間?"陸一偉切入正題.

彭志榮聽陸一偉有事,看了看手中的腕表,道:"這樣吧,我只有十分鍾的時間,隨後我到省里辦個事,你看行不行?"

"足夠了,我就簡單和你聊聊."陸一偉很輕松地道.

"說吧,准備拉多少?"彭志榮以為陸一偉上門是來走人情煤來了,也不繞彎子,直截了當問道.

陸一偉怔了一下,迅速反應過來,哈哈大笑道:"彭老板,你誤會了,我今天不是來與你談煤的事,而是另外一件事."

"哦?"彭志榮聽到不是關于煤,頓時松了口氣,疑惑地道.

陸一偉正了正身子,道:"我想從你這里了解點關于溪口村的情況."

聽到溪口村,彭志榮就頭疼,他往後一靠,叫苦連天地講了起來:"陸鎮長,我不瞞你說,我也算走南闖北的老江湖了,什麼樣的人沒見過,嗨!邪了門了,偏偏來了你們南陽縣就碰上像溪口村這樣的'刁民村’,我現在都懊悔不已,要讓我再選擇一次,打死我都不來這里投資.現在資金投入的不少了,等回了本,掙點錢,我就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陸一偉聽完彭志榮的牢騷,很冷靜地道:"彭老板,你是成功人士不假,這點我敬佩你,可是你想過沒有,如果離開溪口村,到了下一個地方比這里還刁,那你打算怎麼辦?'刁民’的出現是因為當地窮山惡水,無法生存,村民們為了自力更生,不得已才逼上梁山.現如今,溪口村有了自家的煤礦,老百姓有了生存空間,如果再說刁民就有些說不過去."

"另外,也不能說溪口村的百姓是'刁民’,應該說他們的思想覺悟提高了,懂得為自己爭取利益了,懂得用法律的武器保護自己了,不單單是溪口村,全國上下都是如此,要不哪來的那麼多上訪戶?對于你所說的,我到覺得你完全不必如此極端,你要是舍得在老百姓身上花錢,我看誰敢不擁護你?躲不是辦法,疏才是贏得民生的真正法寶."

彭志榮覺得陸一偉的話有道理,點點頭陷入深思.

陸一偉乘勝追擊,繼續道:"我知道你的處境,你現在十分被動,被溪口村馬田兩姓掙來搶去,尤其是換屆選舉的時候,你更是他們的制勝法寶,誰爭取到你,基本上就有當選的勝算.可你支持了一方,必然會得罪另一方,所以你兩邊不討好,夾在中間受悶氣."

這句話說到彭志榮心坎上了,他認同地道:"陸老弟啊,還是你理解我心中的苦悶啊,你說的一點都不假,這馬上又要換屆選舉了,想想都頭疼,我這不是打算出去躲一陣子嘛,眼不見心不煩,誰當上我支持誰,咱一個外鄉人,摻和到其中,里外不是人啊."

陸一偉道:"彭老板,我還是剛才說的話,躲絕對解決不了問題,反而你應該高調些,只有化解了矛盾,你的生意才能長遠啊."

彭志榮為難地道:"那陸老弟是什麼意思?"

"你給村里每年的承包費是多少?"陸一偉追問道.

彭志榮謹慎地道:"這個……"

"這又不是什麼商業機密,放心大膽地說."陸一偉見彭志榮有顧慮,于是道.

"100萬元."

"這些錢是撥給村委,還是直接發放到村民手中?"

"當然是村委了,給村民干什麼?"

陸一偉道:"這就是症結所在.不管是哪一任村長,眼睛就直勾勾地盯著這100萬元,你想,換做誰,誰不眼紅?"

彭志榮歎了口氣道:"是啊,就因為這錢,我快被人罵死了,給也不是,不給是絕對不行."

陸一偉說出今天的來意,道:"彭老板,和你說實話,今年溪口村換屆選舉是我包的,我當初拍著胸脯向鎮里的領導保證,今年的換屆選舉絕不出現任何岔子,為了溪口村,為了你,為了我,我是來求你幫忙來了."

"如果你能有理由說服我,這個忙我絕對幫."彭志榮也不是不講道理,胡攪蠻纏的人,說話干脆利落,擲地有聲.

"好,今年選舉我打算推陳出新,在馬田兩姓以外另選他人參與選舉,好在兩家中間尋找平衡點.另外,兩家利益的沖突也就是惦記著你那點承包款,我希望你能站出來公開支持."陸一偉道.

"這……你先說說你准備推誰?"彭志榮有些為難.

"周三毛."

"哦,這小子不錯,人老實,又能干,可是你有把握在馬田兩家漩渦嗎?"彭志榮對陸一偉的能力表示懷疑.

陸一偉見有戲,拍著胸脯保證道:"這個你大可放心,只要彭老板願意出手相助,剩下的事情我來操作."

"怎麼幫?"彭志榮心中有了想法,問道.

陸一偉神秘地道:"不是幫,而是相助,至于怎麼助,到時候我會再聯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