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劍印八訣
劍印八訣,是蜀山劍派很基礎的一項劍術.以體內真氣為引,通過長劍在虛空中劃出不同形狀的刻痕,可以產生不同的效果.

降魔劍印,便是劍印八訣中基礎的一招,對鬼修,魔修具有較強的克制作用.

金色劍光照亮了整個別墅上空,將聞聲跑到大廳門口的東方青綰,水仙嚇了一跳.柳千千見狀也是一喜,蜀山劍派劍印八訣的威力她是再熟悉不過了.

"愚蠢……至極!"

鬼修借著"豹哥"的臉表現出一副不屑的模樣,忽然單手在虛空中一抓,一顆血紅色珠子頓時攜著無盡陰風出現在他手中!

轟!

一聲巨響隨後傳來,金色的降魔劍印攜萬鈞之勢轟擊在原本鬼修所在的地方,大理石地面都被轟了開來,碎石翻飛,塵土激揚.

然而,那鬼修所在處卻只剩下一片淡紅色薄霧,完全不見了蹤影.

"小心!"

秦軒瞬間反應過來,朝著別墅門口望了過去,只見東方青綰面前忽然出現一片淡紅色薄霧,一片陰寒氣息讓東方青綰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鬼修之前與東方青綰十多米的距離,竟然轉瞬及至!

"這是鬼影瞬移的法訣,那血紅色珠子非同尋常——"

秦軒震驚.

想不到眼前這鬼修擁有如此修為,竟然能夠施展鬼影瞬移.這項鬼修的法訣流傳已久,但真正能學會的鬼修,整個世上都沒多少.

更何況想要施展鬼影瞬移,並非易事.眼前這鬼修也只是靠著那顆血紅色珠子,強行施為而已,對自身修為損傷很大.

看來為了得到玄陰之氣,這名鬼修拼命了.

隨著一片淡紅色薄霧在東方青綰面前聚集,秦軒連忙咬了咬牙,單手持劍在半空中快速劃出幾道刻痕.

"嘿嘿……玄陰之氣……是我的了!"

鬼修陰森森的聲音傳了出來,一只枯瘦的手掌從淡紅色薄霧中伸了出來,朝著完全沒反應過來的東方青綰抓了過去.

要是被那鬼修一抓抓到,那麼東方青綰全身精血都會隨著玄陰之氣一同被吸光,定無活路.

"啊!"

就在東方青綰以為自己不能幸免的時候,忽然一道柔弱的身軀擋在了她的面前.

鬼修眼中閃現出一抹不耐煩的神色,卻沒有停下自己的動作.就在下一刻,那一只枯瘦手掌一下子抓了上來,刺進了沖過來擋著的人身上.

"噗——"

噴出了一口鮮血過後,那身影在東方青綰面前慢慢倒下.

"水仙?!"

東方青綰連忙驚呼了一聲.她這才發現,剛剛還很害羞,不知道怎麼面對自己和柳千千的水仙,此時竟毫不猶豫替自己擋了一下.

心中大為感動,連忙上前一步將水仙柔弱身軀扶在了懷中.

這時柳千千也反應過來,身形穩穩的擋在了東方青綰面前.

她很後悔,要是自己乖乖聽秦軒的話一直保護在東方青綰身邊,水仙也就不會出事了……正想對那鬼修出劍,忽然發現有些不對勁.

抬頭一看,卻見之前那淡紅色薄霧已經消散不見,鬼修的身體僵硬的站在跟前,雙眼死死的盯著東方青綰,卻沒有絲毫動作.

那鬼修光是舉著一只枯瘦手掌,想動卻動彈不得,整個身體像是被束縛住了.

往下一看,只見一道天藍色虛幻劍影斜斜的插在了鬼修地面的影子上,正是這道劍影讓他無法動彈.

"縛智劍印!"

柳千千吃了一驚.

蜀山劍派的劍印八訣,總共八個招式.其中四個簡單易學,例如先前的降魔劍印,因此秦軒使出降魔劍印並未使柳千千吃驚.

但這招縛智劍印,卻是劍印八訣中第五個招式,極難學會.當然,一旦用出來效果也是驚人的,當前這鬼修便在猝不及防之下被秦軒完全限制住了行動.

"全都讓開!"

秦軒的聲音響起,讓柳千千連忙反應過來,退後一步抓緊了東方青綰和水仙的手臂,然後帶著兩人往旁邊一退.

"劍印八訣,淨世劍印!"

唰!

唰!

秦軒面前接連出現好幾道鮮紅色的刻痕,逐漸組成一朵紅色蓮花形狀,隨後朝著大廳門口的鬼修席卷而來.

絲毫不能動彈的鬼修瞪大了眼睛,卻連一絲聲音都不能發出來,眼睜睜的看著淨世紅蓮朝著自己逼近而來.

滋滋滋!

很快,那鬼修被淨世劍印劃出的紅蓮整個兒籠罩在了其中,隨後一陣碳烤的聲音傳了出來.

東方青綰,柳千千只覺得滿眼都被耀眼的紅光占據,完全看不到其他任何東西.

等到紅光逐漸變淡,直到消失,四周重新變得一片甯靜,原本張牙舞爪的鬼修,此時已經連影子都見不著了.

鬼修,滅!

秦軒站在別墅大廳門前,從一捧黑乎乎的灰燼中拾起了一顆血紅色珠子.

"這就是那鬼修使用的法寶嗎……"

秦軒眯了眯眼,很清楚的感受到血紅色珠子內一股股翻騰的血氣.很顯然,這珠子乃是一枚邪惡之物,並且頗為珍貴.

畢竟,一個只有築基期的小小鬼修都能靠著這顆珠子使出鬼影瞬移法訣,可見這珠子對鬼修的實力增強有多麼明顯.

可惜的是,秦軒作為一名劍客,大概是用不上這枚珠子了.

"小秦軒!剛剛那就是……劍印八訣的第六訣,淨世劍印?"

柳千千有些不敢相信.

"是."

"你怎會這麼變態,劍印八訣的第六訣——"柳千千驚訝更甚.

"我會告訴你,劍印八訣我已經全都修煉會了麼?"

秦軒說了一聲,然後望向東方青綰抱著水仙的方向.

剛剛東方青綰差點沒命,他全都看在眼里.這與柳千千擅自跑來想要幫自己有一定關系,誰讓她不好好保護東方青綰的?

但秦軒當然不會責怪柳千千.因為保護東方青綰原本就只是自己的任務,他怎可推卸責任?這一切,只能怪那鬼修太讓人出乎預料,竟然能施展出鬼影瞬移法訣.

"水仙怎麼樣?"

秦軒問道.

"不知道,她昏過去了."東方青綰緊緊抱著水仙,眼淚都流出來了.

這還是她第一次真正見到鬼之類的東西,也是她第一次對自己體質的危險性重視了起來.

秦軒很快來到她身邊,看了看她懷中閉著眼睛的水仙,不由皺了皺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