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柳千千
"小秦軒,這家伙就靠你啦."

紅衣少女笑嘻嘻的說道,然後跑到後邊背靠大樹觀望起來.

"你這是開玩笑麼?"

秦軒微微皺眉.

這紅衣少女約莫十七八歲的年紀,名字叫做柳千千,是天山劍宗唯一弟子.由于雙方師父的關系,兩人之前倒也見過幾次,因此秦軒才能一眼認出她來.

"咳咳,哪有呀,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趕快把血魔搞定再說."

柳千千咳嗽了一聲說道,那模樣可愛至極,但秦軒看了卻只想狠狠扁她一頓.

血魔在修煉界也算很罕見的存在了.某些大魔頭功力深厚,流出的血液相互凝聚,將有可能產生自我意識,這就是一般的血魔.

"你自己放出來的,自己搞定.我懶得幫你收拾爛攤子."

秦軒搖搖頭,同樣退到了一邊.

對面的血魔被無視了,頓時變得有些憤怒,低沉的聲音響了起來:"你們兩個小家伙,竟然小瞧本魔,受死!"

隨即,一陣腥風撲面而來!

"小秦軒,我可沒太清劍的,你趕緊上呀!"

柳千千嚇了一跳,又往後退開了幾步.

秦軒歎了口氣,手中太清劍終于在血魔面前出鞘.

鏘!

銀色光芒一閃而過,將黑暗無光的密林一下子照亮.

鏗!

僅僅瞬間,太清劍便又被收回了劍鞘當中.而原本朝著秦軒席卷而去的血魔,此時已經被削成了兩半,成了兩團鮮紅血霧飄散在半空中,在太清劍特殊的攻擊之下,這血魔產生的自主意識已經消散.

只是一劍,便將凶神惡煞的血魔解決了!

"收起來."

秦軒說了一句,便見柳千千從懷中掏出一個古瓷小瓶,口中輕念了一小段法訣,隨即那兩團鮮紅血霧被一股腦兒吸進了小瓶中.

"搞定啦,還是太清劍厲害."

柳千千藏好古瓷小瓶,抬手拍了拍秦軒肩膀,笑嘻嘻的說道.

太清劍,對付血魔這類妖魔鬼怪具有很明顯的克制作用.

"說,你怎麼會在這的."

秦軒頭也不回的往回走去.

"喂喂,你等等我呀."

柳千千連忙跟了上來,輕快的身影如翩翩蝴蝶一般靈動.

"我這是來投奔你啦,你可不能不要我的."

秦軒聞言,深感頭疼.

這丫頭說的話要是能信,那就有鬼了,秦軒連忙停住了腳步,回頭問道:"你師父讓你下山的?"

"我劍心凝煉出來了,當然要跟你一樣出來曆練了.這不,還想直接找你的,沒想到你住的地方這麼偏僻,我算了好久還是沒算准,只好放出血魔引你過來了."

"你算我住的地方?"

"對呀,我在世俗界一個人都不認識,出來曆練不找你找誰?這還是剛學的紫微斗數,怎麼樣,厲害?"

"就你那半吊子的紫微斗數,咋就沒差個幾十公里,讓你給血魔吃了."

秦軒搖了搖頭.

這柳千千做事還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沒那能力還敢放血魔出來,要不是自己及時趕到恐怕還真會出事情.

"以後別在世俗界放這類玩意兒,要是惹來麻煩你可擔當不起."

柳千千摸了摸衣角,輕輕點了點頭:"嗯,以後不放啦.這不都快半夜了,我一個女孩子找不到路,總不能在深山老林過夜……"

說完觀察了一下四周,陰森森的後山樹林透著一絲詭異的氣息,讓柳千千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好了好了,跟我來."

秦軒本不想管她,畢竟這丫頭絕對是個麻煩.但既然看見了,總不能把她丟在這兒?這要是讓雙方師父知道了,秦軒絕對會被痛罵一頓,甚至痛打一頓.

對于柳千千,秦軒絕對把她當成最為頭疼的人物,沒有之一.

雖然這丫頭年齡不大,但卻是個一等一的美人胚子,身材也發育良好,放到金陵大學也是能引起轟動的美女了.

秦軒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心底下還是喜歡的,還偷偷的問師父她是誰來著.但等到被這丫頭連續整了好幾次,秦軒就開始對她敬而遠之了.

"你的曆練是什麼?"

路上秦軒問了一句.同為劍宗弟子,凝煉劍心是極為關鍵的一環,因此秦軒對柳千千的曆練還是有些好奇的.

"師父讓我來上學."

柳千千有些不爽的回答道.

秦軒一愣:"上學?上什麼學?"

"大學,金陵大學.聽說你也是?"

柳千千目光灼灼.

聽到這句話,秦軒頓時感覺一團厚厚的烏云籠罩在自己的頭頂,從此暗無天日.跟柳千千一起上學?

開什麼玩笑!

原本,秦軒覺得自己這曆練還是很愉快的.

保護保護校花,還能跟美女老師親密接觸,這機會多少人羨慕不來?但現在又加了個柳千千,這下麻煩大了.

兩人一前一後往別墅走去,一路上柳千千倒是安靜的沒有說話,似乎知道自己放出血魔的行為過于魯莽.但秦軒卻知道,這只是她暫時的平靜而已……

果不其然,兩人才剛剛回到別墅,柳千千的本性就暴露出來了.

"哇,這麼大的別墅,前面還有游泳池!"

"哇,好大的陽台,以後可以舒服的曬太陽了!"

"哇……"

秦軒忍無可忍,連忙喊了一聲:"這麼晚了還不趕緊休息!"

"小秦軒,你竟敢吼老娘!看姑奶奶打扁你!"

透過門縫,秦軒看見柳千千舉著個拖把朝自己房間靈巧的竄了過來,不由打了個冷顫,急忙將房門緊鎖了.

"反正這別墅不是我的,盡情折騰,我是管不了了,師父你也不能怪我……"

秦軒躺倒在床,松了口氣.

"也不知道明天這別墅變成什麼樣……希望別太誇張,過兩天東方青綰還要搬過來呢."

想到這里,秦軒忽然又有點擔心.不知東方青綰和柳千千住在一塊兒會怎麼樣?

"算了算了,這種麻煩的事情考慮那麼多做什麼……"

秦軒急忙搖搖頭,將這問題丟出了腦海,專心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