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3 肝腸寸斷
g,更新快,無彈窗,!

下了樓,李淑曼掏出手機打給陸一偉:"你在哪?"

陸一偉拿著手機按了兩下車喇叭,李淑曼抬頭一望,看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丈夫,手機落地,愣在了那里.

僵持了幾分鍾後,李淑曼抱起女兒,上了陸一偉的車.這一幕剛好被站在窗台跟前的丈夫馮良春看到,馮良春咬牙切齒地罵道:"婊子."

陸一偉一邊開車一邊望著自己的女兒,心里頓時倍感溫馨,他看到李淑曼的手上有血跡,心疼地問道:"你的手怎麼了?"

李淑曼急忙把手藏到背後,慌亂地道:"沒什麼,剛才不小心蹭破點皮."

陸一偉急忙靠邊停車,從褲兜里掏出一條手帕仔細給李淑曼包紮著,李淑曼看著前夫還是如此心細,頓時回想起那段快樂的時光,眼淚如斷了線珠子,一顆顆滾落,打到陸一偉的手背上,漸漸化開,從指縫里流了出去.

女兒好奇地望著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眼珠子不停地跟著陸一偉轉,心里有一些緊張且害怕.看到母親又哭了,便用手撫摸著李淑曼的臉道:"媽媽,你怎麼又哭了?是小羽做了錯事了嗎?我已經保證不與弟弟搶東西吃了."

李淑曼用下巴頂住女兒的頭,緊緊地攔在懷里,哭得更凶了.一旁的陸一偉見此情景,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只能眼巴巴地看著李淑曼哭泣,而女兒受母親感染,也不停地抽泣起來.

陸一偉眨了兩下濕潤的眼睛,咬了下嘴唇,轉身瞟向了車窗外.直覺告訴他,前妻這些年過得並不如意.

陸一偉開車來到一家環境安靜的飯店,徑直上了二樓包間.

四年多未見,倆人一時不知該如何開口,沉默了許久,還是陸一偉先開了口:"小雨應該上小學了吧?"

李淑曼摸著女兒地頭,點了點頭,又對女兒道:"小雨,叫叔叔."關于這個稱呼,李淑曼想了無數次,叫爸爸會讓女兒產生誤會,還是叫叔叔得好.

小雨用稚嫩的聲音低聲叫道:"叔叔好."陸一偉雖理解李淑曼的想法,但自己的女兒叫自己叔叔,心里還是無限傷感.

陸一偉蹲到地上用手撫摸著女兒胖嘟嘟地臉,笑著說道:"小雨在家聽不聽媽媽的話啊?"

小雨怯生說道:"我聽媽媽的話,不聽爸爸的話."

陸一偉抬頭看了李淑曼一眼,又疑惑地問道:"那你為什麼不聽爸爸的話啊?"

"因為他總是打我媽媽,而且對我也很凶."小雨說出了真話.

陸一偉起身望著李淑曼道:"他經常打你?"

李淑曼不說話,背過身不停地抽泣起來,看樣子是壓抑太久,終于找到個傾訴的對象,發泄的出口.

李淑曼對于當初與陸一偉離婚是堅決反對的,雖然一開始她並不喜歡農村來的陸一偉,但結婚後陸一偉對他百依百順,十分顧家,轉變了開始的態度,喜歡上陸一偉.但父親把自己的前途看得比什麼都重要,也是想給自己有一個好的歸宿,才出此下策,逼迫離婚.

離婚的那段時間,她無時不刻懷念那段快樂幸福的時光,但世上沒有後悔藥,時間也不可能倒退,經常在姑姑家抱著剛剛學會說話的女兒以淚洗面.

後來,在姑姑的介紹下,認識了現在的丈夫馮良春.馮良春也有過一段短暫的婚姻,但沒有孩子,一開始聽說女方帶有孩子,說什麼都不肯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