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這是威脅我嗎
"持這張卡來騰龍國際消費,一律九折優惠."

年輕老板望了望坐在秦軒身邊的東方青綰,眼中閃過一絲驚豔之色:"這位就是東方小姐,果然美若天仙,怪不得那楊偉陽會起歹心."

東方青綰不太喜歡別人用這種眼神看著自己,因此沒有答話,反而側過了頭去.

趙龍拍拍他的肩膀:"行了張天宇,我也不為難你,這事兒就這麼完了.至于這兩個要怎麼處理,就是你騰龍國際的事了."

說完朝那中年婦女和老人努了努嘴,讓兩人更加慌忙了,各自喊了起來.

"這都是那紅頭發的公子哥逼我做的,我也是迫不得已啊."中年婦女哭訴道.

"是啊是啊,我們這也是沒辦法……"老人也連忙應聲.

"好了,這事兒把記者都招來了,我會把你們移交公安的,不然不好交代."張天宇笑著揮了揮手,又轉過頭來,"趙兄,那楊偉陽需要我幫忙對付麼?"

還沒等趙龍回話,秦軒便擺了擺手:"不用,我自己應付好了.只是不知道他爸究竟是什麼身份?"

"哈哈.金陵市公安局長,也不是什麼大人物.既然如此我也不插手了,你們繼續逛商場,今天的消費算我頭上."

張天宇知道兩人是買東西到一半就出事的,于是又另外做出了補償.對于趙龍,兩人算是競爭中又有合作的關系,他不想因為這事兒而欠趙龍什麼.

"行,那就多謝了."

趙龍嘴角一翹.

"秦師弟,東方小姐,繼續逛.別墅缺什麼就拿什麼,不用客氣."

秦軒對趙龍有些無語,這麼灑脫?不過這樣也好,東方青綰會被擄走,商場的安保工作的確不到位,這樣看來免單也是必須的了.

可憐之前東方青綰選的那些內衣,被秦軒扔在半路不知哪兒了,還得重選……

兩個小時後,秦軒拎著大包小包跟在東方青綰身後走出了商場,先回別墅一趟把東西放好,然後再去學校.

秦軒直接在商場拿了個當前最火的愛瘋5,反正不要錢,賺大了.東方青綰手機也丟了,趙龍早就給她重新辦了張原號碼的卡,這對他來說不過小事一樁.

回別墅的路上,東方青綰手機忽然響了.

"喂?"

東方青綰輕柔的問道.

"是我……好的,知道了,我會通知他的."

很快,她便掛斷了電話.

"是誰?"

"是大一的新同學."

東方青綰略一皺眉.

"說是下午有個班級聚會,讓我和你一起參加……奇怪,我號碼怎麼會被人知道,還知道你和我一起的."

秦軒單手撫額.

"我說美女大小姐,這不是得怪你自己嗎?"

"怪我自己?"

東方青綰不明白這話什麼意思.

"像你這樣的美女,暗中調查的多了去了.知道你號碼有啥好奇怪的."

秦軒這麼一說,東方青綰總算明白了,不由無奈,深感那群人的無聊.

"秦師弟,越是如此,你的責任越是重大啊."

趙龍也一邊開車,一邊打趣道.

"我又不是護花使者,除非那群人威脅到她的安全,不然我才懶得管."

秦軒實話實說.自己堂堂一名劍客,對手是那些強大的妖魔鬼怪,才不是那些年紀輕輕的大學生.雖然東方青綰很漂亮,但秦軒仍然只將她當做人生路上的過客,不想多管超出自己職責范圍的事.

趙龍聞言,眼中閃過一抹訝色,心中想道:"秦師弟在劍道一途意志堅定,精進神速,怪不得師父對他如此看重……"

口中卻沒說什麼,繼續開車.

當三人吃過午飯,再次來到學校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半,距離所謂的班級聚會還有半小時.

對這班級聚會,秦軒是沒啥看法的.既然東方青綰要去,那就只能陪著她了.

"商學院,工商管理1班……"

趙龍送他們到學校門口就離開了.到現在才得知自己班級信息的秦軒有些好奇:"這班級幾男幾女?"

"去看了不就知道了.你問這個做什麼?"

東方青綰面露疑色.

"我想預測一下,班級那些男生相互競爭壓力有多大,呵呵."

秦軒望著東方青綰美麗的容顏,開了個玩笑.

"……"

東方青綰表示無語,輕輕走入了校園.這時一名看起來像是學長的男子跑了過來,很是驚豔的望了東方青綰一眼,然後卻走到了秦軒跟前.

"你就是秦軒麼?"男子有些居高臨下的望著秦軒問道.

"不知道你想找哪個秦軒?"

秦軒有點好笑.這家伙又是什麼人,找自己做什麼?難道又是因為東方青綰.

"就是你了.跟我來,有人找你有事,我勸你還是來的好,不然以後發生什麼事概不負責."

男子說完,傲著頭走向了一旁.

秦軒沉吟了片刻,跟東方青綰道:"你就站在這里,我去看看是誰找我."

他不怕對方找自己麻煩,但卻怕他們找東方青綰的麻煩.先看看對方是誰,心里也好有個底.難道是楊偉陽?

秦軒一下子搖了搖頭,那小子剛被自己警告過,不可能這麼快就敢再來找麻煩的.

東方青綰輕輕點了點頭,看著秦軒往一旁走去.

"只要不離開我超過二百米,我就有辦法感應的到……"秦軒時刻注意著東方青綰的動靜,很快見到前方有個高個兒男子背對自己站著,似乎是在等人.

"就是你找我有事?"

秦軒上前一步問道.

"是."

高個兒男子轉過了頭來,秦軒一看,只見其氣宇軒昂,身材挺拔,帥氣十足,但眉宇之間卻隱藏著些許陰翳.

"你就是秦軒?"

男子神色間帶著些玩味,雖然是在詢問,卻是帶著肯定的語氣.秦軒這身長袍實在是太特立獨行了,被人認出來並不奇怪.

"是,怎麼?"

秦軒自然不懼,很是隨意的回答道,似乎根本沒將眼前之人放在眼里.若是楊偉陽,對秦軒這態度必然惱火非常,但眼前男子卻是神色不變,慢條斯理的說道:

"沒什麼,只是有件事想要好心提醒一下.雖然你救過蘇慕情,但你最好別對她有想法,畢竟身份不同.聽說你拒絕了她的晚餐邀請?呵呵,這是欲擒故縱.我得提醒你一下,蘇慕情很聰明,不會吃你這一套,同時,我也不會容許有其他男人接近她,明白我的意思?"

男子緩緩說來,話語中帶著些不容置疑.

"這是威脅我嗎."

秦軒嘴角翹起一個好看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