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伐木生火
桃花樹下,兩人相擁而坐,瓣瓣桃花零落在兩人的發梢,肩膀,翩翩蝴蝶盤旋飛舞.

淡淡的陽光灑下,在氤氳的霧氣中折射出絢麗的光芒,讓這片桃花林顯得神聖而祥和.好似人間的一塊淨土.

蘇慕雪長長的睫毛動了動,睜開了雙眸,從葉小風懷中離了開來,伸展了一下婀娜的身姿.

"昨天晚上睡得可好?"葉小風也站了起來笑著道.

"恩."蘇慕雪點了點頭,昨天晚上他可是用先天罡氣包裹著兩人,根本就不會受到什麼寒冷.

"小風,難道我們真的要一輩子呆著這里不成?"蘇慕雪問道.

"是的,怎麼?你不願意?"葉小風反問道.

"不是,只是我們現在還不是時候."

"那什麼時候才是時候?"葉小風笑著道.

微微思考了一會兒,蘇慕雪紅著臉道:"等我們長大後."

"哈哈哈."葉小風一笑,"走,慕雪,我們去海邊,放火去,給尋找我們的人一個目標."

"為什麼我們就不能造一只船回去?"蘇慕雪歪著頭問道.

"造船?"葉小風呵呵一笑,解釋道:"大海無邊無際,我們連方向都分不清楚怎麼回去呢,何況我們也不知道這兒距陸地有多遠,誰知道海上又被有暴風雨,一到了海上我們就身不由己了,呆在這里至少我們都還能活著."

聽後,蘇慕雪點了點頭.

葉小風蹲下身子,道:"上來,抓穩了,我們以最快的速度到達海邊,要不然即使他們到了這里,也不知道我們就在島上."

"恩."蘇慕雪乖巧的趴在葉小風的背上環抱著他的脖子.

"走了."葉小風托起蘇慕雪修長的雙腿,運用逍遙步,好似閃電一般向前奔去.

進入了叢林中,葉小風輕點樹枝,借力前進,趴在葉小風背上的蘇慕雪,聽著呼呼的風聲,看著兩邊的樹木急速後退,她緊緊的把小臉貼在了葉小風那溫暖但不是很寬大的背上,心中升起一片甜蜜.

大約過了,一刻鍾的時間,終于出了叢林,來到了海邊,葉小風緩緩放下了蘇慕雪道:"等我一會,我恢複一下體力."

說完,閉上了雙眼,運轉著七情神功,一路上開著先天罡氣,又用著逍遙步,即使是他不斷的吸收情之氣,也是入不敷出.

看到葉小風有些蒼白的臉,蘇慕雪心疼的在一片靜靜的看著葉小風.


五分鍾後,葉小風終于睜開了雙眼,對著蘇慕雪一笑,"總算好了,讓你擔心了,呵呵."

蘇慕雪沒有回答,踮起小腳,快速的在葉小風的臉上啄了一下,然後臉紅的低下了頭.

摸了摸臉上濕潤的地方,葉小風笑了笑,此刻他很想直接捧住蘇慕雪的臉頰熱吻一番,但是現在不是時候,現在要趕緊放火,本來昨天晚上就是最好的時間,但是,昨天晚上,兩人都有些累,就沒有再回沙灘,何況桃林中景色等等都比較好.

"慕雪,後退一點."葉小風讓蘇慕雪離樹林遠一些.

聽後,蘇慕雪退後了五丈多,葉小風雙目一凝,一道璀璨的光芒從葉小風手中發出,隨著葉小風的控制凝成了一個斧頭的樣子.

看到這把夢幻一般的斧子,葉小風突發奇想,不知道天地中的靈氣能否進入斧頭中,說干就干,他以強大的精神力操控周圍空間中的天地靈氣,緩慢進入斧頭中,沒有什麼意外發生,葉小風心中一喜,知道成功了,隨著天地靈氣的輸入,斧頭終于有些凝實了.

"破."葉小風大喝一聲,一躍而起,直劈而下,水桶一邊粗細的樹枝直接被劈下.

不一會間就砍了一大堆,葉小風停了下來,把那些樹枝全部拉到了海邊的岩石上,他又把那些樹枝砍長一米左右的柴火,干完這一切後,給蘇慕雪打了一個招呼,鑽進了叢林中,他去找一些干枯的細柴.

十幾個呼吸間,他就抱了一大堆細柴,學著古人鑽木取火,片刻間,就生出了火焰,火焰燃燒的越來越旺,他不停地添加著樹枝,一直到火焰燃燒的就像個小型火焰山一般才停了下來.

"好了,就在這里等著,希望有人能發現我們."走到了蘇慕雪身前道.

就在葉小風生著火堆的時候,甯海市,西皇區紫苑花園一座特別豪華的別墅中,一位身穿長裙美麗大方的少婦在寬闊的大廳中走過來走過去,臉上滿是擔憂之色.

"美玲,你就別走過來走過去了,不累嗎?"華貴的沙發上,一名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茶杯道.

"建輝,現在雪兒生死不知,你倒好,還在這里悠閑的品著茶,一點都不擔心."江美玲有些生氣的說道.

"誰說我不擔心了?雪兒也是我的女兒,我能不擔心嗎?"說著中年男子再次喝了一口茶,如果仔細觀察的話,他喝茶的頻率極高,這也說明著他心中擔心不已.

江美玲冷哼了一聲,沒有理會蘇建輝,自顧走過來走過去.

銀月灣,沙灘的涼椅上,鳳冰嵐面色沉重的思考著,她身邊的歐陽語千同樣面色沉重.

"都過了一天了,還沒有找到他們兩的人,也不知道他們兩個怎麼樣?"鳳冰嵐歎了一口氣道,扭頭看了看歐陽語千,看到她仍舊是一副思索的樣子問道:"語千,在想什麼問題呢?"

"我在向葉小風他到底得罪了誰?"歐陽語千皺著眉頭道.

"葉小風的身世背景我們都清楚,他父母都是農民,首先排除他的父母得罪了人,那麼就只有他自己得罪人了,對了,他以前性格懦弱,膽小怕事,而且孤僻不喜歡與人交流,但是最近卻突然間性格大變,我懷疑該不會是與這件事有關."鳳冰嵐說道.

"性格大變,這種事情我們調查不出來,恐怕只有他知道是怎麼回事,我聽說他是和女朋友分手後才性格大變得,而且他和他女朋友的現任男朋友有很深的矛盾,曾幾次都動手打架,該不會是他所為?冰嵐,你可以調查一下他,另外再調查一下葉小風那天晚上為什麼會受傷?我想這些都要調查清楚."

"恩."鳳冰嵐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