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6 滴水不漏
g,更新快,無彈窗,!

過了一會兒,菜也送過來了,酒菜到齊,開始了今天的主題.

徐青山先開口:"福勇,估計陸鎮長已經和你說了吧,你有什麼打算?"說完中間,賣命地啃著豬蹄子.

由于陸一偉已經有了鋪墊,牛福勇學乖了些,立馬答道:"這次能不能成功就全仰仗徐鎮長了,您放心,只要助我成功,我知道怎麼做."

"見外了啊,兄弟之間說其他的傷感情,我要是看對眼的人,就是讓我倒貼我都心甘情願,比如說你牛老弟,我舍命陪君子,和你玩到底."徐青山說著違心的話,居然臉一點都不紅.

陸一偉火上澆油地說道:"徐鎮長的為人你還不知道啊,你說說,這些年徐鎮長給你辦了多少事,和你張過一次嘴不?至多抽你兩條煙喝你兩瓶酒,這種友誼是堅不可摧的,是不受外界世俗所能撼動的."陸一偉說完,都覺得自己惡心.

牛福勇反應快,也接著道:"是啊,徐鎮長這些年確實為我辦了不少事,讓我感激涕零啊,這樣吧,徐哥你有什麼要求,盡管提出來,我牛福勇只要能做到絕對二話不說."

徐青山被一層一層戴上了高帽子,臉上樂開了花,他把豬蹄子一扔,拍了拍手道:"既然牛老弟如此信任我,我也就豁出去了,鼎力助老弟成功.不過……"

一句"不過"讓牛福勇有些興奮,他知道徐青山從來不做虧本買賣,只要他有條件交換,就不怕他徐青山不賣力,他大大咧咧地道:"不過什麼,徐鎮長你就不要和我客氣了,都是自己人."

陸一偉也聽出些話外音,准備起身出去上廁所,被徐青山一把拉住,道:"陸老弟不是外人,我就直說了吧.哎,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

徐青山喝了口酒道:"我兒子前段時間把女朋友帶回家了,並提出要結婚."

陸一偉沉默不語,靜等徐青山唱這出苦肉計.

牛福勇附和道:"兒子長大成人要結婚這是好事啊,你應該高興才對."

徐青山歎了口氣道:"是怎麼個理,可我高興不起來,兒子張嘴就和我要房子,你想我一個掙死工資的,那有那麼多錢給他買房子啊,可愁壞我老兩口了,這不,我那婆姨這些天四處借錢."

牛福勇立刻明白用意,直截了當道:"徐哥你也別和我繞彎子了,說吧,差多少?"

徐青山見牛福勇一如既往豪爽,伸出大拇指和食指道:"還差8萬."

牛福勇還以為徐青山會獅子大開口,聽到只有8萬元,眉頭不皺一下道:"嗨!我還以為差很多呢,這麼地吧,我給你10萬,2萬就當我給侄子的新婚禮物了,不能買了房子不裝修是吧?"

徐青山原本以為牛福勇要准備一套說辭,沒想到如此豪爽,還多給了他2萬元,讓他有些小小感動,于是他急忙道:"8萬就夠了,多一分我都不要."

"和我客氣啥,就怎麼說定了,吃完飯我就去取錢."牛福勇舉杯與徐青山碰了一下,一揚而盡.

徐青山讓陸一偉在場,他有他的小九九,放下酒杯道:"福勇啊,咱丑話說在前面,這錢是我借你的,我有了一准就還你,這不,陸鎮長也在場,給我們當個見證人."

陸一偉不得不佩服徐青山的高明,拿了別人的錢還賣乖,口口聲聲說是借,還說還,猴年馬月還那是另一碼事.讓自己在場,光明正大的"借"錢,防止日後牛福勇翻舊賬說拿了他的錢,這滴水不漏的做法估計徐青山不知道演練了多少回了.

牛福勇擺手道:"什麼借,說得多難聽,孩子結婚是天大的好事,我就算是送一套房子給他,我也心甘情願."

徐青山突然嚴肅地道:"兩碼事,人情歸人情,但還是要說清楚,這錢是我借的,如果你不借給我,就當我什麼都沒說."

陸一偉與牛福勇交換了下眼神,便道:"好好好,算借行了吧,你啥時候有了啥時候還,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