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邪惡之物
"你先去挑兩桶水來."

白眉老僧摸了摸小和尚的光頭,慈祥的說道.

"是,師父."

小和尚扔下掃帚就跑.

白眉老僧這才轉過頭來望著秦軒兩人,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樣.這老僧最特別的地方,便在于那兩道蒼白的眉毛,一直從眼簾垂下,足有二十多公分長,非常惹眼.

"想必您就是金光大師了?"

秦軒尊敬的問道.

白眉老僧笑呵呵的點了點頭,然後道:"少年,本來貧僧還打算明天再出現.不過今日施主身上有一物引起了老僧興趣."

"哦?是什麼?"

秦軒詫異.

"阿彌陀佛.施主身上有一顆煉魂珠?"

白眉老僧不慌不忙的問道.

"不愧是大師,一下子就瞧出來了."秦軒心中佩服.

要知道他已經將煉魂珠的氣息盡量掩蓋了,畢竟這玩意兒有可能引來那名鬼修的後台,萬一是個千年老鬼什麼的就麻煩了.

可惜,秦軒的掩蓋在金光大師面前毫無作用,遠遠的就被識破了.

"阿彌陀佛.不知少年從何得到煉魂珠?要知此乃邪惡之物,施主作為一名劍客,帶在身上有所不妥."

金光大師捋了一下兩條長長的白眉.

"大師,實不相瞞,先前在下遇到一名鬼修……"秦軒將那鬼修的情況簡略說了一遍.

一旁的蘇慕情聽得心驚,昨晚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東方青綰險些死掉!這對蘇慕情來說顯然有些不可思議,但最近跟秦軒在一起的時間多了,她倒也有點相信了.

鬼修!世界上真的有這類存在?

金光大師一邊聽著,一邊點了點頭:"既然如此,施主可否將那煉魂珠取出一看?"

"當然."

秦軒爽快的答應了,從懷中將那煉魂珠取了出來.

只見一顆淡紅色珠子在陽光照耀下顯得無比詭異,但卻並未有其他異象出現.畢竟現在是大白天,別說金光寺附近了,就是在秦軒那別墅附近都不會有陰魂鬼怪的.

"大師,既然此乃邪惡之物,不如就交給大師保管,如何?"

秦軒將煉魂珠遞了過去.

"嗯?施主,雖然煉魂珠對你沒什麼用,卻也是天下寶物,價值連城."

金光大師眼簾一動,似乎沒想到秦軒會將煉魂珠送給他.

秦軒提出這建議也是有目的的.自己擊殺了那名築基期鬼修,要是那鬼修背後真有什麼千年老鬼之類的後台,那麼想要找上門來顯然只靠兩個蹤跡.

一個是那鬼修的遺灰,但那秦軒之後就銷毀掉了.

另一個就是這枚煉魂珠,如果將煉魂珠送給金光大師,萬一真有千年老鬼之類的找上門來,也跟秦軒無關了.

至于金光大師的安危,秦軒並不擔心.這老僧一看就是修為深厚的那種,頗有掃地神僧的風范,還沒那麼容易翹辮子.

"天下至寶,有德者居之.大師不用客氣."

秦軒巴不得將這燙手山芋送出去,畢竟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如果沒遇上金光大師,秦軒還不會將這東西隨便送人,畢竟那是害了別人,但既然是金光大師就另當別論了.

"阿彌陀佛."

金光大師白眉一挑,伸手接過了煉魂珠,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那煉魂珠便從他手中憑空消失了.

這一幕讓蘇慕情嘖嘖稱奇,心想這金光大師果然是高人.

"既然如此,老僧便收下了."金光大師似笑非笑的望了望秦軒,"施主,還不知你姓甚名甚?"

"晚輩秦軒."

秦軒恭敬的答道.

"找老僧何事?"

金光大師又問.

"確有一事相求."

秦軒面色漸漸凝重,一五一十的將楊玲的遭遇說了出來,最後道:"現在楊玲的魂魄被我置于封靈符內,可惜全是碎片,不知大師可有神通將其拼湊完整,喚出魂魄讓她輪迴?"

"我佛慈悲."

金光大師口宣佛號,歎了口氣.

"此事甚難,不過施主你算是找對人了.也罷,老僧就幫你這一次."

"多謝大師."

秦軒面露喜色.只要金光大師肯幫忙,那就沒有問題了.不光能讓事實真相在蘇慕情面前大白,還能讓楊玲早日超脫,步入輪迴.

"施主,謝字別說太早."金光大師擺了擺手,"老僧這有個問題想要考考你,若你答不上來,此事休得再提."

"大師請問."

秦軒神情嚴肅,知道關鍵時刻來了.

"老僧問你,你可知'阿彌陀佛’四字意思為何?"

這問題一出,秦軒神色一下子有些古怪了.

蘇慕情在身後戳了他一下,輕聲道:"喂,秦軒,這問題你答得上來嗎?"

"答是答得上來,但問題是……"

秦軒摸不著頭腦,回過頭輕聲道:"這問題問了有什麼意義?"

"管他什麼意義呢,答得上來就答唄."

蘇慕情慫恿道.

"阿彌陀佛"四個字什麼意思,蘇慕情沒有研究過佛學,當然不懂.但秦軒卻不一樣,他本身就是劍客,在師父與時俱進的培養下對佛道儒三家經典非常熟悉.

"那我答了."

秦軒咳嗽了一聲,道:"阿彌陀佛四字,其實是從印度梵文音譯而來.簡單可以理解為無量覺,意思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覺.一般人常念這四字,能得到諸天佛菩薩的護佑,如果是佛家修者常念這四字,甚至可以穩固修為,靜心凝神……"

金光大師在一旁聽著,面露微笑點著頭.

蘇慕情一看,感覺有戲,一下子對秦軒更加佩服了,想不到連這種佛家深奧的問題也能回答上來,果然是非一般的劍客呢.

"不錯,施主說得不錯,很有學問."

等秦軒講完,金光大師點了點頭稱贊道,不過很快,他眼中卻露出一絲玩味:"每次有人托老僧辦事,老僧都會問這個問題,到目前為止還是施主你答得最好.可惜……"

金光大師的話戛然而止,聽得秦軒心中咯噔一下.

難不成這樣都還不成?

"放心,這事老僧會幫忙的.只不過,有個地方想要提醒一下施主."

金光大師又捋了一下長長的白眉.

"大師請講."

秦軒肅然道.

高人指點非常難得,秦軒自然珍惜這次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