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3 道法高深
g,更新快,無彈窗,!

雖然與石曉曼不熟,但看到她如此隨意隨和,陸一偉到多了些親切,安慰道:"急有什麼用?再著急太陽也照常升起,把心態放寬些,再說了還有我嘛,平常心."

陸一偉平常都是一副冷峻冰冷的面孔,沒想到笑起來也十分帥氣迷人,石曉曼看著陸一偉擠眉弄眼以及故弄玄虛的作態,捂著嘴巴"嗤嗤"大笑起來.過後,石曉曼挑眉道:"我可不管了,完全依靠你了,我一個女人家,萬一溪口村真要發生械斗,還不把我打成肉餅啊."

陸一偉道:"得了,你就瞧好吧."說完,加快車速,一路狂顛在去往三里鋪山的路上.

路過溪口村時,只見村口的大槐樹下圍坐著一大群婦女在閑扯,遠處供銷社門口則是村里的年輕人,抽著煙嘻嘻哈哈地談天說地,一派祥和之氣,一點都看不出有任何不穩定因素存在.石曉曼見此,道:"溪口村倒也平靜啊,不像北河村似的,郭凱盛雇的人成天到村民家游說,為自己競選增加籌碼."

陸一偉道:"啥叫黎明前的黑暗?這就是.你看到的只不過是表象而已,真正的勢力正在暗流湧動,用不了多久將會異常熱鬧,我們必須在他們行動之前找到雙方的弱點,盡量保持利益平衡,確保這次選舉順利度關."

石曉曼想想就覺得牙痛,心里一股勁在埋怨魏國強,把自己分配到這個鬼地方到底是何居心,但不管怎麼說,距離正式選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能出多大力就出大力吧.看到陸一偉格外平靜的表情,倍感踏實.

到了三里鋪山腳,陸一偉把車停好,從車後備箱拿出兩條煙和一瓶酒,與石曉曼往半山腰的窯洞走去.

路上,陸一偉給石曉曼講起"許半仙"的故事."許半仙"還有一個名字叫"許三少",至于他本名叫什麼,就連他自己都記不起來了.60多歲的個怪老頭,每日以放羊為生,閑暇時間就在三里鋪山上的菩提寺里坐禪參悟,由于"道法高深",被十里八鄉的鄉親們尊稱為"許菩薩".

據說,許三少祖上是遠近聞名的地主老財,而他排名老三,家里的仆人都叫他"三少爺","許三少"的名字就由此而來.解放南陽縣後,許三少家底被抄,他也被抓了起來,並放出來的時候已經神志不清,卻有了"呼風喚雨","祛病求子"的本領.村里的老人說,菩提達摩的靈魂附上了許三少的肉體,來人間拯救萬物生靈,點化芸芸眾生,降福黎民百姓,普渡天下蒼生.

許三少因一兩次祈雨祈福成功,更讓北河鎮村民供奉他為"神",甚至其他鄉鎮的村民都慕名而來,或求子,或祛病,或婚姻,或前途等等,許三少是無所不會,簡直是萬精油.

講到此,石曉曼打斷道:"我說陸鎮長,你是一名共產黨員,是無神論者,信仰的應該是馬克思列甯主義,你該不會也是來找'許半仙’算卦的吧?"

石曉曼蹙眉的時候,大眼睛溫婉靈動,鼻翼一翕一動,嘴唇微微上翹,屬于那種乍看並不一鳴驚人,仔細端詳又另有風韻的女人.尤其是那頭烏黑茂密的披肩長發,讓陸一偉怦然心動,一時有種錯覺,無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