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那兒鬧鬼
天色漸暗,八月涼風習習.

工商一班野炊進行的有聲有色,周小瑜趁機果然拉攏了不少女生,讓鄒青書暗恨在心.

"這又如何?我倒不相信你能搶了我班長位置."

鄒青書咬了咬牙.

在工商一班,他的成績算是男生當中最好的,而且早早的就和班導師等好多老師疏通關系,都送了不少好處,他對班長這職位志在必得.

可憐的他不知道,他所做的這些還比不上秦軒一句話……

"哎呀,現在幾點啦?"

柳千千吃的滿嘴油膩,忽然響起了什麼連忙問了一句.

一旁周小瑜答道:"剛好八點,咱還可以吃好久.學校宿舍十一點才關門,大家別慌."

"哎呀不行啦,我要走啦."

柳千千站起身來.

"丫頭,你要去哪兒?"

秦軒疑惑.

"買衣服呀!"柳千千一邊擦嘴一邊說道,"那個騰龍國際不是晚上會關門麼?本姑娘要是去晚了就沒時間選啦."

秦軒撇撇嘴:"明天去買不是一樣麼?"

"哪能一樣呀?那明天我穿什麼?"柳千千反問了一句.

秦軒一想,這丫頭還真沒衣服可以替換的……

"對啊老大,美女買衣服很正常啊,讓她去.而且柳美女跟你一樣是劍客高人,你還怕她出事兒?"

周小瑜無所謂的勸道.

"對啊對啊,美女嘛,買點衣服算啥."

高鐵連忙配合的說道.其實他心中在想:不知道柳美女換其他衣服會不會更漂亮呢?好期待……

如果肌肉男小剛也在,這時肯定也會推波助瀾.不過這時的他可沒空,正在另一桌跟幾個女生聊得風生水起呢,好不歡快.

"好,那你去.記得早點回家."秦軒掏出銀行卡遞給她,"密碼在卡背面."

"哇,老大你銀行卡都給她啦?"

周小瑜很誇張的喊道.

"她沒錢,我也沒錢,只有這張卡有錢,不然你叫我怎麼辦?"秦軒無奈.

"哈哈,老大就是老大,夠爽快."

周小瑜佩服的說道.

"小秦軒,那我先走啦!"

柳千千手持銀行卡,明亮雙眼彎得跟月牙兒似的,心急火燎的跑開了,就如一只翩翩蝴蝶,那活潑的背影又迷倒了一大片男生.

"老大,我聽到風聲你快要跟兩位美女同居了?"

等柳千千身影消失不見,周小瑜急忙猥瑣的問道.

"你怎麼知道的?"

秦軒奇怪.

"嘿嘿,柳美女親口說的,該不會有錯?"

周小瑜答道.

秦軒一滴冷汗,果不其然,搭上這丫頭果然什麼麻煩事兒都來了.

"老大,聽說你那還很大,要不我也進去住住?"

周小瑜滿懷期待.

"沒門."

秦軒一口回絕.並不是他小氣,而是那別墅真的不能住其他人進去,柳千千是和自己一樣的劍客沒關系,東方青綰是自己保護目標.

除此之外,其他人住在別墅多有不便.關于鬼怪的事情,秦軒並不想讓周小瑜等人接觸到,那對他們沒有好處.

頓時,周小瑜滿腔熱血化為了烏有……

忽然,秦軒望了眼山下不遠處,微微皺了皺眉.

隨著天色漸暗,他隱約感覺到那個方向傳來一股淡淡的怨氣,一眼望去,卻只見一幢大樓黑漆漆的沒有任何燈光,孤零零的豎在山下.

"老大怎麼了?"

周小瑜回過神來,見到秦軒的視線不由問了一句.

"那幢樓是什麼?"

秦軒問道.

一聽秦軒問這個,高鐵立即就興奮起來:"嘿嘿.老大你這問我就對了,那樓在兩年前還是宿舍樓,只不過兩年前發生一件事,讓這幢樓被廢置不用了……"

"發生了什麼事?該不會死人了?"

周小瑜笑了笑.

"小瑜也厲害的,一猜就中."高鐵嘿嘿一笑,"還真是死人了,死的聽說還是當年一個系的系花,自殺死的.從此那兒就鬧鬼,雖然學校極力封鎖消息,但論壇上還是有一些古老的帖子上有零散的記錄."

"這都能被你找出來,真是神人."

一幫男生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高鐵自豪的拍了拍胸口,似乎在說:也不看看我是誰?傳說中的論壇天王!

秦軒望了望那幢鬧鬼的宿舍樓,眯了眯眼睛.

從那傳來的怨氣,不一般啊……

"老大,你該不會對那兒感興趣?"

"嗯,你們繼續,我過去看看."秦軒站起了身.

"老大,我陪你去嘿嘿."

周小瑜也站了起來.

"你給我坐下."秦軒瞪了他一眼,然後望了一眼四周,"我警告一下,誰都不許跟過來,否則出意外別怪我.小瑜,你相信我的?"

秦軒鄭重的語氣讓一幫男生為之一呆,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再一眼望去,卻見秦軒已經飄然下山,而背後的紫檀木劍匣竟然已經被他拿在了手中,看樣子是准備使用了.

一個身影偷偷摸摸的跟了上去.

周小瑜一看,原來是鄒青書那厮,不由猥瑣的一笑:"大伙別出聲.咱老大是去抓鬼,那娘小子去了絕對沒好下場,說不准被嚇出個心髒病出來……"

眾**笑.

對于秦軒去捉鬼,他們是不信的.但秦軒警告的語氣卻將他們都嚇住了,讓他們一個都不干跟上去.

現在鄒青書去自找麻煩,周小瑜一眾人喜聞樂見,如果出什麼事就更是大快人心了.

秦軒接近那幢大樓,只覺陰風撲面,怨氣逼人.

"到時要看看這怨氣從何而來……兩年前的系花嗎,自殺死的?"

秦軒嘴角一翹,一步踏入了古舊的宿舍樓.

鄒青書跟著來到,雖然周圍陰森森的讓他牙齒直打顫,但還是不肯輕易回頭.

"我倒要看看你小子來這邊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哼."

鄒青書哆哆嗦嗦走進了古舊宿舍樓,卻哪兒還有秦軒的蹤影.只覺一陣陰風襲來,更是讓他直打哆嗦,顫顫抖抖的踏上了一步樓梯.

"少年."

忽然一個輕輕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同時他感覺有只手搭到了自己肩膀上.

"啊——鬼啊!"

鄒青書頓時被嚇尿了,慘叫聲清晰的傳到了還在大吃特吃的眾人耳中.

"鬼你妹.你是來找死麼?"

這下鄒青書聽清楚了,原來只是秦軒那小子的聲音,全身冷汗直流.剛想回過頭去指責一聲,憑什麼嚇人?

但秦軒沒給他這個機會,提起他的領口將他一把扔出了宿舍樓:"想死的就進來,不然就給老子在外面乖乖呆著."

下一刻:

鏘!

太清劍第二次出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