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任秋臣服
環視了一下眾人葉小風把目光投向了陳浩:"你現在手下一共多少人?"

"算上我自己一共六十二人."陳浩恭敬的道.

聽後,葉小風把目光投向了刀疤,見狀刀疤立即明白了過來,臉上盡管還有些不甘,但是仍然恭敬的道:"我手下一共有九十七個人."

這麼說來,這倆條街加起來就有一百五十九個人了,現在勢力還是太弱了,即使有了什麼事情也恐怕起不了多大的作用,看來還得擴張一下勢力,葉小風心中想道.

現在他深知勢力的重要,要是自己身後有了勢力,不管是誰要對自己不利,那麼暗中的敵人就可以叫給自己的勢力調查了,而不用就像自己現在到處亂碰,還找不道要殘害自己的那些人.

"你們是想要繼續擴張勢力,還是想維持原來這兩條街?"思量了一會,葉小風看著幾人問道.

聽後,刀疤眼睛亮,他刀疤做夢都想擴張勢力,但是周圍的幾條街都是狠茬,如果硬拼的話,也只會兩敗俱傷,白白便宜了其他的勢力,這也就造成了刀疤如今在韋二街上混了十幾個年頭仍然沒有擴張一絲的勢力.

軍師任秋聽到葉小風的話後,心中思考了一陣,便明白了葉小風想擴張勢力,不過這勢力可不是好擴張的,如今雖然兩條街已經合二為一,但是仍不足以對付周圍的那些勢力.

先不說,這兩條街周圍有三股和他們勢均力敵的勢力,光平價街區附近猛虎幫所掌控的勢力就夠他們喝上一壺.

陳浩幾人心里同樣清楚,一時間沉默了下來,沒有人敢回答葉小風的話.

"怎麼你們都不想擴張勢力?"葉小風眼中閃過一絲的失望之色.

聽後,陳浩額頭上冷汗直流,他知道葉小風對他們的表現很是不滿,趕緊說道:"我們願意,不過我們的勢力現在還是有些弱?何況我們才判出了猛虎幫,如果和別的勢力沖突的話,很可能猛虎幫就會把我們這兩條街吞並."

"你的意思是說就沒有別的辦法了?"葉小風盯著陳浩問道.

"不是,如果有風少的幫助,那擴張勢力再簡單不過了."說著看到葉小風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便停了下來.

"你的意思是說非要我親自出手不可了?"葉小風冷著臉說道.

陳浩再也沒有說話,保持著沉默,葉小風雖然心中有辦法但是他是不會說出來的,他想鍛煉一下這些人的獨立處理事情的能力,要是讓他說出來的話,所有的人就對自己有了依賴,以後不管有了什麼事都找他,他還不麻煩死了.

他轉頭把目光投向了軍師任秋,突然他的目光放在了任秋的左手上,目光一凝,眼中閃過一絲意外,"是你這幾年一直替刀疤出謀劃策的?"

"是."任秋現在對葉小風心中的恐懼還沒有完全消除.

"你有沒有辦法?"葉小風直接問道.

思考了一會,軍師任秋臉上重新散發出了自信的光芒,"有,遠交近攻,合縱連橫."

聽後,葉小風目光中滿是驚喜,心道:不愧為軍師,看問題的確很透徹.

"具體說說."葉小風很有興趣的問道.

"這幾年,隨著第一幫和猛虎幫矛盾的升級,我們甯海市郊區的這些街區也不穩定了,我們周圍那三條獨立的街區也面臨著被他們周圍大勢力吞並的危險,所以我們不妨主動示好那些勢力,再穩住我們周圍的猛虎幫的勢力,這樣我們就有了擴展勢力的機會,只是我們現在的勢力仍舊有些單薄,只怕我們即使吞下了那三條街區也消化不了."說著,任秋的臉上有些無奈之色.

"啪啪啪."葉小風鼓起了掌,"你的計劃很不錯,先記一功."

頓了頓,葉小風環視了一眼眾人繼續道:"其實我這次來還有一些事,任秋你用的是什麼武器?"

聽後,眾人看向葉小風的目光中滿是不解,這是什麼意思,誰不知道任秋只是一名出謀劃策的軍師,根本就不會用什麼武器,不過片刻的時間他們的想法就得到了解釋.

"果然還是瞞不過風少的慧眼,我用的是匕首."任秋苦笑了一下,左臂微微一動,眾人還沒有看清楚,卻不知道何時,他那纖細如同女孩子一般的手上已經多了一把半尺來長的明晃晃的匕首,手指翻動,匕首在他的指間好似飛舞的精靈,快速的舞動,手腕極為柔軟,或削,或刺,或劃,每揮動一次手臂眾人都覺的脖子涼颼颼的,好似那匕首隨時要劃破他們的脖子.

眾人看得眼花繚亂,心中滿是驚訝,他們都不知道任秋竟然還有這樣一手,他們和任秋已經相處了不下四五年的時間,都不知道,可是風少緊緊第一次見面就看清了軍師任秋的底細,心中對于葉小風更加佩服了.

揮動著手中的匕首,血管內的血液沸騰,好似要把隱藏在心中這幾年的熱血之氣盡數揮出.

就在他揮動的酣暢淋漓之時,突然只覺得手中的匕首被突如其來的一股從手中奪走,心中極為駭然,抬頭望去,卻見不知何時,自己手中的匕首已經出現在了葉小風手中.

周圍的眾人心中翻起了滔天波浪,使勁揉了揉眼,再看,沒有看錯,匕首真的出現了風少的手中,他們心里想到,剛才他們只看到一片光芒從葉小風手中發出,接著任秋的那把匕首就出現了葉小風的手中這就像是神一般的手段,看向葉小風的目光中滿是崇拜之色.

"你認為自己匕首上的功夫怎麼樣?"葉小風把玩著手中的匕首問道.

說實在的,他自覺得自己匕首上的功夫不錯,但是這話他當然不敢說出,因為剛才葉小風竟然輕而易取的就奪過了他手中的匕首,他老老實實的答道:"我本來認為是可以的,可是,一看到風少的伸手,我覺得我匕首上的功夫差的遠."

"不是差的遠,是差的很遠,你們看看我用匕首的功夫如何."說著葉小風站在原地,右手揮動,手中的匕首好似化成了一道光影,無數光影把葉小風包裹在了其中,驟然間,憑空向前劃動了幾下,然後收起匕首.

眾人一陣沉默,剛才葉小風揮動匕首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快到了他們根本就看不清楚,只覺得一陣眼花繚亂的光影過後,葉小風已經收起了匕首.

突然間,眾人覺得自己的脖子好似有些液體流了出來,好奇之下,伸手一摸,看去,卻見手指上滿是鮮血,盡管鮮血不是很多,但是一股涼意從眾人心中升騰而起.

這,這難道就是風少剛才舞動匕首造成的?他們心中想到.怎麼可能呢?風少剛才可是一步都沒有動,怎麼,怎麼,一時間眾人的大腦反應不過來了.

感受最為深刻的還是用匕首的任秋,他的眼中散發出前所未有的光芒,對方劃破了自己的皮膚自己竟然還沒有半點感覺,這實在是太令人震驚了,這還不是最另他震驚的,最為震驚的是,葉小風是怎麼不動身子,就距這麼遠的距離劃破了他的皮膚.

"撲通."一聲,任秋跪在了地上,"我任秋誓死跟隨風少."

這次下跪他是真心實意的,如果說以前是被葉小風的絕對力量壓迫的,那麼這次則是一個喜愛匕首的人對一名高手的追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