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狡詐妖獸(求推薦!求收藏!)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臨死之前也要拉個墊背的,葉寒心驚不已,辛虧被小花貓拉著了,不然的話估計這會兒破肚的就是他了.

葉寒心中咒罵那金毛熊夠陰險,"我****大爺的,辛虧老子被過去,不然真給你陰死了!"

摸著額頭的汗水,葉寒心中一陣不爽,看著前面倒地不起的金毛熊和那拖著破爛肚子腸子都流了一地的火云豹,並沒有急著上前,而是靜靜地觀察著.

萬一又有什麼突發變故,又來個裝死,臨死反撲一下,葉寒可受不了.

回想起剛才金毛熊那一擊,葉寒現在還心有余悸.

若是換成他,估計哪一擊就得給他爪成兩半了,成了一具尸體.

金毛熊爆發出最後一擊後,掙紮了幾下沒能爬起來,倒在地上,呼吸聲急促,地面染紅一大片,顯然是失血過多.

而火云豹則逃離了三十米左右也跑不動了,內髒都掉了出來,沾染著雜草樹葉,看上去很是血腥,側躺在地上,有氣進沒氣出了.

葉寒還是不放心,又耐心等待了一會兒,找了幾塊石頭丟了過去,幾番試探,終于確認了對其不能造成危險後才從灌木叢中站了起來,朝著金毛熊的方向走去.

"這下總不是裝死了吧?"葉寒自語,提著長劍,慢慢的走了過去,很是警惕.

葉寒可承受不住那兩個中任何一個的臨死反撲.

慢慢的接近,愈發警覺,全神貫注的,來到近前.

看著那被鮮血染紅的金毛熊,葉寒有些想笑,這哪里叫什麼金毛熊,現在應該叫紅毛熊了,渾身都被鮮血染紅了.

嘴中還不斷地吐著血泡,雙眼無神,離死不遠了.

葉寒看著那金毛熊,沒有一絲猶豫,直接施展劍法,遠距離將其給斬殺了.

"噗嗤!"

劍氣如同切豆腐般很輕易就切開了金毛熊的腦顱,因為金毛熊重傷垂死,沒有靈力的加持保護,很容易就切開了堪比精鐵地頭顱.

葉寒的劍氣可是很鋒銳的,靈力又很精純,自然不費一絲力氣就將其斬殺.

斬殺了金毛熊,葉寒將其頭顱中一塊拳頭大小的精核給收了起來.

這精核呈土黃色,看上去與一般的玉石一樣,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只不過有一種奇異的香味.

"小黑!大餐來了!"葉寒心中竊喜,今天不但撿了這麼大個便宜,而且自己的武魂也有提升的機會.

葉寒嘴中的小黑便是葉寒的吞天龍帝武魂,因為長得黑不溜秋的,葉寒就將其叫做小黑.

自從上次棲霞山谷之後,葉寒就再也沒有讓自己的武魂吸收過其他的武魂之力,這吞天龍帝武魂不但可以吸收武者的武魂之力,而且還可以吸收凶獸,妖獸,靈獸的武魂,也就是靈魂之力.

可以通過著種方式來提升著自己的武魂,因為自己的武魂是殘缺的,並不是完整的,所以體現出來的效果也就只能供葉寒修煉速度加快.

葉寒並沒有直接釋放出自己的武魂,而是讓他悄無聲息的從葉寒腳下鑽出,偷偷的將那金毛熊的武魂之力給吸收了.

當金毛熊的武魂之力被小黑吸收了之後,小花貓頓時臉色疑問,看著地上的金毛熊的尸體,很是不解.

吸收完之後,葉寒感覺到自己的武魂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葉寒也知道,想藥以這種方式提升自己的武魂,那是無比的困難的,那得不知道要吞噬多少武魂之力.

最快的升級方法就是通過尋找其他的殘魂,但是九州大陸,遼闊無邊,以葉寒現在的實力就算一輩子連幽州都難以走出去,更何況那遼闊的九州大陸呢?

葉寒現在要做的就是變強,不斷地變強,只有變強了,一切才有可能,一切才有機會.

收起精核之後,葉寒又走向那火云豹,依舊警惕,因為那火云豹身性陰險,很有可能會臨死反撲.

小心一點總是沒有錯,大大咧咧的死的早,這一點葉寒在棲霞山脈可是很有體會.

可是,當葉寒剛走了兩步,在火云豹不遠處突然跳出幾個人來,看著那地上的火云豹一臉的貪婪之色.

抬頭看了看葉寒,完全沒有將葉寒放在眼中,徑直朝著火云豹走去.

"小心!"葉寒連忙提醒,因為他看到那火云豹突然睜開了雙眼,氣息頓時狂暴了起來.

那沖在前面的一人一開始是一臉的興奮,貪婪之色,這人也有八級武者的實力.

對于葉寒的呼喊,卻是理都不理,一心被這火云豹給吸引了.

火云豹啊!二級妖獸,單單這二級精核都可以價值千金了,幾乎渾身都是寶.

怎麼不使人激動,就好比于當你面前有一堆金子,別人說一句小心,你會停下來?還是繼續沖過去?

不用說也知道肯定第二個,只要不傻都會選第二個,但是也要看是什麼場景.

突如其來的變故使得他連撤回來都來不及了,一只有頭顱大小的爪子朝著其臉頰拍擊而來.

不用想也知道了後果.

那人的腦袋就像是拍碎的西瓜一樣,噗地一聲,碎裂了一地,混白混合物飛濺.

"啊!我要殺了你這畜生!"後面剩下的兩人也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給嚇到了,頓時就怒火沖天,提著武器就朝著火云豹斬去.

靈力閃耀,刀光劍氣呼嘯,那火云豹被這兩人砍成碎塊了,血腥味撲面而來.

葉寒一陣無語,自己都已經提醒了的,居然不聽,真是閻王要你三更死,留你不到過五更.

"啊!三弟啊!怎麼會這樣子啊?"兩人看著那被爆頭那人的尸體,一陣哭訴著,聽著極其痛苦.

哀嚎聲震天動地,可是葉寒嘴角抽搐著,看著那兩人的目光完全變了,一臉的驚愕之色.

因為那兩人聲音聽上去極其痛苦,可是做的事情卻完全與哭訴的不一樣.

兩人從碎肉中翻找著那精核,又在死去那人的尸體上一陣亂摸,找到什麼都往口袋里揣.

臉色那有一點悲傷之意,完完全全的一臉開心之意.

連小花貓都是看的一臉的錯愕,這他.媽的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