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奪命挑戰書
高鐵是正宗的校園論壇熱愛者.

此時他遞過來的手機上,就顯示著校園論壇的界面.周小瑜接過一看,一眼望見一個置頂的帖子——《關于秦軒,陳宇辰等同學打架斗毆的處分通知》.

而原先滿屏的相關視頻全都被刪了,一個不剩.

周小瑜點進去一看,果然,關于秦軒的處分是賠款以及開除學籍.往下一看,他便怒了,因為那群籃球生的處分,竟然只是通報批評!

通知中,關于兩者差異也解釋的很清楚:秦軒打人導致對方重傷,一個斷腿一個吐血,而籃球生則沒有下這麼重的手.

對此,論壇上並沒有太多反對的聲音.

因為秦軒下手重,這是他們都知道的.甚至還真有一些女學生跳出來指責秦軒:"這家伙就是個流氓,小混混!和太陽國的帥哥一比,一點素質都沒有!"

這女生顯然是哈日一族的.

于是,下面跟帖者眾,同意的有之,反對的更多,不過討論的話題卻圍繞著當代年輕人哈日哈韓的現象,與秦軒無關了.

但幾乎所有人不知道的是,如果當時換成了他們,早就被那兩個所謂高手打成重傷.

那大阪君和本田君,所謂高手絕非lang得虛名,只不過遇上了秦軒而已.從兩人的動作來看,秦軒敢肯定對方絲毫沒有留手.

這種情況下,秦軒需要跟他們客氣嗎?

更別說之後的加藤真二了.

"小瑜,有件事拜托你去辦."

秦軒鄭重的說道.

"老大,盡管說!"

周小瑜連忙答應了一聲.

"給我這拍張照."

秦軒伸出自己的左手,眾人一看不由大驚.只見他手掌上綁了兩圈繃帶,分明是受過傷的樣子!

"老大,這是怎麼回事?"

周小瑜陰沉著臉道.

"是太陽鬼子干的嗎?老子砍死他們!"

小剛抖了抖肌肉,一步跨了出去.

"小剛給我回來!"

周小瑜連忙將他一把拉住:"別輕舉妄動,你也想被開除嗎?先聽聽老大的計劃!"

小剛停下了腳步,聞言慚愧了:"對不起,我沖動了."

"沒事."秦軒接著另外拿出一張證明,"小瑜,還有這個,這是校醫室的證明."

周小瑜接過一看,只見上面寫著秦軒這次的治療過程.利器劃傷,半公分深的傷口!

這讓他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是那個加藤真二劃傷的."秦軒微微一笑,"這兩樣東西你保存好,准備在適當的時候發到論壇."

"是,老大."

周小瑜小心收好了那張證明.

"然後,丫頭."

秦軒望向柳千千.

"小秦軒,你有什麼事情就交給我,我不會讓你死不瞑目的."柳千千淚眼婆娑的說道.

"……"

秦軒一滴冷汗.

"我還沒死呢,什麼死不瞑目?"

"咦,你不是被那個忍者劃傷了嗎?"柳千千驚奇道.剛剛她看了一下視頻,以她的眼力,光看那加藤真二後來的幾個動作就猜到對方是忍者了.

"千千,劃傷是劃傷,但不等于會死啊."

周小瑜解釋了一下.

"你不懂的."柳千千瞪了他一眼,"那些太陽國忍者最陰險了,用的利器上都會抹上毒藥啊什麼的……"

說著說著,她的眼淚又出來了.

眾人一聽,全都大驚,這麼凶狠?

周小瑜連忙緊張的問道:"老大,你沒事?不會真……"

"放你的狗屁!"秦軒罵了一句,對此哭笑不得,"丫頭,你以為那小子敢在我們華夏的學校用毒?一旦被發現,那小子絕不可能再活超過一天!我想他還沒那麼蠢."

以加藤真二一個留學生的身份,根本不可能隨身攜帶毒刃,也不敢隨隨便便用毒.

"真的嗎?"

柳千千擦了擦眼淚.

"當然是真的,你看我現在不還活得好好的?"

秦軒無奈搖搖頭.

"好.但你可要小心呀,這次沒有不代表以後沒有,萬一……"

"嗯,這是實話.太陽國忍者陰險狡詐,沒想到連這學校都有他們的蹤跡,的確不能掉以輕心."

秦軒點了點頭.

雖然他沒那麼容易被毒死,但小心點總沒有壞處,不然還得回去找師父幫忙療毒解毒……那也太丟臉了.

柳千千破涕為笑.

"好了,丫頭交給你一件事."秦軒朝地中海的辦公室門望了一眼,"有機會把那老頭的手機給弄來.找找有沒有沒刪的短信,說不定就有他和李世豪勾結的證據."

"你讓我去偷?"柳千千哼了一聲.

秦軒摸摸鼻子:"你不是拿手的嗎?"

這並不是亂說,這丫頭在華夏修煉界都有"妙手柳空空"的名號,光是秦軒師父的藏酒,就被她悄悄弄走了不知多少.

"好,保證完成任務~"

柳千千嘻嘻一笑.

這時周小瑜皺了皺眉:"老大,是李世豪想搞你?"

"不錯."

秦軒點頭.

"這下麻煩了……那家伙可不是個善茬,在他面前我老爸的背景也不管用."

周小瑜歎了口氣.

"沒事.我自有計劃."

秦軒微微一笑.

周小瑜考慮了一下,點了點頭道:"好,我讓我老爸也聯系一下上面,多少能有點幫助."

秦軒點了點托,並未拒絕.自己的計劃,沒有一定的關系也很難真正奏效.

"嗯,好.麻煩了爺爺."

這時東方青綰也已經掛斷了電話.在眾人商量的時候,她已經打電話把事情跟東方驚濤說了,並且很明確的提出需要幫助.

在她看來,秦軒痛打留學生說到底還是為了自己,她不能坐視不管.

秦軒感動的望了她一眼.

"老大,那咱今晚野炊還去不?"

"去,為啥不去?"

秦軒輕松一笑,但他忽然察覺到了什麼,警惕心大起,以最快速度抬起了頭,同時背後紫檀木劍匣一下子舉了起來.

咚!

厚重的悶聲響起,同時秦軒手臂一震,似乎有什麼重物擊打在了劍匣上.可惜紫檀木劍匣乃千年檀木制成,加上秦軒師父的禁制加持,可說比金剛石還堅硬,自然不會被砸壞.

片刻之後,一張信紙輕飄飄的羅在了地上,封面上"挑戰書"三個字異常醒目.

秦軒眯了眯眼.

高手!

以剛剛這封信紙的速度,力量和柔韌度,完全可以殺人!而既然是來下挑戰書的,當然不會是刻意想要殺了秦軒.

也就是說,對方知道秦軒的實力,完全能夠接下這一擊.不然萬一出差錯,真死人了那可就是大事了.

"這會是誰?"

秦軒撿起了挑戰書.

不管是誰,他都知道自己必須慎重應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