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4 不顧情面
g,更新快,無彈窗,!

陸一偉下車後,徑直往二樓小會議室走去,剛到門口就聽到張龍飛在大聲斥罵.

陸一偉知道時間不等人,能早一秒就早一秒,于是他推門而入,會場的人齊刷刷向他看來.

陸一偉也不管別人怪異的眼神,找了個空座位坐了下來.只見張龍飛停止了講話,若有所思地盯著陸一偉,旁邊的公安局長則抽著煙,充滿複雜的表情讓人難以捉摸.再看魏國強,黑著臉瞪了陸一偉一眼,又轉向張龍飛.徐青山不在場,估計在現場指揮調度.剩余的人有些熟悉的面孔,都是一臉驚詫和疑惑.

沉靜片刻,張龍飛問旁邊的公安局長蕭鼎元:"我剛才講到哪兒了?"

蕭鼎元在耳邊提醒了下,張龍飛立馬說道:"對,對于黑勢力我們要堅決鏟除,決不允許在朗朗乾坤有如此禍害群眾的烏合之眾存在.現在是法制社會,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誰也不能搞特殊,有人膽敢公然藐視法律,凌駕于法律之上,肆意踐踏法律的尊嚴,我們就要讓他繩之以法,我到要看看是法律厲害,還是你們厲害……"

張龍飛儼然把這里當成了大會場,滔滔不絕,唾沫星子飛濺,羅里吧嗦講了一大通,從國家利益出發,又聯系到實際,足足講了半個多小時.陸一偉急的就想起身打斷,但張龍飛畢竟是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握了下拳頭作罷.而一旁的魏國強臉上掠過一絲得意的笑容.

終于講話結束散會,會場內就剩下魏國強,張龍飛,還有蕭鼎元.

陸一偉起身走到張龍飛身邊,伸出手恭敬地叫了一聲"張書記".

而張龍飛轉過頭,略微一笑,道:"是陸一偉同志啊."卻並沒有與陸一偉握手.

陸一偉尷尬地把手收回去,又叫了聲"蕭局長",蕭鼎元還不錯,與他打了聲招呼.

張龍飛嚴肅地問道:"有事嗎?"

陸一偉看出來了,張龍飛一副公事公辦的臉已經表明了態度,也忘記了自己曾經說過的話,讓他不禁心寒.陸一偉忸怩道:"聽說張書記和蕭局長來了,我作為下屬又是小輩過來看一看您們."

"哦."張龍飛一邊坐在那里點煙,並沒有看陸一偉.點完煙後,轉身對著蕭鼎元道:"這事你要盯著點,要深挖,不能錯過一個好人,但絕不能放過一個壞人."然後又對魏國強道:"咱去你辦公室詳談."

張龍飛完全忽略了陸一偉的存在,起身後道:"公務繁忙,我就不奉陪了."說完,甩著膀子大搖大擺出了會議室.

蕭鼎元臨走時拍了拍陸一偉的肩膀,歎了口氣也跟著出去了.

而魏國強伸過臉來,猙獰的表情有些恐怖,對陸一偉道:"做人,有時候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好."說完,搖了搖頭出去了.

陸一偉愣在那里,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居然笑出了眼淚.而那眼淚,更多的是苦澀.

看來張龍飛這邊是行不通了,陸一偉顧不了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匆忙跑下樓.走到院子里,接到李海東電話:"陸哥,在牛哥家的地窖里找出三把槍和一些子彈,我已經放到安全的位置,絕對沒人能查到.另外,牛哥的小弟我已經通知下去了,有一部分已經逃走了,還有一部分知道消息准備逃."

聽到牛福勇家確實有槍支,陸一偉驚出了一身冷汗,暗自慶幸自己還算冷靜.又問道:"那邊什麼情況?"

"據我了解,開槍的那個人和牛哥被警察帶走了,徐青山在現場."李海東盡量客觀描述,而且特意強調了下徐青山.

果然牛福勇被抓走了,陸一偉心跳的厲害,捂著心口平靜了一會道:"你現在趕緊去取錢,另外想辦法給我調查下牛福勇的關系網."

掛掉電話,陸一偉的心還是慌亂不止,鑽進車里趕緊點燃一支煙,考慮下一步該如何做.這時候,一輛警車拉著警報往牛福勇家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