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紫金觀惡道人
"不是我解雇你.是……唉,你自己去跟他們談."

中年老板指了指蘇慕情方向.

葉小雨聞言,心中無比忐忑.難道是因為這桌客人,自己才會被解雇的?懷著不知怎樣的心情,葉小雨走到了蘇慕情身邊.

"你叫什麼名字?"

蘇慕情問道.

"我叫葉小雨."

妹子有些臉紅.站在這桌旁邊,不說優雅自信的蘇慕情了,就是一旁沉默不言的東方青綰,或者大吃特吃的柳千千,都讓葉小雨感覺自己像個丑小丫一樣.

"不用害羞,來.我問你,你喜歡現在這工作嗎?"

蘇慕情展顏一笑,拉著葉小雨的手問道.

"這……喜歡不喜歡又能怎麼樣呢,我這工作不能丟,漂亮姐姐你看……"

葉小雨更加忐忑了,不知道蘇慕情有什麼目的.

秦軒在一旁圍觀,沒有參與進去.就蘇慕情在問著葉小雨一些問題,很快,桌上人都知道了她的情況.

葉小雨今年剛從大學畢業,所學的專業是新聞專業,但畢業後卻發現連一個普通的工作都很難找到,無奈之下才來這應聘成了一名收銀員.

剛剛鐵旗會的想對她動手動腳,可把她給嚇壞了,心想要是出什麼事,自己一輩子可就完了.幸虧秦軒他們出手,這才讓她松了口氣.

"這樣.這是我的電話,我幫你寫一封推薦信,明天你就去金陵電視台面試."

蘇慕情笑著說道.

"啊?這是真的嗎?"

葉小雨眼前一亮.

金陵電視台可是個好地方啊.想當初金陵電視台招實習生,葉小雨和幾個關系好的女同學就一起投遞過簡曆,可惜,最後只錄取了她們當中有關系的那個.

在金陵電視台實習之後,那被錄取的女孩天天炫耀,讓葉小雨深感無力.在現在這個關系社會,普通人想要打拼出頭來實在是太難了.

"當然是真的.你放心去,如果你有才能,一定會被錄用的."

蘇慕情也不可能給自己哥哥推薦去一個毫無才能的人,明天面試情況如何,一切都得看葉小雨自己.

"謝謝漂亮姐姐."

葉小雨感動的都快哭了.

過了一會兒,餐館內總算回攏了一些人氣,葉小雨也繼續站在收銀台工作.雖然中年老板已經將她解雇,但考慮到餐館只有自己一個收銀員,葉小雨決定還是在今天工作到正常下班為止.

這讓蘇慕情更欣賞她了,決定回去後在推薦信內多添一筆.

"想不到蘇老師這麼有愛心."

秦軒嘿嘿一笑.

"力所能及,能幫的就幫,這小姑娘看起來還是不錯的."蘇慕情放下碗筷,笑著說道.

"既然吃完了就早點回去.蘇老師,又要搭你的車了."

秦軒說完站起身來,付了錢跟眾人離開.

望著他們背影,葉小雨有些為蘇慕情打抱不平.

在她看來,秦軒也不知道是三女中誰的男朋友,但這時竟同時跟三個女生在一起,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雖然不知道秦軒為什麼會穿著黑色長袍,但她一下子把他當成了有錢人,心想有錢的男人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只不過,她也知道蘇慕情那層次的事情不是自己管得著的,也只能在心中惋惜了.

……

天色漸暗,眾人很快開車接近了別墅.遠遠望去別墅內一片漆黑,也不知道水仙怎麼樣.

"那是誰?"

忽然蘇慕情好奇的出聲問道.

她發現別墅門口有個人正一動不動的站著.從他們這方向只能看到那人背影,奇怪的是那人跟秦軒一樣穿著一件長袍,不同的是那長袍是灰色的,背後還畫了個太極圖案.

秦軒比她更早發現,此時眼睛微眯.

"小秦軒,那家伙是誰?來找你的?"

柳千千在後座,同樣發現了別墅門口的那人,不由有些奇怪.

看裝扮,的確不像是世俗界的人.

"秦軒,難道那是你同行?"蘇慕情抿嘴一笑.

"走,過去看看就知道了."

離得太遠,秦軒也看不清那人模樣,只好靠近了再說了.隨著雪佛蘭越來越靠近別墅,秦軒神色不由有些奇怪.

那人竟然是個老道.

見到有車子駛來,那灰袍老道並未躲閃,而是緩緩轉過了身來.只見他瘦骨嶙峋,手中持著一把白色拂塵,看眼神似乎不像是什麼好人.

"停車."

秦軒輕聲道.

"嗯?"

蘇慕情奇怪,但還是在離老道百米遠處停下了車.

"丫頭,保護好青綰.蘇老師你也別下車,我先過去看看."

秦軒語氣中包含著一絲凝重.

"好."

蘇慕情答應了一聲.

柳千千則是沒有吭聲,在後座緊緊攢著東方青綰的小手.這丫頭昨晚擅自行動,差點讓東方青綰出事,還好水仙幫忙擋了一下.現在,她無論如何都不會松開東方青綰了.

看著柳千千一副乖乖的模樣,秦軒這才放下心來,推開車門.

天空中一片灰蒙蒙的,竟然飄起了零星小雨,一大片烏云讓天色暗的更快了.看樣子必須把事情早點解決,不然天黑了東方青綰還沒進入別墅,可就有些麻煩了……

秦軒沒有理會偶爾滴下的雨滴,而是目光緊緊鎖定著別墅門口那名老道,注意力越來越集中.

"呔!你就是那個包庇妖怪的劍客?"

等秦軒走得近了,那枯瘦老道尖尖的聲音響了起來.

秦軒一聽,一下子就想起來了.前不久有兩個小道士追著水仙來到別墅旁,卻被自己打跑的.難道眼前這個就是他倆的師父?

"你又是誰?"

秦軒淡淡問了一句.

"貧道紫金觀飛升道人,你包庇妖怪,欺我徒兒,為天下正道人士所不齒,實在卑鄙至極!"

老道尖聲說道,擺出了想要打架的架勢.

"你想怎樣?"

秦軒感覺有些好笑.

"交出女妖,饒你不死!"

飛升道人眼中隱約閃過一絲欲望.

"女妖就在別墅內,你不敢進去?"秦軒心中冷笑,朝別墅望了一眼.

"呔!你用如此霸道的禁制保護女妖,以為能逃得了正道天理的制裁?今**若不乖乖將女妖交出,本道人定會讓你知道厲害."

秦軒聞言,不由哈哈大笑.

自己進不了別墅,顯然是手上沾過鮮血.如此惡道人,竟還敢理直氣壯的前來捉妖,跟他那倆徒弟完全是一路貨色.

最搞笑的是,這老道雖然一把年紀了,卻很顯然被酒色掏空了身體,一身修為止步于築基期,論實力比起秦軒還差了不少.

秦軒的大笑,讓飛升道人心中氣急,手中拂塵一揮,就想要施展手段給這所謂的劍客瞧瞧!在他看來,這麼年輕的劍客修為能有多高?自己老奸巨猾,教訓教訓一個少年劍客還不是手到擒來?

秦軒見他有所動作,更不吭一聲,太清劍出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