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鄒青書表白了
"你感覺怎麼樣?昨晚那鬼修實力可不弱.你幫青綰擋了一下元氣大傷,最近在家好好休息休息,我替青綰謝謝你了."

秦軒朝水仙看了又看,看得她都臉紅了.

"沒事的,主人.只要……只要主人們不趕走水仙就行了……"

"……"

秦軒無語.

這小妖精直到現在還一口一個"主人"的,看來是真改不掉了.

"傻妹妹,我們怎麼會趕你走呢?"東方青綰一臉無奈,"放心住下.誰要是想趕你走,姐姐第一個幫你切了他."

秦軒聞言,不由一陣哆嗦,想不到平時溫婉如水的東方青綰也會有這麼暴力的一面.

很顯然,一晚上過去她跟水仙關系進展神速,都已經以姐妹相稱了.當然,經過那鬼修一事,兩女可說是生死之交,關系好也是正常.

……

福哥開車來到了別墅門口.

以後每天早上,福哥都會很早來到這邊接他們去學校,可說是兢兢業業,毫無怨言.

"嗯?"

看到從別墅出來的東方青綰,福哥不由皺了皺眉.

"怎麼了?"

東方青綰有些奇怪.

"小姐,昨晚在這邊睡得還習慣?"福哥尊敬的問道.

"嗯,很好啊."

東方青綰輕輕點頭.

"我看小姐看起來有些憔悴,呵呵.既然沒事那就上車."福哥笑了一笑,意味深長的望了秦軒一眼,然後回到了駕駛位上.

秦軒估計他肯定亂想了些什麼,但為了不讓他和東方驚濤擔心,只好什麼都沒解釋.鬼修這類玩意兒,還是別輕易讓普通人知道的好.

這樣一來,福哥一路上都有些古怪的望著秦軒,讓他頗不自在.

直到到了金陵大學門口,東方青綰和柳千千先下了車,福哥這才喊了秦軒一聲:"秦兄弟.我問你個事兒,你如實回答."

"是有關青綰的事嗎?"

秦軒猜道.

"不錯."

福哥重重一點頭,鄭重道:"東方家是把小姐交給你了.雖然我相信你,但老實說昨晚怎麼回事?小姐憔悴的樣子誰都看得出來."

"這個嘛,估計是水土不服,昨晚沒睡好."

秦軒撓了撓頭.

"是嗎?沒遇到什麼危險?"

福哥擔心的是這個.

"沒有.你放心,這三個月我一定不會讓她出任何事的."

"那就好.我先走了."

福哥點了點頭,想了想,終于開車離去.

秦軒望著他離開,心中有點愧疚.

"抱歉了,有關鬼修的事真不能隨便說……"

正想著,忽然校門口一連串驚呼聲傳了過來,引起了秦軒的注意.

連忙轉過頭去一看,不由嚇了一跳.

只見東方青綰跟柳千千正站在校門口等著自己呢,而四周圍上了好多學生指指點點.當然,指指點點的對象並非她們兩位美女,而是正在朝她們緩緩走來的一名男生.

那名男生身穿整齊的黑色西服,帶著一副金絲邊眼鏡,整個人顯得斯斯文文的,很有社會成功人士的范兒.

這人秦軒認識,正是他們班的鄒青書,周小瑜班長的給力競爭者.

"哎呀快看,好像等到了!"

"是啊.我說那帥哥等誰呢,原來是咱校花啊."

"聽說他一大早就在這邊等著了,到現在都站了一個多小時了,真辛苦啊."

……

聽著周圍人的竊竊私語,秦軒對那鄒青書頓時刮目相看.

這時,鄒青書終于來到了東方青綰的面前,無比深情的望著她.兩女同時皺了皺眉,不知道眼前這男生想要干啥.

"表白!"

"表白!"

"表白!"

一群學生在周圍起哄.

在周圍熱烈的呼聲中,鄒青書雙手顫抖著舉到了面前,頓時引起一片贊歎聲,因為他手中持著一束鮮豔的紅玫瑰,正是代表一心一意的愛情.

此時,他望著東方青綰絕美的容顏有些激動.

他鄒青書,何曾與心目中的女神這麼接近過?

昨天有人告訴他,喜歡一個女孩就要趁早下手,不然被別人收去了可就後悔莫及了.于是他痛定思痛,決定今天一大早就在校門口等待東方青綰的到來.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早晨涼風中站了一個多小時,他終于見到了朝思暮想的靚麗身影.

"青綰,自從我見到你的第一眼……"

整理了一下思緒,鄒青書說出了第一句話.

"停停停,停!"

柳千千毫不客氣的打斷了他.

"額……"

鄒青書一時愕然,一下子忘記接下去該怎麼說了.

柳千千望著鄒青書,笑嘻嘻的開始說道:"自從我見到你的第一眼……"

這話一出,鄒青書心中那個激動啊!難不成,今天自己走桃花運了?還沒跟心目中的女神表白,就有另一個校花要追求自己?

不行,自己一定不能答應!一定要表現出對東方青綰忠貞不二的愛慕之情……

"……就覺得你不是什麼好人.你想跟青綰表白,她一定不會看上你的."

柳千千把話說完了.

鄒青書聽了,一下子淚流滿面.周圍的學生也一下子哄笑了一聲,讓鄒青書感覺顏面無存,又有些委屈了.自己怎麼就不是好人了?

東方青綰看了看他手中的紅玫瑰,感覺有些無奈,只好接下去說道:"其實,剛剛聽了你第一句話,我就知道你接下去想說什麼了……很抱歉我不能接受你."

東方青綰把話說完了,然後道了個歉.

鄒青書感覺自己心都碎了,似乎一下子從人間掉到了地獄.

周圍學生一個個歎著"可惜",只不過,這結果卻是大多數人猜得到的……

"呵呵.走,軍訓快開始了."

無視痛苦的鄒青書,秦軒終于走了上來笑著說道.兩女見他來了,自然而然想要跟著離開.

"等等."

鄒青書忽然阻止道,充滿敵意的望向了秦軒.

"哦?你想怎麼."

秦軒問道.

"青綰,千千……"

"喂,我都不認識你,別叫得這麼親密好?"柳千千不滿的瞪了鄒青書一眼.

"額,好,兩位美女."

鄒青書尷尬的改口,但他頓了一頓之後,一下子變得神情嚴肅,似乎有什麼重要的話要講.這讓周圍學生全都凝神傾聽起來.

就連秦軒都有些好奇了.這家伙難道還想糾纏不清,死纏爛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