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他們又去打野戰
"施主你是劍客,而非其他,凡事講究天道自然,順應本心."

金光大師道.

"嗯?"

秦軒不知道他說這個有什麼用意.

"既然如此,方才回答問題便不需如此謹慎."金光大師灑然一笑,"記得前不久,另一名少年劍客也來尋求老僧,老僧問了他同一個問題.至今覺得他的回答很有道理."

這話一出,秦軒心中一凜.

另一名少年劍客.

泱泱華夏,劍客傳承當然並不只有蜀山劍派這一個.柳千千所在的天山劍宗,在華夏修煉界也是赫赫有名.

只不過,天山劍宗與蜀山劍派一樣,從來都是一脈單傳,一師一徒.雖然在修煉界名氣很響,但整體實力並不強.

整個華夏,流傳至今共有七大劍宗,共立于世!

除去天山與蜀山,另外五大劍宗都是廣收門徒,門派綜合實力相當強.其中在修煉界最為著名的,便是玄真劍宗,不僅老家伙眾多,年輕新秀也是人才輩出.

秦軒下山以來,除了柳千千之外,還沒聽說有其他劍客的消息.沒想到會在這聽到,並且似乎金光大師對其評價很高.

"大師可否告知一二."

秦軒想知道那名少年劍客是怎麼回答的.

"他言,阿彌陀佛即為'呵呵’."

"呵呵?"

秦軒不明白什麼意思.

"口宣佛語,心中無佛,阿彌陀佛四字豈不是就如'呵呵’一般?老僧精修佛法數十年,近些年來未有寸進,那少年劍客一提醒,老僧才知原來是向佛之心不夠堅定了."

金光大師一邊說一邊感慨.

蘇慕情戳了戳秦軒:"喂,你看這和尚靠譜不?阿彌陀佛等于呵呵,這不是網上流傳的說法嗎,他也信?"

秦軒似乎明白了,解釋道:"大師這是經過提醒,有所領悟.從一句話中就能悟出東西,這金光大師可不簡單."

蘇慕情一笑:"那他說的少年劍客豈不是境界比你還高?都能讓大師有所領悟."

"這我就不知道了.但據我所知,與我同輩的劍客也就那麼幾個,要說境界,不見得能比我高."

秦軒眯著眼睛,自信道.

"去去,做人要謙虛一點."

蘇慕情白了他一眼,掩嘴輕笑.

秦軒嘿嘿一笑,沒有說話.修煉界的事情,跟她也說不明白,自己知道就好.

這個時候,金光大師終于回味了過來,一眼望向了蘇慕情,慈祥的問道:"這位女施主怎麼稱呼?"

"大師您好,我叫蘇慕情."

蘇慕情鞠了個躬,非常尊敬的答道.

"女施主舉止談吐不凡,看來也不像普通人.蘇慕情……難道就是金陵蘇家的丫頭?"金光大師贊賞道,然後猜測問了一句.

"大師果然不凡,一猜就中."

蘇慕情一笑.

"阿彌陀佛,一切皆是因果."

金光大師口宣佛號,然後說道:"秦施主,勞煩你晚上將封靈符帶來.此時陽氣過重,與鬼魂有關之事不宜進行."

秦軒一聽,不由皺了皺眉:"大師,實不相瞞,晚上我恐怕不方便過來."

"哦?因為何事?"

"大師應該知道玄陰之體,晚輩晚上得保護一名身具玄陰之體的女孩,不敢離開."

秦軒解釋道.

"玄陰之體的女孩?"

金光大師先是一怔,然後恍然大悟:"難道你就是保護東方青綰那丫頭的人?"

"正是."

"阿彌陀佛."金光大師口宣佛號,"既然如此,老僧晚上前往你們處,不知是否方便?"

"方便,當然方便."

秦軒連忙說道.想不到這金光大師還挺熱情的,難道是因為東方青綰的原因?畢竟東方青綰出生的時候就是他去棲霞山莊布下禁制的.

"如此甚好.你們先回去."

金光大師揮了揮手,正在這時,被派去挑水的小和尚終于回來了.只見兩大桶水被小和尚挑在肩上,似乎是從山下一路挑上山來,但從小和尚臉上卻不見絲毫疲憊.

"這小和尚也不簡單……"

秦軒暗自佩服,帶著蘇慕情轉身離去.

"師父,平常您不是第三次才出來見人的嗎?今日為何……"小和尚摸了摸腦袋,有點想不明白.

"阿彌陀佛.那少年並非常人,今晚為師要出去一趟,你可得記得關好廟門."

金光大師慈善的說道,望著秦軒兩人離去的背影陷入了思索中.

……

金陵中部,玄武湖別墅區.

一座廣闊奢華的獨立別墅內,正有一名年輕人在露天游泳池內盡情享受著涼爽.強健的體魄,健康的膚色,帥氣的面容,讓他身旁一名穿著比基尼的清純美女為之著迷.

"李少,你說今天晚上的聚會,我穿哪件衣服去比較好?"

清純美女嗲聲嗲氣的問道,緊緊的靠在李世豪身上,恨不得將每一寸滑膩的肌膚都貼上去,胸前的柔軟緊壓著李世豪的手臂.

"不用選了.一會兒帶你去買兩套."

李世豪淡淡的說道.

清純美女一聽,高興的都快跳起來了,心想果然不愧是李少,直接買兩套禮服,好期待啊……

她卻不知道,現在的李世豪有點不爽.

晚上那個聚會,是他大學同學發起的.他還在金陵大學讀研究生,但他那一屆的同學,有很多都已經干出了一番事業,這在李世豪看來是個拓展自己關系網的好機會.

原本他是想邀請蘇慕情一起去的,甚至如果條件合適,還能趁機將蘇慕情給搞定了.然而昨天提出的時候,蘇慕情卻拒絕了他的邀請.

"最近情情對我疏遠了不少,卻跟秦軒那小子走得很近……"

李世豪心中知道大概是什麼原因,簡直恨透了秦軒.要知道,他追蘇慕情並不僅僅因為她漂亮,更是為了能和蘇家聯合,一舉打壓趙家.

現在憑空出來個秦軒,將他的計劃給打亂了.

忽然,泳池邊上一個正曬太陽的青年有些慌張的跑了過來:"李哥,事情不好了!"

李世豪抬頭皺眉,望了他一眼:"花仔,什麼事這麼慌張?"

那人正是花少.

三兩步跑到了李世豪邊上,瞄了那清純美女雪白的胸口幾眼,然後喘著氣說道:"李哥,他們又去打野戰了!"

"打你嗎的野戰!"

李世豪聽到這個就惱火,罵了一句:"怎麼回事?快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