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加藤真二
"我很疑惑,為什麼你們敢在華夏的國土上這麼囂張."

秦軒望了加藤真二一眼,搖了搖頭.

"八嘎!囂張是我本色,有實力才能囂張!"

加藤真二吼了一聲,頓時後面兩個白襯衫男一擁而上.

"知道嗎,這位大阪君是一流的合氣道高手,而這位本田君是一流的柔道高手.不管你是什麼身份,同時對抗兩人只有敗亡的下場!"

加藤真二一邊看戲,一邊當起了解說.

"是嗎?"

秦軒嘴角一翹,將目標鎖定在左邊一人身上.太陽國合氣道,講究後發先制,以柔克剛,是一種防禦型武術,實戰能力不弱.

但,也僅僅只是武術而已,更別說這名留學新生根本沒將合氣道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雖然比普通人要強些,對秦軒來說卻仍是個菜鳥.

"後發先制嗎,我看你怎麼制!"

秦軒凌厲的踢出一腳!

那名合氣道高手大阪君一直都在小心翼翼,見狀連忙伸出一手,想要將秦軒踢出的腿給鎖死.

"速度太慢了."

秦軒心中想著,那一腳速度猛增,完全超出了大阪君意料,狠狠踢中在他的膝蓋上.

咔嚓!

一聲清脆的骨折聲響起,這讓周圍圍觀的人群全都打了個哆嗦.

大阪君慘嚎著摔倒在地.

而這時,另一名柔道高手本田君終于抓住機會,一下子欺身貼近了秦軒,柔道中的腰技和手技並用,想依靠自己體重將秦軒直接摔倒.

"雕蟲小技."

秦軒冷哼一聲,猛地踏前一步,反手朝本田君臉頰奮力肘擊.

咯嘣!

牙齒打架的聲音傳了出來,本田君捂著嘴連退三大步,最後死死的瞪了秦軒一眼往後倒了下去.

頃刻之間,所謂的合氣道一流高手,柔道一流高手被秦軒輕易擊敗!

"好樣的!"

"劍哥,吊爆了!"

周圍圍觀的學生終于歡呼了起來.

他們雖然因為種種顧忌,不敢親自動手揍太陽國留學生一頓,但骨子里的愛國情懷還是有的,見秦軒一下子打倒兩名所謂高手,忍不住贊歎起來.

"現在該你了?"

秦軒負手而立,望著不遠處的加藤真二淡淡的說道.

"不得不承認,你很強."

加藤真二繼續裝逼,昂著頭囂張的說著.

"但是,僅僅是這樣而已嗎?如果只有這樣的話,想對付我還是太天真了.我,加藤真二,先用空手道跟你玩玩."

"廢話什麼,來."

秦軒朝他招了招手.

加藤真二蓬松的頭發下,陰險的眼神一閃而過.腳步一滑,與秦軒之間相隔十來米的距離竟然轉瞬及至!

"速度不錯,可惜,還不夠."

秦軒仍然只是站在原地,安穩不動如山!

唰!

加藤真二輕輕躍起,一個前回踢朝著秦軒脖子襲來.

啪!

秦軒第一時間單手擋住,隨後運用太極卸力的手法畫了半個圓弧,輕易將對方的攻擊化解.

"小看敵人是你最大的錯誤."

加藤真二再一次陰險一笑,隱藏著的殺招終于出手.

寒芒一閃,一把匕首被他從懷中掏出!

"記住我的名字,加藤真二!"

砰!

加藤真二口吐鮮血的倒飛了出去.

"哈哈,這就是所謂高手?"

"太弱了!簡直不堪一擊!"

"劍哥威武!"

周圍學生又一次呼喊起來,但這時的秦軒面色卻帶著一絲凝重.因為他感覺到這加藤真二並非一般人,不僅速度很快,而且那種攻擊手法……

"是忍者?"

秦軒眯了眯眼,心中想道.

他並不會指責對方忽然使用匕首的行為.畢竟一切為了勝利,在他以前和師父一起降妖除魔的過程中,比這陰險百倍的家伙都見過.

而那寒光匕首,除了秦軒之外根本沒有任何人注意到.

"領……領教了."

加藤真二吐了口血爬起身來,望向秦軒的眼神中帶著一抹敬畏.

"不管你是什麼身份,想在華夏國土撒野,最好掂量掂量自己的水平."秦軒淡淡的說著,"你走,記住我說的話,華夏大地藏龍臥虎,憑你還翻不起什麼波lang."

修煉界的事情,不方便在大庭廣眾之下討論,秦軒也只是警告了一下對方.

"哈哈.臥虎藏龍?你是在說笑嗎,除了你,我還真看不出來——"加藤真二朝四周掃視了一眼,哈哈大笑.

一群學生全都義憤填膺,臉上滿是激憤.但可惜,他們仍然不敢動手,因為在學校毆打太陽國留學生,肯定會遭到很嚴厲的處罰.

普通學生,擔當不起!

"而你."加藤真二又望了秦軒一眼,"最終也將敗在我太陽國手下.哈哈!"

"還不快滾!"

秦軒皺了皺眉.

"哼,走!"

加藤真二怒哼了一聲,轉身就走.那跛著腳的大阪君和捂著嘴的本田君連忙跟了上去,絲毫不敢停留.

這個時候,秦軒才有空觀察了一下籃球場上,想看看那籃球生隊長陳宇辰怎麼樣了.這一看,倒是讓他有些詫異,沒想到這麼一會兒功夫,球場上的形勢完全逆轉了過來.

白襯衫留學生全都躺在地上哼哼著,一群籃球生圍著他們使勁揍著,那場景還真是大快人心.

聽了周圍有人的討論聲,秦軒才知道原來那是陳宇辰設下的圈套.用自己一個人引誘太陽國留學生出現,然後埋伏在旁的眾多籃球生突然襲擊.

沒辦法,那群留學生打了籃球隊一個人就一個個逃散,不這樣根本沒法幫隊員報仇.

陳宇辰擦了擦嘴邊鮮血,朝秦軒走了過來.看了東方青綰眼中閃過一抹驚豔,卻並未太在意.

"秦軒是?是條漢子."陳宇辰轉過頭望向秦軒,"咱們之間的賬,以後再算.現在我們都打了太陽國留學生,怕是不好跟學校交代.我們暫時站在同一陣線,如何?"

"隨你.我一向不主動找麻煩."

秦軒淡淡的說完,隨即朝東方青綰使了個眼色,一同離開了球場.

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陳宇辰笑了一笑.他還真沒想到,當自己與太陽國留學生沖突的時候,唯一一個施以援手的會是秦軒.

"以後別找秦軒的麻煩.還有,全都做好被處分的准備."

回過頭去,陳宇辰陰沉著臉跟隊員們說道.

"陳哥,我們這……不會被開除?"一名家庭比較困難的籃球生輕聲問道.雖然打了太陽國留學生很爽,但那後果,也絕不是那麼容易承擔的.

"放心,我們是特招生,不會到開除那個地步.即使有,我也會幫你們力壓下去.只不過……"

陳宇辰想到了秦軒.

如果這次學校要開除秦軒,自己該不該幫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