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游行示威?
第二天,風和日麗,最高溫度高達三十二攝氏度,是個軍訓的好天氣,同時也是全國各地大一新生痛恨的天氣.

秦軒起床開門,忽然愣了.

只見柳千千穿著那件黑色花紋連衣裙,歪斜著靠在自己房間門口睡的正香,胸前一大片雪白又被秦軒收入眼底.

俗話說"有溝必火".

秦軒要是現在給她拍張照傳到網上去,絕對會火,並且是大火……

不過他自然不會這麼做.

"丫頭,起床了."

"啊……"

柳千千嚇了一跳,連忙跳了起來.仔細一看只有秦軒站在自己面前,大為不快:"竟敢打擾本姑娘睡覺,該當何罪?"

"算了.今天軍訓第一天,你不想上學了?文學院中文系二班,去了學校再打個電話給華教授,我就不管你了."

秦軒頭也不回的下了樓去.

"喂喂喂,小秦軒,等等我呀,我餓了!"

柳千千連忙追了上來.

"說,你大清早的又蹲在我房門口做什麼?"秦軒撇撇嘴.就知道吃,怎麼就吃不胖呢?

"哪有大清早的就蹲在……"說起這個柳千千就很不爽,"本姑娘是整晚都蹲在那呢,本來想聽聽會不會從你房間傳來奇怪的聲音,可惜蹲到一半睡著了."

"奇怪的聲音?"

秦軒哭笑不得.

"是啊,如果你藏了女人在別墅,肯定會有奇怪的聲音傳出來……哼哼,本姑娘明天繼續蹲你."

柳千千下定了決心,一定要把秦軒藏的女人給揪出來.

秦軒看著她略有些單薄的身體,搖搖頭道:"得了.以後別這麼傻乎乎的,免得生病又給我添麻煩.好好的床上不睡,偏要蹲在房門口,我見過的人就屬你最傻了."

"誰讓你不老實交代的?"

柳千千說完,忽然變得眼淚汪汪的,"我從小到大就只有你一個朋友,沒想到連你都對我藏著掖著,我……"

她眼淚一出,秦軒就招架不住了.

"好了丫頭,吃飯.我真沒藏女人,最多藏了個女妖精."

秦軒很是糾結的望著她.

"女妖精?"

柳千千一聽,立馬破涕為笑:"哎呀,是不是後花園那個花妖妖呀?"

"你知道還來問我?"

秦軒郁悶了.

"喂喂,小秦軒你別忘了我也是劍客呀,那妖氣本姑娘早就察覺到啦.只不過聽你說過這別墅的禁制,所以沒怎麼理會……"

"既然你知道了,那就告訴你."

秦軒歎了口氣.

本來還想瞞一段時間的呢,沒想到才過了一晚上就坦白從寬了.可見柳千千這丫頭還是很有手段的,知道扮可憐流眼淚是對付男人的最佳方法……

"她名叫水仙,以後是咱這別墅管家."

"水仙?管家?"

柳千千本來還有點莫名其妙,但很快,她就看見了大廳桌子上擺放著的兩碗熱騰騰的米粥.

"哇,好香呀!這個就是水仙做的嗎?"

柳千千忍不住了,連忙上前端起一碗米粥.可以看到,這是兩碗很普通的白米粥,當中夾雜著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秦軒也端起來一看,發現是在粥里加了一些中藥材.

"吃,看看味道怎麼樣."

秦軒有些糾結,不知道那水仙第一次做飯會做成什麼樣.現在別墅沒有其他東西只有米飯,想讓她做出花樣是肯定不可能的.

畢竟,巧妖難為無米之炊……

反正就是個早餐,將就點.

秦軒咽下一口米粥,忽然發現這味道還算不錯.至少,米粥的口感還是很好的,沒有太稀,也沒有太干.

而加入的一點點中藥,則基本沒什麼味道,都是比較清淡的那種,吃了對人強身健體有好處.

"咕嚕咕嚕……"

只是幾口,柳千千便已經把一碗粥給喝完了.

"小秦軒,還有嗎?"

"我去廚房看看."

秦軒站起身來,他那一碗也快吃完了,同樣沒吃飽.

走到廚房門口一看,秦軒不由得呆了.雖然之前沒用過這個廚房,但秦軒也是進來過,那時候這廚房還滿是灰塵.

而現在,卻見整個廚房煥然一新,地上,牆壁的瓷磚都能清晰的倒映出人的影子,簡直可以當鏡子用了.

而所有東西全都擺放整齊,乾淨整潔.

就在廚房門口旁邊,一個電飯煲還冒著絲絲熱氣.秦軒打開煲蓋一看,只見熱騰騰的米粥還有不少呢,絕對夠他們兩個人吃飽了.

"不愧是女妖精,簡直是廚藝天才啊.以後要是誰說她是笨笨,我跟他急."

秦軒心中暗贊,對水仙的表現十分滿意,看來讓她當別墅管家還真是個明智的決定.盛了一碗粥,秦軒回到了大廳.

看著秦軒又端了一碗熱騰騰的米粥出來,柳千千兩眼放光,碗都不拿跑進了廚房.不一會兒,丫頭端著個巨型碗出來了,碗里盛滿了熱騰騰的米粥……

"小秦軒."

柳千千吃著吃著,忽然喊道.

"嗯?怎麼了."

"水仙她人呢,我都還沒見過呢."

柳千千有些好奇,能做這麼好吃米粥的女妖精長什麼樣子.

"她怕生,等以後.你可別去嚇她,不然這樣的早餐可就沒有了."

秦軒威脅了一句.

"哦……"

柳千千有點郁悶.但為了這麼好吃的早餐,她也只能忍著了.

忽然秦軒自己的手機響了起來.

秦軒拿起手機一看,原來是蘇慕情的電話.

"喂,蘇老師."

"秦軒,事情搞定了!院里今天一大早召開會議,決定更改你的處分."蘇慕情開心的聲音傳來.

"哦?怎麼個改法?"

"撤銷開除學籍處分,降為警告,另外罰款取消.同時那些參與打架的太陽國留學生全都吃了個警告,哈~"

"真是奇怪,這麼大清早的就召開會議?"

秦軒有些意外.

"等你來了學校就知道為什麼咯.記得今天八點前到哦,第一天集合軍訓呢,千萬不能遲到~"

蘇慕情神秘的說完,然後掛斷了電話.

秦軒仔細一想,感覺肯定是"把事情搞大"計劃生效了.連忙打開了大廳中的電視,剛好金陵電視台在播放早間新聞.

"……針對此次事件,金陵大學超過千名學生表示將要進行游行示威,目前已向相關部門提出申請.金陵晚報,西祠胡同等報紙,網絡論壇爭相報道此次事件,一時間將金陵大學商學院推到了風口lang尖.對此,金陵大學商學院院長表示:此次處分決定,是副院長李宏開擅自主張做出,嚴重損害了華夏民族情感,破壞兩國友誼……因此商學院重新做出處分決定:對副院長李宏開教授進行停職檢查,撤銷秦軒同學原有處分,所有參與人員一律給予警告處分……"

秦軒愣住了.

乖乖,游行示威?

毫無疑問,這肯定是周小瑜那厮整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