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我們是黑狼幫的人
"嘶——"

秦軒吃痛,倒吸了一口涼氣,想不到一直成熟自信的蘇慕情也會做出這種舉動.這不是只有傳說中熱戀女孩才會做出的動作嗎?

"李正德,不知道的事情不要亂說,今天你吃錯藥了?"蘇慕情掐了秦軒一下,就瞪著眼望向了李正德.

"眼見為實,鐵證如山,我是不是在亂說你們自己清楚!想不到啊蘇老師,平時看你挺正經的一個人,哪想到會做出這種勾當."

李正德痛心疾首.

"馬勒戈壁的,和他們多廢話什麼?"

車門邊上的綠毛混混不耐煩了,將叼著的煙蒂隨意扔到了一邊,用力砸了兩下車窗,很明顯他們想要把秦軒揍一頓.

有秦軒在,蘇慕情現在一點都不擔心.只是輕聲提醒道:"快點解決,金光寺回來還得去一趟醫院呢……"

秦軒一聽也對,劉教官那邊不知道怎麼樣了,一會兒還得去探望一下.時間可不能就這麼被lang費了,于是猛然將車門推了開去.

砰!

那綠毛混混沒來得及反應,一下子被車門砸中腦袋,瞪大了眼睛往後躺倒下去,竟然就這麼暈了過去!

這家伙似乎是這群混混的首領,一直站在車門旁敲著車窗.秦軒故意這麼一下,讓另外十來名混混全都吃了一驚.

李正德也是嚇了一跳:"順子哥,你怎麼樣?"

"不用看了,他昏過去了.接下去就是你們了."

秦軒走下了車.

"大家一起上!"

一個小混混喊了一聲,率先沖了上來.其他人見狀,紛紛大喝一聲圍了上來,一個個摩拳擦掌.

只有李正德自認為比他們高了一等,覺得自己是文明有素質的人,不宜使用暴力,退到了一邊准備看好戲.

可惜,接下去的場景雖然是好戲,但對李正德來說卻不是……

砰!

咻!

呼!

秦軒隨便活動了一下筋骨,十來名小混混相繼倒地,要麼就是飛了出去,暈倒在地.一切就發生在十秒鍾之內,這還是小混混的進攻速度太慢了.

像這樣的家伙還想空手對付自己,來多少秦軒收拾多少.

這一幕場景將李正德看的目瞪口呆.

"這還是人嗎?"

李正德心中發涼,忽然想起了先前楊光打電話舉報時給自己的警告:"***,那小子恐怕不好對付,最好多做些准備."

這時他才明白,為啥楊光會給自己這個警告.看來他早知道這小子不好對付,這才將這事兒彙報給自己的!

現場小混混只剩了一個人,卻見是個黑臉小伙,睜大了眼不停的往後退:"我草!你敢毆打我們兄弟!"

"有什麼不敢的?正當防衛而已."

秦軒往前踏了一步.

黑臉小伙恐慌了,但很快想起了什麼,惡狠狠的道:"小子,你最好別得意忘形,我們可都是黑狼幫的人,惹火了我們小心吃不了兜著走!"

"黑狼幫?"

秦軒笑了.

"怎麼,怕了?現在跪地求饒還來得及."

黑臉小伙得意了.

秦軒懶得廢話,身影一閃上前將黑臉小伙給踢飛了.

看著自己帶來的小混混全都"陣亡",李正德心中真的膽寒了,嚇得直接轉身就跑.

"跑哪兒去?"

秦軒身形一閃,便擋在了李正德面前.

"啊!秦軒同學,我可是學校老師,你不能打我!"李正德一下子跪倒在地.

"我只是提醒你一下."秦軒沒想到這家伙這麼沒骨氣,竟然被自己嚇得跪了下來.殊不知自己對付小混混的場景已經在李正德心中留下了陰影……

"同學你盡管講!"李正德顫抖著說道.

他怕被打,非常怕.

因為他有個哥哥是混黑道的,有一次不知惹了誰,竟然直接被打得雙腿殘廢,下半生只能癱瘓度過.

他不想自己也被打成那個樣子,哪怕裝慫,也絕不能被打殘.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他自認為自己這樣忍辱負重是值得的.

"我和蘇老師有正事要辦,沒時間跟你啰嗦.你回去最好別胡亂宣揚什麼,不然給我添了麻煩有你好看."

秦軒冷聲警告道.

"是是是!我曉得!"

李正德連連點頭.

但他心中卻是更確定了,蘇慕情跟這秦軒有一腿啊.唉,也不知道這秦軒是什麼身份,竟然這麼牛逼,剛進學校就把蘇慕情給泡到手了.

秦軒並不知他心中怎麼想的,也懶得去了解,重重拍了拍李正德的肩膀,然後離開了.

這兩下拍的李正德肩膀生疼,但好在沒將他打暈或者打飛,讓他松了口氣.

看著雪佛蘭朝著山上絕塵而去,李正德不由自主吞了口口水.想到蘇慕情那樣一個美女即將在山上跟別人"辦正事",他心里就不是滋味.

"看來得把這事告訴李世豪,他肯定有辦法."

李正德心中想著,掏出了手機.

……

將軍山,金光寺.

秦軒與蘇慕情又一次站在了那個小和尚面前.

"我叫秦軒,昨天來過一次.請問金光大師今日可在?"

秦軒很有禮貌的問了一句.

"師傅不在.我會記得你名字的,你改天再來."

小和尚瞧了他一眼,淡定的說道.

蘇慕情眼中一抹失望之色閃過,心想果然,那金光大師又不在,這下子又白跑一趟了.

"行,辛苦你了.那我們改天再來."

秦軒笑了一笑,轉身就走.

他可以感覺到,寺廟深處的確存在一個強大的佛家大師氣息,但人家似乎不願意見自己,何必強求?

"我們就這麼走了?"

蘇慕情有些不甘心.

"要不然呢?"

秦軒有些好笑.

蘇慕情一想也對,既然金光大師不在還留在這里做什麼?她只是感覺每天這樣來一次太傻了……

兩人轉身離去,但忽然,一聲極具氣勢的大笑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

"哈哈哈哈哈!施主請留步."

聲音響亮,氣勢雄渾,讓秦軒一下子站定了腳步:來了!

這一下,秦軒更加確信對方修為高深,因為這聲大喊完全只有他一個人能聽到,身旁的蘇慕情竟然什麼都沒覺察到.

不達到某種高深的層次,根本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停."

秦軒拉住蘇慕情一條手臂,輕聲說道.

"怎麼了?"

蘇慕情奇怪.

"金光大師來了."

秦軒笑了笑,轉過了身去.

果然,一名慈眉善目的白眉老僧正一步步朝著他們走來,面上帶著溫和的微笑,閑庭信步,怡然自得,絲毫不像剛剛大喊了一句的樣子.

只看了一眼,秦軒便覺得有一股王霸之氣撲面而來.

"師父,您……"

旁邊小和尚吃了一驚,連忙上前行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