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5 意外受傷
g,更新快,無彈窗,!

許半仙帶著老花鏡仔細把玩著陸一偉送來的好酒,聽到此事後,他把手里的東西放下,道:"我一個廢人,你說我怎麼幫?"

"借用您老的威望."陸一偉道.

一遇到事,許半仙與陸一偉一樣,習慣性准備掏煙,陸一偉見狀,把自己的好煙拿出來遞給許半仙點上.許半仙長長吸了一口道:"你也知道,我兩耳不聞窗外事,只求安安穩穩度過晚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

陸一偉也顯得十分為難,但還是道:"溪口村的選舉確實有點難度,不過既然我包了這個村,我就希望能干出點名堂來,我不主動,別人就要給我穿小鞋了."

許半仙陷入深思,抽完一支煙,又接著續上,直到眉頭稍稍舒展才道:"說吧,怎麼幫?"

陸一偉有備而來,道:"兩件事,第一件事我希望您能夠與溪口村馬田兩姓在外當官的倆人遞個話,告訴他們今年選舉就不要從中參與了,我知道他們特別信你."

陸一偉說這話也是事實根據的,據說溪口村在外當官的倆人每年清明節回來上墳,還要順便拜訪下許半仙,對許半仙的話簡直言聽計從,他們堅信自己的成功,與許半仙的點化是分不開的.

"這怎麼開口呢?"許半仙盤坐在炕上,煙灰掉了一身也不管不顧.這時,那只老貓起身伸了個懶腰,"瞄"了一聲,又蜷縮到許半仙跟前.石曉曼終于松了口氣,躡手躡腳地用半個屁股坐到炕沿上.

陸一偉道:"這好辦,再過幾天就是菩提達摩的生日,我想這倆位迷信之人肯定會回來參拜,到時候你'點化’一下,就能水到渠成."

菩提達摩,中國禪宗的師祖,據說北魏時期,達摩曾經在北河鎮一帶傳道授經,因此當地人家家供奉菩提達摩.轉眼就到十月初五,在達摩生日當天,信仰佛教的信徒都會從四面八方趕來,朝覲心中的"偶像".而溪口村兩大家族更是深信不疑,簡直到了癡迷的程度.陸一偉想到此,自然聯想到了許半仙.

"好吧,我嘗試一下吧,至于成不成,那就看造化了."許半仙答應了陸一偉的請求.對于陸一偉,許半仙還是很感激的,這些年來對他一直關照有加,而不像其他人,除了有事來求,除此之外很少對他生活上予以關心,陸一偉做到了.

見許半仙同意了,陸一偉緊接著把第二件事提出來:"還是要借用一下你的威望,試著把溪口村的周三毛給推出來,讓他出任下一任村長.您老也知道,溪口村如果再從'馬田’兩姓中選,必會據理抗爭,發生大規模的械斗,要是讓其他姓氏來出任,可能效果會好些."陸一偉受到徐青山的啟發,決定把這個辦法挪用到溪口村上來.

"這個可有些難辦咯!要知道,馬田倆家之爭曆來如此,要是推選出個外姓當村長,這肯定不行.再說,他們的病根不在于名,而在于利,如果把利解決好了,那麼名自然不在話下."許半仙一語道破,給陸一偉潑了一盆冷水.

陸一偉這些天早已把溪口村分析的頭頭是道,也十分清楚兩家之爭主要是來自村里的煤礦,能把這里解決好,一切迎刃而解.之所以請許半仙出山,是想讓他從外圍給他打助攻,到時候解決起來也省不少事.

陸一偉還是堅持道:"利固然重要,這點我也想到了,只有您這邊拋出引子,我才能著手去破冰,要是先從利下手,肯定會引起較大的沖突,先來個緩沖之計,也好讓我有落腳點."

"周三毛那里你接觸了嗎?他是什麼想法?"許半仙道.

"還沒有,你這邊如果操作得當,應該不成問題."陸一偉道.

"那好,我就試試吧.後天晚上馬田倆家族長上山與我商量菩提達摩生日廟會一事,我到時候適當地提出來,你先與周三毛接觸下,讓他今晚來見我."許半仙給了陸一偉一個天大的人情.

聽到許半仙應承了,陸一偉也十分高興,有許半仙在背後佯攻,不能說成功一半,也可以說有一定勝算了.一旁的石曉曼聽得云里霧里,始終插不上嘴.

告別了許半仙,陸一偉准備接觸一下周三毛.下山的路上,石曉曼如同小學生一般問這問那,對陸一偉的做法表示不屑.

陸一偉知道一時半會和石曉曼解釋不清,只能以笑回應.由于石曉曼過于專注,下山的時候一不小心被一塊石頭絆倒了,一下子撲倒在陸一偉的後背上.

陸一偉感觸到石曉曼富有彈性的兩坨肉團,身體一下子發緊,全身血液頓時沸騰起來.石曉曼也意識到了,臉紅著一把把陸一偉推開,呲牙咧嘴地蹲到了地上.

陸一偉也蹲下身子,關切地問道:"沒事吧?"

石曉曼痛苦地用小手揉著腳踝,額頭上也滲出細密汗珠,咬牙道:"可能是崴了腳了,疼死了!"

陸一偉看到石曉曼扭曲的臉,知道她不是在開玩笑,便抓住她的腳,給她輕輕地揉了起來.

"啊!輕點,好痛!"石曉曼雙手支撐著地,撕心裂肺地叫道.

陸一偉笑著道:"我還沒開始揉呢,就疼成這樣."

過了片刻,石曉曼的腳踝瞬間起了個大包,腫了起來.陸一偉見狀,冷靜地道:"不行,得趕緊去醫院,我懷疑是脫臼了."

"啊!我受不了了."石曉曼一下子抱住陸一偉,用牙齒咬住了他的肩膀.

陸一偉強忍著痛把石曉曼抱了起來,正准備往山下走時,聽到許半仙的老黃狗在叫,頓時有了注意,心道:"我怎麼把他給忘了呢."

陸一偉向上抱了下石曉曼,道:"忍著點,馬上就不痛了."說完,加快速度往山上走去.

許半仙除了會算卦,還是個赤腳醫生,他有治療外傷和胃病的絕活,對于這種脫臼小把戲,他只要輕輕一撐,一下子就接好了,再敷上他的藥膏,三天准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