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花妖與酒
整座別墅占地面積巨大.剛進門便是一個寬敞明亮的大廳,牆上一張巨大的電視屏幕,沙發桌椅應有盡有,側面便是通往上面兩層的樓梯.

秦軒只稍微瞥了一眼大廳,便看也沒看樓梯一眼,朝著大廳後門走去.那些微的妖氣便從大廳後門外傳來.

打開後門,一抹清香之氣撲面而來.

這是一個種植著各種花花草草的後花園,可比建築面積更為廣闊,足有三四百平米的樣子,背後靠著陡峭的山崖.

"師父這住處還真不錯."

秦軒嘖嘖了兩聲,憑著感覺在後花園中走了幾步,很快來到一朵很不起眼的白色小花面前.

"雖然妖氣微弱,但我的感覺不會錯的."秦軒盯著那朵白色小花,笑著說道,"原來是個花妖."

此話一出,白色小花頓時微微發抖起來,看起來柔弱至極.

"你放心,只要你乖乖的,我就不會把你怎麼樣.我可不是那些不分青紅皂白的臭道士,我是一名劍客."

秦軒看著瑟瑟發抖的白色小花,笑著說道.

這座別墅是師父下過禁制的,手上沾過血的人是絕對進不來的.這花妖既然能進來,那肯定就是個好妖,並未危害人間.

作為一名劍客,很講究順應自然.

這世上,不論人也好,妖也好,鬼也好,都是自然存在于天地間的.不是所有人都是好人,同理,不是所有妖魔鬼怪都是壞的.

在秦軒的理念中,有些修道人見到妖就喊打喊殺,這也是造成人妖沖突最大的根源.無奈當今修煉界中,修道者勢力最為強大,現在的秦軒根本無力改變這個狀況.

聽了秦軒這話,那朵白色小花終于漸漸平靜了下來,在微風吹拂中顯得柔美而又純真.

"既然如此,還是先找個房間.今晚開始就得住在這里了……"

任由花妖在後花園中,秦軒回到了別墅當中.一樓,二樓,三樓,秦軒總共找到了不少住房.

選了二樓走廊最東邊的一間房間,秦軒開始收拾起來.整座別墅中一切東西應有盡有,很快他便將床鋪好,晚上睡的地方算是解決了.

但很快他發現另一個問題,那就是晚飯怎麼辦?

這別墅所在,離金陵大學校園距離十公里,算是比較偏僻的地方.難道每天吃飯還得跑那麼遠去?

雖然這點距離對秦軒來說不算什麼,但每天跑來跑去也會很麻煩的.更別說東方青綰住進來之後,傍晚開始就不宜出行了.

"我雖然會烤些野雞野鴨什麼的,但這樣做出來的東西,東方青綰也許,恐怕,大概,多半是不願意吃的.而看她那大小姐的樣子,也不像是會做菜的……難道得請個保姆?"

秦軒有些苦惱的站在二樓陽台,望著樓下不遠處的泳池,忽然想起一事.

"師父他嗜酒如命,我就不信這邊會沒放酒."

秦軒嘿嘿一笑,立馬跑到樓下四處翻找起來.作為一名瀟灑不羈的劍客,好酒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今晚就算不出去吃晚飯,能倒騰些好酒出來也是不錯,要知道一般情況下師父的好酒可沒那麼容易喝到的.

直到這個時候,秦軒才發現別墅太大也有不好的地方,那就是想要藏東西太容易了.找了一個多小時,秦軒愣是沒見到半個酒瓶子.

"或許不在這邊?"

秦軒忽然想到了後花園.也不知道那花妖來了多久了,或許能問出點名堂來.

很快,他再一次蹲在了後花園那朵白色小花面前.

"我問你幾個問題,你要如實回答.如果是你就點點頭,如果不是你就搖搖頭.聽明白了嗎?"

秦軒此話一出,白色小花幾片花瓣連連點了起來.

"很好.那我問你,你認識我師父不?就是一個胡子拉碴的大叔,這房子的主人."

白色小花聞言,連忙晃了晃花瓣.

"不認識?好,我再問你,你知道這邊有藏酒沒有?"

白色花瓣連連點了起來.這讓秦軒心中一喜.既然知道這邊有酒,那就肯定知道酒在哪邊了.

只是面對一個還不能化成人形的花妖,要問出這個問題的答案是比較困難的.秦軒只能走迂回路線.

"酒在屋子里?"

白色花瓣晃了晃,表示不在.

"酒在這花園里?"

白色花瓣連忙點了點.

秦軒見狀一喜,又問:"離你這遠不?"

白色花瓣又晃了一晃.秦軒見狀往四周仔細打量了一眼,忽然站起身來,在白色小花旁邊的泥土上踩了兩腳.

"就在這了.師父果然還是喜歡把酒藏在地底下."

秦軒很快發現一個地窖,翻開厚重的石板,將地窖打了開來,頓時一陣塵土撲鼻而來.很顯然,這地窖已經很多年沒有人打開過了.

越是這樣,秦軒越是高興,似乎看見好酒在朝自己招手.

那朵白色小花看著秦軒進入地窖,似乎是略微松了口氣,神不知鬼不覺的往邊上挪了一段距離.

……

地窖之中,好幾個古舊木櫃靠牆擺著,木櫃上端放著的正是一瓶瓶老酒.光是看這場景,就知道這些酒都是有年份的了.

"咦,這個是……"

秦軒的注意力卻被另外一件事物吸引了.沒辦法,那玩意兒散發著顯眼的青綠色光芒,並且在地窖最靠牆處靜靜漂浮著,看起來像是一顆寶石.

但當秦軒想朝那塊寶石伸出手去,一面半透明屏障卻出現在兩者之間.

"這是禁制?"

秦軒心有所感,知道這是師父安排的東西,連忙不敢亂動.很有可能這玩意兒就是夜間保護東方青綰的主力,若是被不小心搞壞了,秦軒可沒地方訴苦去……

"好酒三千,我只取三瓶嘿嘿.師父您不會怪我的?"秦軒轉身打量起古舊木櫃上那些酒瓶子來,很是隨意的拿了三瓶走出了地窖.

一瓶是自己喝,一瓶給師兄准備.還有一瓶當然是要拿出去賣了,那摳門的師父臨走時只給了秦軒幾百塊,哪可能夠三個月花的?

"保護東方青綰肯定有報酬,但東方驚濤一字未提,顯然這好處被師父全吞了去.我拿你三瓶爛酒也不過分."

秦軒心安理得的想著,將地窖嚴實的關上了.臨走時望了一眼不遠處那白色花妖,不由有些奇怪.

似乎位置不太對?

"這花妖能自己走動位置?算了不管那麼多,反正是個好妖,哪怕能化成人形也沒關系……"

秦軒笑了一笑沒有在意,回到房間內研究好酒去了.

讓他沒想到的是,他拿的這些酒似乎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