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唉,可惜了
"小秦軒,秦小軒,秦軒小,快開門!"

早上,秦軒是被一陣敲門聲驚醒的.爬起床望了望窗外,還只是一片黑不溜秋的,顯然時間還很早呢.

"小姑奶奶,這連太陽都沒出來呢,你就大呼小叫的做什麼?"

秦軒掏出手機一看,這才凌晨五點出頭.

"我餓了,找不到東西吃."

可愛少女的聲音繼續從門外傳來.

"……"

秦軒一陣無語.

"我這現在沒啥吃的,你叫我開門也沒用."

"哼嗯,我不管,我要吃東西."

"好了好了,算服了你了.你等等,這就帶你出去買點早飯.也不知道這麼早有沒有賣的……"

秦軒一邊起床一邊說道.

看來得在別墅准備點吃的了,不然還真的很麻煩.

穿好衣服洗漱完畢,秦軒這才打開了房門,一眼沒望見人影.低頭一看,才發現那丫頭正抱著雙腿蜷坐在門邊呢,身上穿著一件粉紅色的寬松睡衣.

秦軒一低頭,便看到她領口處白花花的一片,不由吞了口口水.

"這丫頭身材也是不錯的……不對,她這睡衣哪里來的?"

秦軒正想著呢,柳千千終于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哈欠晃悠悠的站起身來:"小秦軒,你好慢啊,我肚子都餓扁了."

秦軒沒有理會,反而問道:"你這睡衣哪里來的?"

"這個啊?"

柳千千捏著衣角,原地轉了個圈,然後水靈靈的眼睛望了望秦軒道:"這不是你給我准備的麼."

"……"

秦軒無話可說,頓時感覺天都要塌下來了.

不用懷疑,這絕對是東方青綰才搬進別墅,一次都還沒穿過的衣服.這下好了,竟然被眼前丫頭先一步搶了去.

"怎麼了,不是你給我准備的啊?"

柳千千有些奇怪.

"那是給誰准備的?小秦軒你好色呀,這里不會還藏著哪個女人?"

說完左右四顧,卻當然沒有其他人的影子.

"這和我曆練有關,你就別多問了.青綰明天才搬過來,到時候你自己跟她解釋."雖然這麼說著,但秦軒兩眼還是忍不住往柳千千胸口瞄去.

東方青綰選的這件粉色睡衣略顯寬松,領口也有點低.由于身高的原因,柳千千即使站了起來,白皙玉頸往下還是有一片雪白能被秦軒看在眼里.

這麼一個可愛小美女春光乍泄,對任何男人都是致命誘惑,更別說秦軒這十八歲的小初男了.

"青綰?"

柳千千有些疑惑.

"明天還有女孩子要住進來?"

"咳咳,明天你就知道了.先去把衣服換好,咱先出去買點東西."秦軒很不好意思的移開了視線,卻沒看見柳千千面上閃過一絲好笑.

"嗯.我這就去,再不吃東西一點力氣都沒啦.我去換衣服,不許偷看哦."

柳千千靈巧的轉身回房,砰的一聲關上了們.

秦軒站在門外嘴角抽搐.那丫頭就睡在自己房間對面,往後還不知道多少麻煩呢.

"也罷,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隨他去,我多擔心個啥?"

秦軒決定豁出去了.

不一會兒,柳千千又換上了那件紅色衣裳,嘟著嘴走出了房間,看起來很不高興.

"小秦軒,我要去買衣服."

秦軒聞言,忍不住爆了個粗口:"我擦."

這麼大清早的把自己吵醒想要吃東西,轉眼又想買衣服了?

"你看那個青綰那麼多衣服,我就這一件可以穿的,簡直是弱爆了.所以我決定了,一會兒要去買衣服."柳千千氣鼓鼓的說道.

女孩愛美是天性.

原本不知道那些漂亮衣服是誰的,她還有些欣喜,隨便挑了件睡衣穿了一晚上.但現在知道了真相,她也不好意思隨便穿別人的衣服了,于是就有點心里不平衡.

"那隨你.你身上有錢嗎?"

"錢?沒有呀."

柳千千眨眨眼.

"那你買什麼衣服?"

秦軒無奈搖了搖頭.

"不是有你嗎?"

"我的錢是師父給的.你也問自己師父要去."

秦軒就郁悶了,這丫頭還真是不讓人省心.

而一說到師父,柳千千就更生氣了:"我師父一分錢都沒給我,就讓我來金陵上學,氣死我了."

"你師父是個極品."

秦軒忍不住說道.哪有讓自己徒弟出來曆練,一分錢都不給的?

"哼嗯,不許說我師父壞話."

柳千千握了握拳頭,虎視眈眈的盯著秦軒.

"好,不說就不說.走,給你買吃的去,不然餓扁了就不好了."

秦軒連忙轉移話題.

"對呀,本姑娘肚子都叫了兩個時辰了."

柳千千一聽去買吃的,注意力一下子被轉移了.

于是天剛蒙蒙亮,便有一名少年一名少女走在靠山公路上.早餐,肯定要到集市區才能買得到了.

……

"好香的包子."

一刻鍾後,兩人終于走出了山路,進入了金陵市區,終于找到個包子店.

聞著包子店飄出來的香味,柳千千滿臉期待的神色.

"走,去看看."

秦軒走了過去,便見包子店的兩名伙計正忙碌著呢.

見到有人來,其中一名瘦子連忙迎了上來:"兩位真早.吃包子嗎?"

"吃啊.先來十個肉包子."

柳千千站在秦軒身後,略有些興奮的說道.

"十……十個?"

那瘦子伙計略微詫異,側過頭一看,卻見是一名身穿紅衣的漂亮女孩子,梳著個單馬尾,眼睛明亮,看起來清純可人.

"唉,好好的一個漂亮姑娘,可惜了."

瘦子伙計一臉惋惜之色,輕輕嘀咕了一聲.

"喂,你說什麼,什麼可惜不可惜的?"柳千千聽得清楚,立即奇怪的問道.

瘦子伙計不由一愣,他只是輕聲嘀咕而已,根本沒想到會被人聽去,不由有些尷尬,看了秦軒一眼訕笑道:"沒什麼,沒什麼,嘿嘿.十個肉包子,這就來,你們也真夠早的."

"糾正一下,她要十個,我也要十個,總共是二十個."

秦軒笑了笑,領著柳千千在一旁坐下.

對于瘦子伙計的嘀咕,他自然也聽得清楚.很明顯,對方以為自己跟柳千千一男一女這麼早出來吃飯,肯定是昨晚在外干些什麼少兒不宜的事情.

秦軒當然懶得理會.清者自清,濁者自濁,跟一個陌生人沒什麼好解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