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5 另尋出路
g,更新快,無彈窗,!

"糟了!考慮的再周到又遺漏了一件事."陸一偉氣得頭直往方向盤上撞."沒有把牛老太太轉移出去."要知道牛老太太上次牛福勇被抓的時候就驚嚇出一身毛病,癱瘓在炕上.如果這次又怎麼一驚嚇,不知道能不能挺過去.

陸一偉突然想到在假日度假山莊牛福勇對自己說的話,暗道:"難道牛福勇他早有預感?"這下該怎麼辦,怎麼辦?陸一偉把抽了幾口的煙戳進煙灰缸,靜等著李海東.

不行!不能怎麼坐等著,務必想辦法得見牛福勇一面.他想到徐青山在現場,肯定牛福勇被抓時告訴他一些什麼話,于是他掏出手機,打給徐青山.

一個接不通,陸一偉繼續打,直到第三個的時候,徐青山才有些不情願地接了起來.他猜也能猜到陸一偉想了解什麼,所以他一接通,就道:"這次估計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臨走時他與你說了什麼話沒?"陸一偉知道徐青山這個卑鄙小人,咬著牙又問道.

徐青山淡然地說道:"說了,讓我轉告你,記得你們的約定."說這話的時候,徐青山明顯語氣有些戲謔的成分.

陸一偉先把徐青山放下,掛掉電話又打給李海東:"怎麼樣?"

"錢一下子取不了那麼多,鎮里的信用社沒那麼多,要去縣里,關于牛福勇的關系網,他老婆給了我個筆記本,不知道有用不,我不識字.還有,警察去了牛福勇家,和你想的一樣,在搜查."李海東有些佩服陸一偉的高瞻遠矚.

"有多少,取多少,完事後你趕緊過來."陸一偉叮囑道.

10多分鍾後,李海東提著一個小黑包走了過來,上車後,道:"只有10萬,夠不夠用?"

"夠了,你快把筆記本給我!"陸一偉著急地道.

陸一偉從李海東手里奪過一個紅顏色的筆記本,上面還寫著:"毛語錄."翻開本子,里面用鋼筆歪歪扭扭記錄著一些人名和數字.

陸一偉越往後看越感到驚恐,本子里面居然詳細記錄著牛福勇送出去的每一筆贓款,而且日期,職務以及金額,物品數量都寫得清清楚楚,都說牛福勇是一介匹夫,狗屁!

陸一偉看到這本名單里居然還有蘇蒙的父親蘇啟明,他收受的款額多達20萬元.翻到最後一頁,一個人的名字出現的頻率比較多,北州市市委副書記郭金柱接受了牛福勇的賄賂高達80多萬元,而且還有金條,美元,古玩等貴重物品,陸一偉粗略估算下,光在此人身上的花費就多達150多萬元,看來,這就應該是牛福勇的保護傘了.陸一偉決定了,現在就去找他.

陸一偉看到警察還沒有從牛福勇家出來,焦慮地問道李海東:"你真的仔細查過了嗎?確定沒有槍支了嗎?"

聽到陸一偉懷疑自己,李海東心有不愉地道:"都仔細找遍了,絕對不會遺漏."

"那就好,你做事,我放心!"陸一偉看出了李海東的小心思,所以寬慰道.

李海東別看沒文化,做起事來有板有眼,絕不次于縣委縣政府的那些秘書,甚至一些單位的一把手,陸一偉也十分感謝老天賜給他一個得力助手,讓他少操了不少心.

陸一偉突然想到假日度假山莊的那名叫申蓉的女服務員,李海東對她也有心思,如果把這件事忙完,親自去跑一趟,看看那位小姑娘願意不願意嫁給李海東,盡量撮合.

李海東人不錯,就是爹媽死得早,缺乏教養.經過陸一偉這些年調教,已經完全變了個人,很少再賭博,就是身邊沒有女人,空虛了些.如果有了女人,估計會好些.

此刻不是想這些亂七八糟事情的時候,陸一偉發動了車,一腳油門下去,身子往後一仰,標致車劍一般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