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4 道明來意
g,更新快,無彈窗,!

石曉曼看到陸一偉專注看自己的眼神,眼神錯亂地看向遠處.陸一偉也感到自己有所失態,便道:"我當然不相信這些,但'許半仙’可以在溪口村換屆選舉時助我一臂之力."

石曉曼突然捂著嘴巴,彎腰大笑起來了.過了一會起身道:"你該不會是讓許半仙給溪口村的村民算一卦,誰能當上村長吧?我說陸鎮長,都啥時候了你還玩這種伎倆,要是傳出去還不讓人笑掉大牙啊,哈哈."

石曉曼豪爽的性格感染了陸一偉,與她在一起倍感輕松,沒有與蘇蒙的小心翼翼,沒有與前妻李淑曼的壓抑,石曉曼多了些單純質樸,這種感覺陸一偉第一次感受到,他突然有些喜歡石曉曼了.

陸一偉與石曉曼擠擠眼,道:"保密!先給你買個關子,到時候你就清楚了."

石曉曼有些不信任地撇了下嘴,緊跟著陸一偉往山上爬去.

到了許半仙的住處,兩間破落的窯洞映入眼簾,院子一角一個場地用來圈羊,院子里還散養著幾只雞,一條老黃狗蹲在門口,看到陸一偉他們,便瘋狂地吠叫起來,嚇得石曉曼躲在陸一偉後面,緊緊地抓住他的衣服.

"滾一邊去!"屋里傳出一聲悶葫蘆般的吼叫,倒像是寺廟里的洪鍾,沉悶而有力.老黃狗被主人斥責,乖乖地耷拉著耳朵,搖擺著尾巴躲到一個角落里臥了下來,拖著舌頭大喘粗氣,充滿敵意的眼神還在挑釁.

不一會兒,衣著破爛且瘦小的許半仙走了出來,一陣劇烈的咳嗽伴隨著喉結的湧動,一口濃痰唾到院子里,雞看到了,一窩蜂湧過去,三下五除二就瓜分掉了這頓"美餐".石曉曼看到此,惡心得簡直要把昨天吃的飯都吐出來.

誰能想到當年的"許三少"會落到如此地步,陸一偉笑呵呵地走過去,道:"許伯,有日子沒來看你了,身體還好?"

許半仙不苟言笑,沒有任何表情,悶聲道:"就那樣吧,說好不好,說壞不壞."說完,又一陣劇烈咳嗽.

陸一偉關心地道:"我早就和你說去醫院看看你不聽,你這樣要硬撐到多久?"

許半仙直起腰擺擺手道:"這是老年病,人老了就不中用了."看到陸一偉手中的東西,頓時高興地像個小孩,道:"還是你小子知道我好這口,哈哈."

石曉曼站在遠處聽著兩人的對話,心里不禁道:"都說是半仙了,自己都治不好病,還給別人祛病消災,真是笑話,就是個行騙之人."

許半仙看到杵在那里的石曉曼,疑惑地問道:"這位是……"

陸一偉光顧自己了,便介紹道:"北河鎮的副鎮長,石曉曼."

許半仙好像並不歡迎石曉曼,"哦"了一聲便返回家中.陸一偉走過去拉上石曉曼跟著許半仙進了房間.

一進門,石曉曼差點就嘔吐了.屋里的黴味和雜七雜八的味道臭氣熏天,炕上的被褥被油漬汗漬浸得黑又亮,一只老貓懶洋洋地臥到被褥上曬著太陽,狹小的空間內簡直無法下腳,石曉曼本能地捂住嘴巴,不悅寫到了臉上.

陸一偉到不介意,一屁股坐到炕沿上,與許半仙嘮起了家常.而石曉曼怯怯地站在門口處,不時地呼吸一口外面的新鮮空氣,還要時刻緊盯著那只老貓不友好的舉動.

"許伯,我今天是來求你一件事,馬上就要換屆選舉了,我和石鎮長包溪口村,情況不用我多說你也清楚,著實不好辦."陸一偉引入正題,謙虛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