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傳授武功
"我願意誓死追隨風少."看到任秋竟然不顧身份和顏面的跪在了葉小風的面前,眾人也一起跪了下來,齊聲吼道,此時,看到葉小風神乎其技的武功後,眾人心中滿是崇拜,尊嚴等等都要是沒有葉小風在他們心中的地位重要,其實若是說葉小風在他們心中的地位有些不妥,他們完全是想讓葉小風給他們教個一招半式,好練成葉小風那般神奇的伸手.

"起來吧!一群大男人了,還跪著,以後也不許向任何人下跪,除了自己的父母,聽明白了沒有?"

"明白."眾人同聲道.

環視了一下眾人,轉動著手中任秋的那把匕首,葉小風問道:"是不是你們覺得我特別厲害?"

眾人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眼眸中滿是崇拜,震驚.

看到眾人點了點頭,葉小風繼續說道:"如果我說我一點也不厲害,這點水平在其他人眼里就是個渣,你們肯定不會相信."

頓了頓,看到眾人一副確實如此的神情後,說道:"這個世界很大,也很複雜,自古到今我們華夏武術源遠流長,直到如今,小說中那些飛簷走壁的輕功,移山填海的神通依然沒有斷絕傳承,別以為小說中的那些都是虛構的,那些都是真實存在的,就像我也是修煉了一門武功,我現在也不過才算得上剛入了門,聽說我們這個世界也有些高人能凌空而行,一身修為高深莫測."

看到眾人一臉很是不相信的樣子,葉小風輕輕拍出一掌,一道絢麗的光芒從手掌發出,直奔不遠處一張華貴的沙發,那張沙發瞬間就四分五裂,好像被什麼巨大的重物壓破了一般.

見到這種駭人的場景後,眾人不自覺的吞了一口唾液,這次相信了葉小風所說的話,一個個心中複雜無比,心歎自己的目光太短淺.

"風少,你剛才發出的那道光芒是不是就是真氣?"老三眼睛瞪得大大的,向葉小風問道.

葉小風點了點頭,微微一笑,"是的,你想學嗎?"

聽後,老三張大了嘴巴,哈喇子都流了下來,激動地問道:"我...我可以學嗎?"

眾人一個個眼中冒著興奮地光芒看著葉小風,恨不得將葉小風活活吞下去.

看到眾人的表情,葉小風心中很是滿意,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把目光投向了老三,"教你也不是不可以,不過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

"風少,只要你能教我武功,你要我老三怎樣都可以."老三趕緊說道.

"你真的想學?"

"真的."老三臉上滿是興奮之色,難道風少真的要教我武功了?要是我真的能練成就像風少那樣,一揮手一個沙發就沒了,那該有多好,到時候定要找個水靈的姑娘做老婆,老三心中想道.

"老三,你先說說,你有什麼功勞,要知道我可不能白給你教武功,要不然眾位兄弟們可是不服."葉小風很有興趣的問道,"你先想想你有什麼功勞,想到了如果屬實的話,我答應教你武功."

說完,葉小風把目光投向了任秋,朗聲道:"剛才任軍師給了我們一個計劃,這個計劃很好,軍師有功,任軍師,我傳你一套青風訣."

"謝,風少."任秋眼中滿是激動.

葉小風一步跨出,來到了任秋身前,伸出兩指,指點在任秋的胸前,"收起雜念,幾下行功路線,我只教你一遍,能不能記下就看你的了."

葉小風以強大的情欲真氣為任秋開拓經脈,順便讓他掌握青風訣的行功路線.

大約過了一分鍾的時間,葉小風收回了手指,後退了一步,靜靜地看著任秋,他能感覺到天地靈氣慢慢地進入到了任秋的身體中,滿意的點了點頭.

眾人們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任秋.

過了,一刻鍾的時間,任秋睜開雙目,一臉驚喜之色,激動的道:"成了,成了,風少,我感覺到了真氣."

"高興什麼,你現在還不過是用真氣淬煉身體的階段,那些真氣你用不成,等你到了先天境界才能用."葉小風很是打擊人的說道.

"我剛才傳授你的只是青風訣的第一層,等你立了功,我再傳你第二層,如果再想要其他的就要多立功,聽到沒有?"

"是,風少,我一定會好好立功的."任秋堅定的道.

這時,老三一臉激動地叫了起來,"風少,我想到了,我有功勞,這次吞並韋二街就是我替出來的."

葉小風看了他一眼,然後又把目光投向了陳浩.

覺察到葉小風的目光,陳浩點了點頭,"這次吞並韋二街的主意的確是老三."

微微思考了一會,專門吊一吊老三的胃口,看到老三一臉焦急的樣子,葉小風笑了笑道:"好吧!既然陳浩都說你立了功,我就教你九轉神功第一層,這是一門鍛煉肉體的武學典籍,和你很相配."

說完,和剛才教任秋的方法一模一樣.

過了一會兒後,老三睜開雙眸,對著葉小風很是感激的道:"多謝風少."

"你也一樣,立了功我再傳你第二層,要不然你一輩子就停留在第一層的水平吧!"葉小風說道.

說完後,葉小風看著陳浩道:"陳浩,你替我管理整個街區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傳你落英飄影掌法,這套掌法可以在修煉掌法的同時鍛造肉體,修煉出真氣,這是一門珍貴的武學,你定要珍惜."

聽後,陳浩眼中閃動著激動地淚花道:"謝謝,風少,為風少在辛苦也值得."

說完,他遞給了陳浩一張白紙,白紙上盡是寫小人影,"這只是第一式,希望你認真學,最遲明天十二點以前要給我記下,還有毀掉,哪怕你記不下也要毀了,聽到沒有?"

"是,風少."

看到眾人一個個滿是期待之色,葉小風朗聲道:"今天我就只教老三,軍師和陳浩武功,因為他們都有功勞,如果你們想學,只要立功,我就教你們,還有今天的事情一個字都不許說出去,說要是說出去了,讓我知道了,下場只有一個,我要拍碎他全身的骨頭,還讓他活著,別說我查不出來,要是誰想做第一個榜樣的話,盡管試試."

"我們一定不會說出去的."眾人齊聲道,眼中都有一抹失望之色,不過更多的卻是堅定,他們心中都暗暗下決心,一定要立功,無論付出什麼代價.

葉小風看了看刀疤再看了看李無花,"刀疤,如果你能立功我會傳你斬龍刀訣,無花,你也一樣,如果立了功我傳你一套腿法,很適合你."

"是,風少."兩人有些黯然的臉上滿是喜色.

"我再說一遍,今天的事,無論如何都不許透露出去."說著葉小風眼中迸出兩道寒光,"剩下的事,就交給你們了,我先走了,另外我不想看到自己家兄弟有什麼矛盾發生."

說完,葉小風轉身便走.

"風少,我送你一程."見到葉小風要走,心情大好的刀疤獻媚一般的說道.

葉小風一笑,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