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囂張跋扈
"追上去!"

秦軒連忙喊道.這時他略微皺眉,因為被奧迪車撞飛的那人身上穿著一件軍裝,看款式很顯然是帶新生軍訓的某位教官.

從身形上看,秦軒還略微有點熟悉的感覺.

"我知道."

蘇慕情同樣望著那輛奧迪a6,神情凝重.

在學校門口公然撞了人還想逃脫,簡直是癡心妄想.路邊很快有人打了110和120,眼看著黑色奧迪逃脫,都只能記下了車牌號.

蘇慕情開車追了一小段距離,秦軒忽然皺眉道:"不行,你這車速度太慢了."

"那怎麼辦?"

蘇慕情看著那輛黑色奧迪越來越遠,不由也有些心急.

"停車."

秦軒道.

"什麼?"

蘇慕情有些不解.

"我說停車,我去追他."

秦軒望了她一眼.

"你……你怎麼追他?"

蘇慕情並不知道秦軒有多麼恐怖的速度,感覺這話有些像天方夜譚了.

"這個以後再解釋,現在還是追上那家伙要緊,你相信我."

"好."

蘇慕情咬了咬牙,將雪佛蘭停靠在了路邊.趁這個當口,那輛黑色奧迪都快從兩人視野中消失了,很顯然,那家伙開車速度絕對超過了一百碼.

要知道剛剛蘇慕情都是開了七十碼追的,但兩者距離卻是越來越遠.

秦軒毫不猶豫下了車,眼神一下子變得冰冷,緊緊盯著前方遠處的黑色奧迪車.丹田劍心中的真氣開始逐漸凝聚到了雙腳之上,暗自運轉**.

一步,兩步,三步.

秦軒身影頓時如鬼魅般竄了出去,僅僅片刻便跑出了百米距離!

這將蘇慕情驚得瞪大了眼,這麼快的速度那還是人嗎?但一想到之前秦軒兩次救了自己的場景,心中也就稍微有點理解了.

"喂,哥,是我.我這兒出了點事……那人車牌號……"

蘇慕情停下車來也不是什麼都沒做,連忙打電話給自己家里.

……

秦軒健步如飛,神速追趕著那輛黑色奧迪.

唰!

唰!

一步一步重重的踏在地上,卻只傳出一聲聲輕微的響聲,而他整個身影靈動飄逸,不到一分鍾時間便靠近了那輛黑色奧迪.

此時路上有其他車主,一個個紛紛像見了鬼一樣.奧迪車在前面飛馳,一個人在後面跑著追,這是在做夢嗎?

"給老子停下!"

秦軒靠近奧迪車百米距離,頓時一聲怒吼喊出,震得道路兩旁的樹葉紛紛掉落,伴隨秋風漫天飛舞.

滋滋!

黑色奧迪不為所動,繼續在馬路上飛馳.

鏘!

秦軒背後太清劍終于出鞘了.

"天外飛仙——破!"

光天化日之下,秦軒持劍橫揮了一下,頓時一道並不怎麼明顯的劍氣席卷而出,朝著奧迪車的後輪胎射去.

砰!

轟然一聲巨響,奧迪車的後輪胎直接被劍氣轟爆,整輛車頓時失靈.追逐了這麼長一段距離,兩人所在位置算是偏僻了,周圍一輛其他車都沒有,因此秦軒才會肆無忌憚的揮出劍氣.

奧迪車後輪報廢,整輛車一下子歪扭著滑出了一大段距離,最終撞在了路邊一棵大樹上,轟隆一聲停了下來.

秦軒朝著奧迪車走去,還沒到車邊上呢,車內一個年輕人就罵罵咧咧的走出來了.

"我草你嗎比!搞什麼鳥東西!"

年輕人左右望了一眼,只看見秦軒離自己最近,連忙面色不善的指了過來:"你!說你呢!找死是不是?"

"你才找死."

秦軒冷冷一聲.

年輕人東倒西歪的往路邊走了兩步:"從沒有人敢這麼對老子說話.你小子倒是大膽,哈……信不信老子找人砍死你?"

"這些話等你進了牢房再說."

秦軒一看就知道這家伙喝了酒,而且喝了不是一點半點.怪不得沒事開車開得那麼快,撞了人都不停下來.

秦軒看了他幾眼,忽然發覺這家伙有些面熟,國字臉,滿臉的囂張跋扈,身上名表,名鞋,名牌西服,看起來像是很有背景.但想了半天卻可以肯定,自己以前絕對沒見過這樣的年輕人.

"進牢房?你算什麼東西,能讓老子進牢房?"

年輕人面帶不屑,忽然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還好扶在了自己那輛奧迪車尾.

"酒駕,超速,撞人,還不夠你進牢房?"

"撞人?好像是有這回事,老子記不清了.不過就憑這就能讓老子進牢房?你!嗝!你太天真了.你知道我爸是誰嗎?"

年輕人明顯已經神志不清了.

秦軒掏出電話,給蘇慕情打了過去:"這家伙酒駕,大醉著呢.警察來了就讓他們沿著路走,我在這兒看著他."

"嗯,警察已經在校門口了,我這就通知他們."

蘇慕情連忙說道,然後掛斷了電話.

金陵大學門口出車禍,警察的反應速度非常快.僅僅這麼幾分鍾,附近派出所不少警察都到了現場維持秩序.

只不過,前來抓人的卻是金陵市公安局來的人,沒幾分鍾,好幾輛警車相繼停在了秦軒旁邊,將那名醉酒的年輕人不由分說拉進了警車.

一個中年警察在一旁冷笑著:"沒想到他老子剛出事,他小子也犯了事兒,這下金陵一下子少了兩個毒瘤."

秦軒在一旁聽得清楚,不由一皺眉:"他老子是誰?"

要不是看那年輕人略微有些面熟,秦軒早就直接離開了.但既然這中年警察知道,倒不妨問問清楚.

"雷金德,昨晚剛被捕的,不知道你聽說沒.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

中年警察看著秦軒一身迷彩服,知道就是他將奧迪車攔下來的,不由有些好奇.

"原來是雷金德的兒子,怪不得這麼囂張,還有一股土豪的氣息……"

秦軒心中了然,跟警察告辭了一聲便忽然離去.

"喂,等等——"

中年警察連忙想要阻止,但卻哪里更得上秦軒的腳步?片刻就不見了秦軒的蹤影.中年警察一陣無語,原本發生這事兒肯定需要有人去警局做筆錄的,但沒想到秦軒竟然跑了.

"隊長,看這奧迪的後輪!"

這時一個手下前來報告.

中年警察連忙上前一看,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只見奧迪車的兩個後輪幾乎在同一位置被切開了兩條口子,兩個輪胎都變得稀爛.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這邊警察百思不得其解,而秦軒已經快速回到了金陵大學校門口.

好多附近派出所的民警在周圍維持著秩序,為首的正是有過一面之緣的馬姓警察.他是楊光的關系戶,上回在川菜館還跟秦軒起過沖突的.

"全都不准靠近,救護車馬上就來!"

雖然民警們不停的喊著,但周圍聚集起來的學生卻越來越多.秦軒朝警察中央望去,卻見之前那被撞的教官仍然躺在地上昏迷著,不過地上倒是沒有血跡,看來是受的是內傷.

"是劉教官?"

秦軒忽然眉頭一皺,因為他發現那因為救人被撞的人正是帶自己方陣的劉教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