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7 扶持海東
g,更新快,無彈窗,!

老憨見陸一偉不正面回答他的問題,穿好鞋跳下炕,跑到陸一偉跟前,道:"你怎麼不說話?難道我說的不是事實嗎?"

陸一偉揚頭漱了漱口吐進臉盆里,然後拿起毛巾擦了擦嘴,轉過身來對老憨道:"怎麼地吧,你晚上吃過晚飯把全村的人都叫到村委會來,我與大家面對面談談心,來解答村民們心中的疑問,行不?"

老憨一手把快要脫落的披衣往上扯了扯,面存疑慮地道:"好吧,我作為老村長,你就不能單獨和我交流交流?"

陸一偉推著老憨往門外走,笑著道:"一切今晚見分曉,我現在去一趟縣里,晚上一准就回來了."

老憨半信半疑,端起煙鍋使勁抽了一口,嘟囔地道:"我現在就去通知社員去,晚上你可要回來啊,你要不回來我們就坐等."東瓦村村民顯然把陸一偉當成了主心骨,老憨也如此,盡管他是村長.

陸一偉收拾好東西剛出院子,李海東穿著紅秋褲,頂著一頭剛染的黃毛,迷迷瞪瞪地從廁所出來了,看到陸一偉要出去,揉著眼睛問道:"陸哥,要出去啊?"

陸一偉看見李海東的裝束就來氣,罵道:"你他媽的上午下山去把你那一頭黃毛給我染回來,看著就心歪."

李海東嘿嘿一笑道:"別啊,這可是今年最流行的發型,你看人家電視里,那歌星影星不都這樣裝束嗎?咱這不也是趕時髦,弄個造型嘛,你說是不是老憨叔?"

老憨一輩子沒有出過南陽縣,最遠也就去過縣城,從小到大攏共加起來也不超過20回,看到李海東這男不男女不女的怪相心里就來氣,只見他從鼻腔里發出一聲"哼",扯了扯披衣頭也不回就邁著碎步離去了.

李海東沖著陸一偉扮了個鬼臉,打了個冷顫趕緊往屋子里跑去.

陸一偉折回李海東房間,進門就聞到雜七雜八的味道,只見地上扔滿了煙頭,炕頭上還堆放著幾盒吃剩下的桶裝方便面,旁邊還扔著襪子,陸一偉踮腳一看,方便面還塞滿一團一團衛生紙,再看枕頭邊上的黃色雜志,心里既無奈又同情.

李海東比自己小4歲,要說這個年紀在村里早就是炕上躺著一排娃,而他因為家境不好,且染有惡習,在十里八村都是出了名的惡混混,誰家願意把自己家的姑娘嫁給他啊.

據說以前也有一個姑娘願意跟著他過日子,但姑娘家娘家人過來一看,死活都不願意,此後李海東就一直單身.自從跟了陸一偉後,在陸一偉的調教下,李海東慢慢改邪歸正,走上了正途,房子也蓋起來了,生活條件也變好了,可年齡相仿的姑娘都已經為人妻了,致使他至今還是單身.

陸一偉只有一個妹妹,所以他對待李海東就像對待自己的親弟弟一樣,總是想方設法讓他生活過得好一些,能在村子里抬得起頭來,不管日子過得如何,至少要堂堂正正做人.陸一偉蹙著眉頭抬手在鼻子上扇了扇道:"我說你啥時候能把家里收拾得整潔一點,活該你一輩子單身."

李海東還沒睡醒,快速鑽進被窩點燃一支煙,笑呵呵地道:"沒婆娘就是這麼個過法,想吃吃想睡睡,一個人多自在啊."

陸一偉想起李海東那天在東州市假日度假山莊對那個服務員申蓉有好感,看來得空再去山莊一趟,如果小姑娘願意的話,還真可以把倆人撮合在一起.陸一偉躡手躡腳地走到炕邊,用兩只手指輕輕把李海東沾滿白色液體的內褲往里一扔,坐穩後道:"和你說個正事."

李海東看到陸一偉嚴肅的表情,便不敢怠慢,灰溜溜地坐起來用被子包住,兩眼滴溜溜地望著陸一偉.李海東並不是害怕陸一偉,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就從來沒有怕過人,而是發自內心地佩服陸一偉.從陸一偉從麻將桌上拉下來的那天起,李海東就下定決心跟著陸一偉大干一場.其實他的內心十分脆弱,別看平時大大咧咧,嘻嘻哈哈,可說到底沒有一個人真正關心過他.而陸一偉的出現,觸動了他那根塵封已久的敏感神經.

四五年的接觸,他眼睜睜地看著陸一偉沒一心撲在果園上,東奔西跑,日夜勞作,有時甚至住在果園里,一住就是一個星期,種種所作所為讓他為之動容.直到去年果園有了收益,才看到陸一偉緊繃地臉上有了笑容.有時候他在想,什麼是男人,這才是真正的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