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6 蛛絲馬跡
g,更新快,無彈窗,!

牛福勇經過這一劫,身心憔悴,人也蒼老了許多.陸一偉千叮嚀萬囑咐李海東,千萬別告訴牛福勇自己幫他的事.但李海東在牛福勇的嚴詞拷問下全盤托出,一五一十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他.讓牛福勇大為感慨,都說大難臨頭各自飛,這句話本是用于夫妻之間的,但此刻用在自己身上再貼切不過了.自己平時用大把大把的錢共處的朋友,居然只有一個沒有花過自己一分錢的陸一偉在真心實意幫他,患難見真情,這才是經得住考驗的鐵哥們,好兄弟.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一連串疑問湧現在每個人心頭,牛福勇想知道的是誰在害他?要把他至于死地?

陸一偉想知道的是牛福勇得罪了誰?為什麼政法委書記張龍飛收受了他的錢財都要致他于死地?縣委書記劉克成又與牛福勇有什麼過節?這里面北河鎮黨委書記魏國強又是充當什麼角色?牛福勇的仇人郭凱盛到底有沒有參與其中?

而參與整個事件的劉克成,張龍飛和魏國強想知道的是牛福勇是如何攀上市委副書記郭金柱的?而郭金柱為何又放下姿態地為他說話?

針對這些疑問,我們有必要重新把整個案件梳理一遍,從中去尋找一些蛛絲馬跡.

案件源于一次十分詭異的爭吵.原來,牛福勇的一個小弟在巡查過程中,發現有一個工人偷懶睡覺,就踢了他幾腳.正在熟睡的工人被吵醒,惱羞成怒,起身破口大罵起來.那小弟仗著牛福勇的勢力,撥出隨身攜帶的仿制手槍,照著工人胸前一槍,當場倒地,並未死亡.驚慌錯亂的小弟扔下槍就往山溝里跑去.

另外一個工人看到死了人,立馬撥打了110.110接警後,又轉給當地派出所,派出所所長知道人命關天,不是小事,就把此事彙報給鎮黨委書記魏國強.

魏國強聽後當場樂瘋了,派自己的親信黨政辦主任趕往現場去了解情況.黨政辦主任傳來消息,工人並沒有當場死亡,還留有氣息,魏國強頗感失望.

北河鎮派出所以及鎮衛生院的人上山後,由派出所對現場警備,醫生拿著氧氣罐在給傷者全力搶救.可能是設備落後,以及醫生技術有限,沒過多久,工人已經停止了呼吸.

黨政辦主任再次把工人死亡的消息告知魏國強,魏國強露出詭異的笑容,才打電話給鎮長徐青山.

要知道魏國強這一步很歹毒,要知道出了事是由鎮長擔責任的,而他書記頂多就是個監管不力.徐青山因喝了酒正在呼呼大睡,得知情況後,跑到山上,看著滿山的人,才知道自己是最後一個知道的,氣得直罵魏國強十八代祖宗.

也就是在這時,牛福勇的另一個小弟才把電話打給牛福勇.牛福勇趕到現場,縣刑警大隊的人已經把逃跑的犯罪嫌疑人抓住了.在政法委書記張龍飛的授意下,把牛福勇一並帶回了縣里,關押到看守所,等待進一步詢問.

因為持槍殺人案性質特別惡劣,張龍飛有指示公安局長蕭鼎元到牛福勇家進行搜查,但一無所獲.

在看守所里,牛福勇的小弟還算骨頭硬,一口咬定是自己從黑市買來的槍支,與牛福勇無關.可這一結果讓張龍飛很不滿意,就對那個小弟上了刑,但還是沒有得到有價值的線索.

牛福勇這邊也通過高壓審問的方式詢問槍支的來曆,牛福勇始終就是一句話"不知道".張龍飛十分惱火,正准備給牛福勇上刑時,接到市委副書記郭金柱的電話,就此作罷.

要說整個事情的經過平淡無奇,可正好印證了陸一偉的想法,別有用心的人在這里面做文章.要分析這個案件背後的故事,就必須把幾個人物關系背景作一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