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青陽蕭家(求打賞!求推薦!)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葉寒見狀,直接從樹上彈起,直奔那人墜落的地方而去.

右手一翻,長劍出現.

一身靈力狂湧,瘋狂的注入長劍之中.

葉寒這次可是動了真怒,莫名其妙就被人襲擊,若不是自己感知敏銳,就已經死于非命.

這口氣憋在心中,無比的沉悶,若是不發出來,難消心頭之恨.

長劍一出現,注入靈力,葉寒直接施展了流星劍法.

萬千劍影齊射,呼嘯的割裂一切東西,直沖那人墜地的地方而去.

劍氣縱橫,將這一片的樹木全都削倒,被劍氣絞殺的粉碎.

"吼!"

劍氣之中蘊含龍吟聲,仿若有游龍在其中奔騰一般,威力更盛.

劍氣眨眼而至,萬千的劍氣將地面都給掀起.

"叮!叮!叮……"

一陣激烈的金屬交織聲傳來,葉寒直奔而去.

只見一個黑衣蒙面人手中拿著一把漆黑如墨的戰刀,正在揮舞著,抵禦著萬千劍氣.

黑衣人邊戰邊退,連續劈斬了上百刀後劍氣方才消失,大部分劍氣都刺在了地面之上.

這黑衣人只是與少部分劍氣交戰.

劍氣散去,葉寒在旁邊觀望,哪怕有斗笠的遮擋,也難以將葉寒那雙可以噬人眼眸擋住.

磅礴的殺意狂湧,那黑衣人不禁雙眼微眯.

因為蒙著臉,葉寒此刻看不清楚對方的面容和表情.

但是葉寒此刻的憤怒是難以掩蓋的.

"你是誰?我與你無冤無仇,你干嘛襲擊我?"葉寒冷眼看著那黑衣人,語氣冰冷,且充滿殺機.

葉寒若不是為了想搞清楚這人為何有襲殺自己,完全可以趁剛才那黑衣人抵擋劍氣的時候突然襲擊.

"有人要買你命,你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那黑衣人一直看著葉寒,心中也極其驚訝,隨即便冷言對著葉寒說道.

這黑衣人心中暗暗想道:"這前段時間不是明明才二級武師嗎?怎麼現在實力高出那麼多?"

這黑衣人心中極其的驚訝,因為在前幾天,就是他跑到葉寒的房頂上去偷窺的,那時候葉寒的修為明明是二級武師.

可是現在卻是高出了不少,這可超出預期很多.

這可是使得那黑衣人有點心中一緊了,因為他自己也不過才四級武師.

反觀葉寒,黑衣人看不穿葉寒的實力,就是感覺葉寒比自己可怕的多,強的多.

所以,這黑衣人只能先下手為強.

直接對著葉寒沖了過去,揮舞手中那把漆黑如墨的戰刀.

黑色的刀光劈斬而來.

葉寒雙眼微眯,同樣一道劍氣劈出.

葉寒知道,單憑問話是問不出個什麼,唯有一戰.

漆黑的刀光猶如黑夜中的幽靈,在暗處收割著他人性命.

而葉寒的劍氣,則如耀眼的驕陽,刺的人雙眼生疼,睜不開眼睛.

一光一暗,一刀光,一劍氣,兩者互相碰撞在一起.

強烈的視覺沖擊,使得人眼球都陷入了一光一暗的時間之中.

"轟!"

如同九天的悶雷炸響,瞬間雙耳失聰,頭暈目眩.

看似兩邊都是樸實無華的一揮,其中兩人都注入了許多靈力.

由靈力積壓而形成的刀光劍氣,怎能不強?

那威力完全可以削掉一座小山包.

恐怖的撞擊之後形成的氣浪朝四周散去,震顫的數人環抱的大樹都傾斜,搖擺.

樹葉刷刷掉落,飛沙走石.

爆炸之後,漆黑刀光徹底消失.

而那明亮的劍氣卻還有殘留,雖然十不存一.

但是依舊銳不可擋.

誰能想到發生如此劇烈的碰撞,那劍氣還能有殘留.

那黑衣人顯然沒有想到,沒有做好防備.

突然那道劍氣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已經晚了.

"噗!"

劍氣直接斬在了那黑衣人的胸口,瞬間割裂皮膚,斬到了骨頭.

黑衣人直接一口逆血噴出,身形直接拋飛,重重的砸在了遠處的一棵大樹上.

樹身都給砸凹進去了,直接鑲嵌在了樹里.

葉寒直接邁動矯健步伐,提著長劍,直接沖了上去.

趁著黑衣人被擊飛的那一瞬間,直接沖了上去,為了防止那黑衣人繼續反抗,直接四道劍氣斬出,直接將那黑衣人的四肢給斬斷.

"噗!噗!噗!噗!"

劍氣閃過,那黑衣人的四肢便被斬斷,樹身上都留下了四道劍痕.

在黑衣人四肢斷口處鮮血噴薄,如同噴泉一般.

"噗!"

被斬斷四肢,黑衣人感覺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來到黑衣人身前,用靈力封住了其四肢經脈,使其鮮血不在流出.

又封印其丹田心脈,使得其不能動彈,不能自盡.

葉寒將那黑衣人弄醒.

"說,誰派你來的?"黑衣人醒來,葉寒審問.

黑衣人看著葉寒,猙獰的笑著,臉上的面巾早已扯去.

滿臉的血汙,猙獰的笑容,看上去倒是有些恐怖.

葉寒皺眉,這黑衣人只是對著自己笑,並不說話.

心中的怒火更盛.

直接一拳打在其臉上,一顆牙齒都崩掉了.

"哈哈哈!打吧,用力打吧!哪怕打死我,你也休想知道,我魔刀做殺手數十年,沒想到到頭來竟然是敗在一個黃毛小子手里."

"真是可笑,要殺要刮隨你便,想要從我嘴中得到消息,那是不可能的."

黑衣人猙獰的笑著,一邊說,一邊瞪著葉寒,心中滿是不甘.

沒想到會死在葉寒的手中,本來這趟是萬無一失的,以自己四級武師,加上數十年的殺手經驗,對付一個二級武師的葉寒是綽綽有余.

可是事實卻讓他栽了個大跟頭.

葉寒滿臉的怒意,一拳又一拳的打在了魔刀的臉頰之上,半邊臉都快打碎了.

可是魔刀依舊不說,最後葉寒無奈,直接將其殺死.

想要從其口中,是得不到消息了.

其中也不是魔刀不願意說,而是他也根本就不知道.

這是他的主人接取的任務,安排給他,魔刀只不過負責完成罷了.

魔刀死去,葉寒在其身上一陣摸索.

並沒有找到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只找到一塊玉佩.

玉佩之上,刻著異獸,另一邊則刻著一個蕭字.

葉寒拿起玉佩,死死盯著看,隨即豁然抬頭.

"青陽城,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