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紫微斗數
"怎麼樣?水仙她沒事?"

東方青綰緊張的問道.

秦軒搖了搖頭:"應該沒什麼大礙.她這人形的幻化出來的,那鬼修雖然一抓抓穿了她的心髒,但她的要害根本不在那邊."

"那她怎麼昏迷不醒?"

東方青綰看著水仙柔美的面容,很是過意不去.

"應該是靈氣失去太多了,我這有個小瓶."秦軒從懷中取出一個小瓶,赫然便是之前在操場上治療東方青綰的那個.

"這里儲存著不少天地靈氣.我運動真元將靈氣輸入她體內,再休息一晚上應該就沒事了."

"嗯,聽你的."

東方青綰知道秦軒救自己就用的這個小瓶,抿著嘴唇點了點頭.

秦軒在兩女注視中,將小瓶中一部分靈氣輸送進了水仙的身體內.經過兩次治療,這小瓶內的天地靈氣就只剩下三分之一了.

接下去,水仙只要好好休息就沒事了.

"青綰,對不起……"

柳千千紅著眼睛說道.

"你說什麼對不起?"

秦軒阻止她繼續說下去,轉頭望著她道:"丫頭跟我來,現在還不是說對不起的時候.既然有一個鬼修敢進入我們別墅,難保不會還有第二個.看來需要對這好好別墅布置一下了."

"那水仙由我來照顧."

東方青綰連忙說了一聲.

"行,你先扶她上去休息."秦軒點了點頭.

看著東方青綰扶著水仙上樓,柳千千咬了咬牙:"這鬼修還真是不要命了.就算真吸收到了玄陰之氣,修煉界也不會放過他,還真是瘋了."

"看來我們都低估了玄陰之氣對鬼修的吸引力."

秦軒沉聲說道.

魔修,妖修這類的,至少還是活生生的生命.但鬼修,卻是毫無生命氣息的魂魄,也因此秦軒剛剛敢于直接將那鬼修擊殺,而不怕影響到自己的劍心修為.

一般鬼修根本不敢在人前出現,更別提附體奪舍在人體身上,不然絕對會被整個修煉界追殺.

但現在看來,玄陰之氣的誘惑力遠超秦軒的想象.

"丫頭來.把那鬼修的遺體展示在別墅大門口.我去在別墅內布置一下符陣."秦軒安排說道.

"好,我這就去."

柳千千點了點頭,轉身將那鬼修化成的一堆粉末裝在了一個小瓶子中.那是一堆黑色粉末,看起來宛如焦炭一般,如果是修煉界的人能夠很輕易的感受到其中鬼修的氣息.

這麼個玩意兒掛在別墅門口,很顯然能震懾一下其他鬼修,如果附近還有的話……

當然,這也僅僅只是震懾而已.真正要防止意外,還是靠秦軒這邊的工作.跟著師父混了這麼多年,秦軒對于驅鬼還是有些門道的.

紫微陰陽陣,是古老的紫微斗數中記載的內容.只要按一定星象排列陣符,通過引導九天星辰之力,完全可以使陣法發揮出布陣者十數倍的威力,專門用來對付鬼怪這類屬性為陰的東西.

紫微斗數,是根據《周易》演變而來的一種星象術,屬于華夏傳統相術的一支,而且位列"五大神數"之首.

傳統的紫微斗數,是運用星象推算人們吉凶禍福的.但經過一代又一代劍道高手改良,逐漸成為功能駁雜的術法.

柳千千剛下山的時候就運用紫微斗數,成功算到了秦軒居住的地方.雖然有點偏差,不過她那是半吊子的紫微斗數,算差純屬正常.

而秦軒就不同了,自從拜師以來,師父對他每天都嚴厲要求,雖說不上完全理解紫微斗數的內容,但也能說是融會貫通了.

推算熟悉的人的位置,利用頭發等追蹤,以及紫微陰陽陣法,都屬于紫微斗數的范疇.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其他功能,通曉紫微斗數,可說是一名合格的劍客必須具備的素質.

"七殺,貪狼,巨門,天梁,武曲……"

在整個別墅范圍內的十四個位置,秦軒各自放上了兩張黃紙符咒.這符咒一直藏在他的紫檀木劍匣內層,這時終于派上了用場.

附上秦軒的真氣之後,兩張黃紙符咒便會開始產生效果,分別代表了該處陰,陽兩種氣息.

平時,天地間任何一處都是陰陽兩氣平衡.今後若是有鬼修偷偷進入別墅,擾亂別墅范圍內的陰陽協調,那麼整個紫微陰陽陣便會無情發動,只要修為不比秦軒強上十倍,立斃當場.

這樣一來,外有師父布置的驅煞禁制,內有紫微陰陽陣,基本無憂了.除非那些潛修的鬼修老祖宗們跑出來,不然根本破不了精妙的紫微陰陽陣.

"丫頭,搞定沒?"

秦軒下了樓來,卻沒見到柳千千人影.側耳一聽,忽然發現廚房中似乎有動靜,便悄悄走過去往里看了一眼.

"哎呀——"

柳千千正在廚房內辛勤炒菜,感覺到門口的動靜不由嚇了一跳.

"你會做菜?"

秦軒面色古怪.

"水仙她一天就學會了,我不相信我不會."柳千千哼哼道.她始終感覺水仙受傷是因為她不聽話,因此沒了水仙做菜,她決定親自操刀.

"好,做好了叫我.我累死了,先上去休息會兒."

秦軒雖然懷疑,但也不好打擊柳千千的自信心,自顧自離開了.跑到別墅門口朝外面一看,只見裝有那鬼修粉末的小瓶子被掛在了別墅大門最頂端,散發著濃重的威懾意味.

"這樣暫時是無礙了.只不過,等青綰十八歲生日越來越近,玄陰丹恐怕會吸引來更多鬼修.到時候,這麼點玩意兒可就阻擋不住了,特別是……"

秦軒眯了眯眼睛.

從今天的情形看來,玄陰之氣足以誘惑一名鬼修鋌而走險.那麼對鬼修來說更珍貴的玄陰丹呢?

東方青綰生日那天,說不好真會引來一些鬼修中的老祖宗.

"這曆練任務,不簡單啊."秦軒心中微歎.

就在這時,他懷中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拿出一看,原來是趙龍打來的電話.

"師兄."

"嗯.秦師弟,今天東方丫頭就要住你那了,一切還順利?"趙龍爽朗的聲音傳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