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極品教官
"是我,你就是渡邊野?"

秦軒淡淡問道.

"我的挑戰,不要忘記."

渡邊野點了點頭,冷著張臉的說道.

"哦?這我當然沒忘.不過打架的時間和地點你都沒說,讓我怎麼赴約?"

秦軒輕笑一聲.

"哼.等你訓練完成.地點到時候再定,告辭."

渡邊野嘴角抽動了一下,轉身就走.

旁邊的學生聽著兩人的對話,都感覺有些失望.就這樣?每人兩句話就完事兒了,這也太沒意思了,讓人掃興啊!

他們都還以為就在這校門口會打起來呢.

但當他們心中失望的時候,秦軒卻忽然喊了一聲出來:"等等."

這一聲,讓周圍學生全都睜大了眼睛,心想來了,要打起來了!

"秦軒君還有何指教?"

渡邊野回頭問道.

"我沒叫你,我是叫那小子."

秦軒指了指跟在渡邊野身後的加藤真二.

渡邊野微微皺眉,加藤真二不等他說話,便咬了咬牙上了前來:"秦軒,你別以為我好欺負.惹火了我一樣不會讓你好過."

"我可沒說要欺負你."秦軒嘿嘿一笑,"只是想提醒一下."

"快說."

加藤真二不耐煩的說道.主要他看渡邊野在等自己,非常不好意思,因為他剛剛認了渡邊野做老大的.

"忍者是."秦軒笑了笑,悄然傳音過去,"既然來了我華夏那就安穩點,不然說不定哪天就橫尸街頭……"

"你威脅我!"

加藤真二咬了咬牙.

"我說的是事實,至于你信不信,你自己看著辦."

秦軒搖搖頭,終于跟蘇慕情離開了.

一群學生又一次大失所望.原本以為要打起來了,結果還是沒打,更氣人的是秦軒傳音的那句話他們根本聽不到,于是一個個全都莫名其妙.

劍哥威脅那加藤真二什麼了?

……

跟蘇慕情分開之後,秦軒繼續回到操場上參加軍訓.

雖然劉教官在校門口出了車禍,但新生軍訓自然不可能因為這個而取消.只不過因為劉教官還在醫院,因此秦軒他們的教官換了一個.

"雙腿並攏!"

"挺胸!"

"眼睛看著前方!"

鼻子上長了顆大痣的高瘦教官臉色鐵青的訓著秦軒他們方陣,幾乎每個人都被這教官罵了一頓.

"你說這個逼怎麼回事?"

休息的時候,周小瑜很不爽的在一旁小聲說道.

"誰知道,像是他老婆被人強女干了一樣."

一旁營銷系的楊光毫無顧忌的罵道.楊光跟東方文豪一個班的,軍訓自然也在一個方陣.

很不巧的是,他這句話被那大痣教官聽到了.

"你剛剛說什麼?"

大痣教官走到楊光面前,站得筆直.

"你聽到我說什麼了?"

楊光不為所動,面帶不屑.

"你給我站起來!到中間去!給我站一下午,中間不准休息!"

大痣教官大罵了一句.

"憑什麼?"

楊光非常不滿.

"就憑我是你教官!你不去是,軍訓學分別拿了."

大痣教官冷笑了一聲.

楊光這才不情願的走到了跑道中央,頂著烈日站了起來.秦軒看在眼里,雖然對楊光那人不喜,但卻也覺得他有些可憐.

也不知道這大痣教官是不是吃了一桶火藥,這麼凶殘……

被分到了這樣的教官,秦軒他們方陣的人都覺得自己倒黴透頂了.完全不同于上午解散時候的興高采烈,下午解散的時候一群人全都沒精打采的,就連周小瑜都變得半死不活的樣子.

"誰能告訴我這他嗎教官是哪里來的?"

東方文豪恨恨說道.

"還是咱劉教官好啊,唉."

周小瑜歎了口氣.

"秦哥,你一向牛逼的.我看之前那個上校很看重你,要不你去提個意見,看能不能給咱換個教官?"

高鐵哭喪著臉問道.

"這嘛,不關我事."

秦軒當然不會跟趙軍談這種事,那也太小孩子氣了.何況在秦軒看來,教官嚴厲一些也是有好處的.

嗯,雖然這個大痣教官是嚴厲的過頭了……

"小秦軒!嘻嘻,終于等到你了."

來到校門口的時候,忽然一個輕快的聲音從一旁傳了過來.眾人轉過頭去一看,卻見身穿一件黑色花紋雪紡連衣裙的美麗少女正跑了過來,面上帶著調皮的笑容,正是柳千千.

"咳咳,丫頭你在這等我?"

秦軒有些意外,咳嗽了一聲問道.

"我不等你還等誰呀?"

柳千千走到了秦軒旁邊,忽然一眼望去,只覺得這一堆男生死氣沉沉的,感覺有些不對勁:"喂,你們這是怎麼了?一點都沒有男子漢的氣概呀,才軍訓一天就成這樣啦?"

周小瑜見她誤會,一下子急了,解釋道:"千千,可不是你想的那樣."

"那是怎樣?"

柳千千更好奇了.

"下午我們換了個教官.那教官真是跟誰欠了他幾百萬似的,看一個罵一個.這要是之後軍訓還一直是他,豈不是悲催死了?"

周小瑜感覺一層厚厚的烏云堆積在自己的頭頂……

"換了個教官?"柳千千眼前一亮,"話說今天我們也換了個教官呢.上午那個家伙可討厭了,老盯著人家胸口看,還好我們好多女生聯合舉報,下午就把他給換走了."

"哦?你們也換了?"周小瑜詫異,"你說的討厭的那個,長什麼樣?"

"高高瘦瘦的,鼻子上還有顆大痣——"

柳千千說到一半,眾男生直接張大了嘴.

"我擦啊!敢情是把你說的那個換到我們這方陣來了."周小瑜感覺有些悲催.

原來那大痣教官上午在帶中文系的女生……由于行為不檢點,被眾多女生舉報,剛好秦軒這邊的劉教官出了事兒,于是把他調了過來.

不是喜歡盯著女生胸口看麼?調到了男生方陣,看你還能看什麼.

而那大痣教官對秦軒他們這麼凶,並不只是因為沒有女生看了.更因為被眾多女生聯名舉報,等趙軍回來還要面臨嚴厲的處罰……

"喂喂喂,那我很好奇呀."

柳千千眯著眼甩了甩秦軒手臂:"他們都被罵了,那小秦軒你有沒有被罵呀?"

秦軒的手臂被她甩著,自然而然碰到了她身上一些不該碰到的地方,不由有些尷尬.感覺著她胸前傳來的陣陣柔軟,秦軒心想這丫頭還真是一點都不讓人省心.

還好是自己,咳咳,不會跟她計較.這要是換了別人,豈不是被占盡便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