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失落的水仙
與昨晚那名鬼修比起來,這飛升道人修為相差無幾,但實際戰斗力卻差的太遠了.

還沒等他出招,秦軒已經持劍施展身法,身影從原地迅速消失!飛升道人心中一驚,手中拂塵一揮,頓時一個若隱若現的真氣罩將他整個人保護在內.

真氣罩幾近半透明,遠遠望去只感覺空間被折疊了一番,似乎具有不錯的防禦能力.

不遠處車內的三女聚精會神的盯著別墅前看著,很快柳千千松了口氣,輕松道:"那老道士也太弱了,換了我都能輕松打贏,也不知道怎麼會想找小秦軒的麻煩."

蘇慕情也逐漸放下心來,趁機問道:"千千.你和秦軒都是劍客,想變得跟你們一樣厲害是不是很難?"

柳千千嘻嘻一笑:"當然難啦,而且這個東西很看天賦的.像我就是從小跟著師父修煉,十多年一直住在深山,論實力也還比不上小秦軒."

"哦?千千你不如秦軒厲害?"

蘇慕情笑問道.

"嗯,是啦,小秦軒他是個變態.八歲開始修煉,直到現在也才十年,修為已經超過我了."柳千千有些沮喪.

"聽說你們不是同一個師父?"

"嗯.小秦軒是蜀山的,我是天山的."柳千千點了點頭.

秦軒在前面對付飛升道人,蘇慕情卻在車中套話,沒多久就對劍客以及秦軒有了更多了解.

東方青綰則是沒有說話,有些擔心的望著秦軒.

人,對越是未知的東西就越是害怕.東方青綰雖然是玄陰之體,但對修煉界的了解並不比蘇慕情多多少.

經曆過昨晚鬼修事件之後,她越來越害怕玄陰之體會給身邊人帶來危險.

前面那個道人,不會也是因為玄陰之體來的?

這讓東方青綰有些忐忑不安.

忽然,別墅門口光芒大盛.一道銀色劍光照亮了烏云密布的天穹,隨後,三女便看見那老道被秦軒一招擊得吐血!

"蘇老師,那就是蜀山的劍印八訣啦,這招好像叫什麼破空劍印的."

柳千千興奮起來,在一旁充當起了解說.

蘇慕情當然不知道劍印八訣意味著什麼,只是覺得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老道意識到自己並非秦軒的對手,連忙想要逃跑.

唰!

唰!

幾個起落之後,老道朝著三女所在的雪佛蘭疾馳而來,百米距離轉瞬及至.

"小心!"

秦軒身法遠超飛升道人,一個瞬間便又擋在了飛升道人面前,一劍橫在身前,點點雨滴從劍尖滑落,黑色長袍在涼風中肆意翻飛,一片肅然.

"同是修煉界中人,低頭不見抬頭見.凡事留一線,日後好想見."

飛升道人捂著胸口,吐著血說道.

"我對你沒興趣."

秦軒太清劍一揮,隔空指著老道冷冷道:"還不快滾?"

要不是飛升道人往蘇慕情她們這邊逃跑,秦軒才不會蛋疼的追上來.

飛升道人近距離瞄了一眼雪佛蘭車內,看見三名美女不由露出驚豔的神色.但有秦軒威脅在前,他絲毫不敢停留,腳步一點,穿著灰色道袍的人影逐漸從別墅一旁的深山中消失了.

直至老道身影,氣息都完全消失不見,秦軒這才轉過身來,朝著車內一笑:"沒事了.走,回家."

三女這才也松了口氣,放下心來.

雪佛蘭緩緩發動,駛進了別墅車庫.

三女接連下車,柳千千望了灰沉沉的天空一眼,然後有些興奮:"蘇老師,要是明天也是這樣的天氣,是不是就不需要軍訓了?"

蘇慕情感覺有些好笑:"千千,這你可想多了.只要不下暴雨,陣雨,這種小雨還是不會讓軍訓暫停的."

"啊?這樣啊,那豈不是要淋雨了."

柳千千又沮喪了.

"好了丫頭,先進屋去.這強度的軍訓你會怕?"秦軒嘲笑了一番.

"切,才不怕呢."

柳千千瞪了他一眼,往別墅內走去.

這話卻讓一旁的東方青綰有些傷心了.秦軒注意到她情緒又有些低落,連忙安慰道:"相信我,等你生日過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呵呵,其實你不用安慰我的.我都習慣了的."

東方青綰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好了走,今天一天累了,先進屋休息休息."

秦軒一抬頭,發現柳千千已經把蘇慕情給領進門了,便也帶著東方青綰跟了上去.

"丫頭,水仙呢?"

將別墅的燈火打開,秦軒隨意問了一句.

"哼哼,臭秦軒,破秦軒,我說水仙會做晚飯的,你還不信."

柳千千非常不滿的聲音傳來,秦軒往大廳內一看,卻見餐桌上果然擺放著好幾盤熱騰騰的菜肴,而柳千千則攙著有些失落的水仙從廚房出來了.

"額……"

秦軒有點尷尬.

看著水仙有點失落的面容,他忽然感覺自己有點對不起她.原來,自己對這小花妖竟然一點都不了解啊……

蘇慕情在一旁,呆了.

她這還是第一次來秦軒的別墅,完全沒想到這別墅竟然還住著另一名千嬌百媚的大美女!

在蘇慕情眼中,現在的水仙無疑是惹人憐愛的.

一身雪白色的薄薄輕紗,緊裹著曼妙嬌嬈的誘人身軀,傾國傾城的容顏,讓同為女人的蘇慕情看了都有些恍惚.渾圓飽滿的胸脯呼之欲出,比在場任何一名美女都要雄偉.蘇慕情原本以為自己挺出色了,沒想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再看她神色中那一抹失落,更讓她柔態盡顯,連蘇慕情都忍不住想上前安慰疼愛一番.

蘇慕情想破了腦袋都想不到,秦軒這別墅竟然會藏著這麼一個人間尤物.

"不是讓你好好休息了嗎?怎麼還起來做菜."

秦軒略有些責備的說道.

"主人……"

"哎呀小秦軒."柳千千打斷水仙的話,瞪了秦軒一眼:"水仙還不是怕咱們回來沒飯吃?還不好好謝謝人家?"

"咳咳,水仙,多謝了哈."

秦軒被柳千千一瞪,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一旁的蘇慕情聽到水仙那輕輕的"主人"二字,不由又呆了.

這到底什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