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6 流言蜚語
g,更新快,無彈窗,!

果然,回到許半仙住處,許半仙兩指在腳踝上一抹,端起腳使勁一旋轉,又從櫃子里取出一瓶黑乎乎的東西塗抹到受傷處,然後道:"好了,注意休息就行."前後不到三分鍾.

石曉曼嘗試著活動了下,感到確實有知覺了,才算放心,也讓她對許半仙有了新的看法.說了一堆感謝的話,一拐一拐地往山下走.

陸一偉扶著石曉曼,一點一點挪動著,看著她笨拙得樣子,一狠心把石曉曼抱了起來.

石曉曼被陸一偉的舉動驚著了,慌忙捶打著陸一偉道:"你個臭流氓,你要干嘛,快把我放下來."

陸一偉不以為然,笑呵呵地道:"什麼臭流氓,我剛才還不是這樣把你抱上來的?現在是下坡,你的腳不能出力,我把你抱下去又有何妨,你想多了."

石曉曼沒有在掙紮,看著陸一偉帥氣的臉龐,感受著他堅實的身軀,觸嗅著淡淡煙草味,頓時有了安全感,腦袋緩慢地靠在陸一偉胸前,摟在脖子上的手摟得更緊了.

下了山,陸一偉把石曉曼抱上車,取消了原有計劃,決定先把石曉曼送回宿舍.

回到北河鎮政府院內,陸一偉攙扶著石曉曼下了車,一下子在整個機關院里引起重大轟動,就連做飯的大師傅也提著菜刀站到邊上觀看這罕見的一幕.

"這他娘的肯定是打野炮導致腳崴傷,勁道夠大,火力夠猛啊."依然是綜合辦戴眼鏡的干部,戲謔地道.

"哎,你看看那石曉曼滾圓的屁股,還有那楊柳般的小腰,與她猛烈地來一次,我他媽的少活五年都值,嘖嘖."另一個干部咽著口水意淫道.

"就你?得了吧,你沒看到人家已經與陸一偉搞到一起了,你只有想想的份."眼睛干部羨慕地道.

依然是那位婦女干部,再次把手中的報紙扔到桌子上,摔門而去.一聽到辦公室的人議論石曉曼,這位婦女干部火氣就不打一處來.

鎮政府大樓窗戶上爬滿了人,就連黨委書記魏國強也站到窗戶跟前觀望,陸一偉並不在乎,倒是石曉曼有些尷尬,幾欲掙脫陸一偉,但陸一偉緊緊抓住她,紋絲不動.

回到宿舍,陸一偉把石曉曼扶到床上,又給她倒了水,安排妥當道:"你休息吧,中午的時候我給你打飯回來,我現在去找找周三毛,別亂走動啊."

臨出門的時候,陸一偉細心地從辦公桌上取出一本蕭紅的小說《呼蘭河傳》放到石曉曼跟前,笑著對望了一眼,關門而去.

石曉曼看著陸一偉離去的背影,笑容凝固在臉上.陸一偉是個鐵骨錚錚的男子漢,卻不乏粗中有細,對自己關懷無微不至,不自覺地與自己的丈夫比較起來.回到現實中,石曉曼立馬打斷念頭,心道:"我這是干什麼啊."

出了鎮政府,陸一偉給周三毛打了個電話.周三毛正好要去省城,但聽到陸一偉有事要商量,便開著車返回北河鎮.

陸一偉與周三毛的關系說好不好,說壞不壞.喝過幾次酒,讓他幫過幾次忙,也就是這點交情.周三毛心地善良,忠厚老實,頗有江湖義氣,一般朋友開口求他辦事,他總會想盡辦法去幫忙,這種性格也結交了一大把朋友.

周三毛是溪口村人,周姓雖少,但卻異常團結.從來不參與馬田兩大家族之間的事,周三毛人緣好,在馬田兩家都能吃得開,這也正是陸一偉想讓周三毛競選村長的初衷.

如果雙方矛盾無法解開時,第三方介入無非比較折中的辦法,這樣雙方都不用眼紅,相反在第三方的作用下,甚至能不適事宜地化解雙方矛盾.

村里開了煤礦後,周三毛就買了三輪車販煤,逐步壯大後,鳥槍換炮,換成了大卡車,現在已經有三輛車,生活水平雖然比不了北河村的郭凱盛和牛福勇,但在溪口村乃至北河鎮都算上等人家.

一些"土包子"富裕了就開始膨脹,在村里飛揚跋扈,恨不得橫著走,但周三毛不同,為人十分低調謙和,從來不露富炫富,一直悶聲發大財,人們俗稱"暗財主."

陸一偉剛來時,周三毛也奉勸他買上兩輛車,一起跑運輸.陸一偉也動過心,但想想跑運輸只能富了自己,卻不能給群眾帶來實際效益,也就作罷.要說賺錢的機會,對于陸一偉來說並不少,跟著楚縣長時就有很多生意人主動示好,要是違背原則去賺錢,陸一偉肯定發了,也不至于後來為錢所困.

陸一偉與周三毛約在鎮里的一家餃子館,因為老板娘的女兒長得漂亮,所以來此就餐的人格外多,讓同行們分外眼紅.後來,其他餐館使出狠招,招了幾個花枝招展的女服務員,但效果差強人意.

此時正是午飯時刻,餃子館就餐的人比較多.陸一偉進門後,老板娘面團似的臉擠出褶子,笑著道:"真是稀客啊,陸鎮長,你有多久沒來我這里吃飯了,快里面請!曉梅,一號包廂."

由于房門低,陸一偉高大的身軀還得彎下腰才能進去,到了包廂,趙曉梅一身緊身運動服,身材凹凸有致,俊秀甜美的臉蛋如天公造作,完美的幾乎找不出任何缺點,透過白皙的皮膚甚至能看到青筋,陸一偉不自覺多看了幾眼.

要說在這黃土高原長出這麼一朵可人的水蓮花,實屬不易.無奈家境不好,早早就放棄了讀書,憑著一腔熱血開起了這個餃子館,靠自己俊俏的形象代言和熱情周到的服務,幾年下來也掙了不少錢.

"陸大哥,今天吃點啥?"趙曉梅遞過菜單,麻利地倒好水,放到陸一偉跟前,癡癡地端詳著這個成熟有魅力又事業有成的美男子.

陸一偉把菜單遞給趙曉梅,笑著道:"中午我請了周三毛,還是老樣子,不過餃子要多煮一份,吃完我要帶走."

趙曉梅剛出去,周三毛就火急火燎地闖進來了,把手中的一包東西往陸一偉跟前一扔,道:"嘗嘗這茶,一朋友從安徽帶回來的,正宗的祁門紅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