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7 說服三毛
g,更新快,無彈窗,!

陸一偉饒有興趣地打開,捏了一撮放到手中查看了一會,又放到鼻子上聞了聞,再送到嘴里嚼了兩下,仔細品味後,誇贊道:"不錯,茶葉緊細苗秀,色澤烏潤,金毫顯露,滋味鮮醇酣厚,香氣清香特久,似花,似果,似蜜,不愧為上等好茶.兄弟,有心了啊."

南陽縣地處黃土高原,因水土含堿性大,所以有茶後飲茶的習俗.多年來,養成了冬飲紅茶夏飲綠茶的習慣,紅茶是經發酵烘制而成,茶多酚在氧化酶的作用下發生酶促氧化反應,含量減少,對胃部的刺激性就隨之減小了.另外,茶多酚的氧化產物還能夠促進人體消化,因此紅茶能夠養胃.

冬季來臨,外面刮著西北風,飄著鵝毛大雪,而南陽縣農民則盤坐在熱乎乎的暖炕上,喝著熱氣騰騰的紅茶,或看電視,或打牌打麻將,或聊天閑扯,總之生活的有滋有味.

"客氣."周三毛話不多,但每吐一個字都飽含著真情實感,沒有絲毫做作.

陸一偉把茶收起來,問道:"這些天生意怎麼樣?"

周三毛歎了口氣道:"馬馬虎虎,你也知道受國際金融危機影響煤炭市場不景氣,這些天我主要是走散煤,用于冬季供煤,基本能保證不虧,但賺不了多少,勉強糊口."

陸一偉呵呵笑道:"我前一陣子和你說金融危機你還是關我屁事,沒想到現在從你嘴里說出來了,不容易啊,說明你學習了."

"前兩天我往電廠送煤的時候聽一個什麼經理說的,嘿嘿,沒讀書就是不行,比不了你大知識分子啊."周三毛比陸一偉大幾歲,對知識分子很是尊敬.

飯菜上齊,都是些普通家常菜,有陸一偉最喜歡吃的羊肉鍋仔,爆炒豬腰花,以及當時很難見是時蔬西蘭花,沒有蔬菜大棚的那個年代,這些菜都要從南方空運,一盤菜貴的出奇,也只有像陸一偉這種"大款"才能吃得起.

周三毛見後,把趙曉梅叫過來,道:"給我上一個爆炒肥腸,再來個水煮土豆."

陸一偉笑道:"你天天吃土豆吃不膩啊,到了飯店改善一下,吃點新鮮的蔬菜."

周三毛道:"我就是一個土老帽,去哪都離不開土豆,吃來吃去還是這菜來的實惠,來的踏實."

由于周三毛下午還有事,陸一偉不讓他開酒,于是要了兩瓶健力寶,以飲料代酒.

切入主題,陸一偉道:"今天找你是想征求下你的意見,你有沒有心思當村長?"

聽到這事,周三毛先是愣怔了一下,然後連忙擺手道:"陸老弟,你可別那我開玩笑了,當村長,我沒聽錯吧?"

陸一偉嚴肅地道:"三毛,我可沒和你開玩笑,這次換屆選舉我包了溪口村,我思量再三,想讓你參與競選,來征求下你的意見."

周三毛還是頻頻搖頭,道:"溪口村是馬家和田家的天下,我一個外來姓參和什麼,就算是我想當,那些人還不把我給吃了啊,不行,不行!"

陸一偉不氣餒,繼續道:"你會下象棋不?"

周三毛疑惑地道:"當然."

"你看,假如棋盤上只剩下馬和相,你認為誰厲害?"陸一偉在桌子上比劃著.

周三毛沒有思慮就脫口而出:"當然是馬厲害咯."

"錯!"陸一偉堅定地道,"馬走日,相走田,每個棋子都有固定的套路,馬作為進攻方可以馳騁戰場,而守方相只能在自己的地盤上活動,可是要阻擋馬前行,就需要借助外力幫忙,否則大門敞開,不敵對方啊.如果要是有個小卒存在,則可以大逆轉,而你就是這個小卒,有你的存在,才能顯示出你的威力."

周三毛似懂非懂,但還是回絕道:"不行,不行,我不去躺這趟渾水,我能自保就不錯了,要是那一天礦上不給我拉煤了,我去哪拉去啊."

陸一偉見這招不管用,于是變換策略道:"那你告我句真心話,你想不想當?"

周三毛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陸一偉突然提出,到真有心思當個村長,畢竟光宗耀祖嘛,這點看與牛福勇不差上下.可溪口村的條件不允許,馬田兩家勢力強大,怎麼可能讓大權落入他人之手,周三毛先是點點頭,又搖了搖頭.

陸一偉從周三毛的眼神里捕捉到想要的信息,于是道:"你要想當,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至于其他的,隨後再考慮.晚上,許伯讓你去他那里一趟,他會告訴你怎麼做."

"許半仙?"周三毛驚奇地道,在他心中,許半仙就是神,他的話比他爹媽的話都管用.

陸一偉點了點頭.

遲疑了很久,周三毛才勉強點頭道:"好吧,我去一趟,至于你說的村長我還是沒多大興趣."

其實陸一偉很清楚,溪口村長年以來陷入一個怪圈,就是為了兩家的爭斗不惜血本扶持自己家族滿意的一方推選村長,往往忽略了引入外姓來平衡這種局面.說到底,家族之爭是表面,利益之爭才是根本.村里的煤礦由于承包給外鄉人,承包費則成了村民爭論的焦點.而無論誰當村長,都想在這上面做文章,忽略了給村民帶來實惠,假如有個人突然跳出來說,把這些錢給大家辦點實事,無論是馬,還是田,都會支持為民辦實事的人.顯然,忠厚老實的周三毛是最佳人選.

吃過飯後,周三毛開車往省城趕去,陸一偉給石曉曼打包好餃子准備離去,突然被趙曉梅叫住了.

趙曉梅見母親不在跟前,把陸一偉叫到里屋,怯怯地道:"陸大哥,我想和你商量點事."

陸一偉好奇地道:"你說."

趙曉梅耷拉著眼皮道:"陸大哥,我想出去,我厭倦了現在的生活,我今年才25歲,可我覺得我的心態已經想33的人了.待在這個地方,如同井底之蛙,看不到外面的世界,可我急切地想出去走走,你能幫幫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