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校花人選
"楊偉陽那小子我還不知道他什麼德行.放心,以後他是要敢騷擾你們,盡管來告訴我."

蘇老師笑著眨眨眼.

秦軒這才知道原來楊偉陽那小子被這漂亮禦姐耍了.

"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能解決.既然如此那告辭了."

秦軒說完,沒有任何猶豫的跟東方青綰轉身離去.

看著他的背影,蘇慕情想起當時他那鬼魅般的身影.能躲過子彈,這樣的人遇上麻煩的確不需要自己幫忙?

不過,這人情不還卻是不行,更何況她當時還誤會了對方,現在想想都丟臉啊.

……

金陵大學校園相當廣闊,據說騎自行車從南到北都需要二十分鍾,更別說秦軒兩人走路了.

當然若是秦軒一人,這麼點路也算不上什麼.關鍵是還有個東方青綰一起呢.看她那柔弱的模樣就知道她走路不會有多快,更何況玄陰之體的緣故,她的體質比一般人更為虛弱.

一路行來,秦軒發現不少新生都在搬著行李之類的東西,或有人兩兩相伴,跟自己一樣在校園內漫步的,讓整個校園充滿了活力和青春的氣息.

伴隨著東方青綰在一旁,雖然美女對自己沒什麼好臉色,但秦軒還是有種錯覺.

仿佛自己成了普通人中的一員,不再是劍客,不再是從深山走出來的修煉者.這種感覺依稀相識,卻又遙遠無比,因為他根本沒有生活在繁華俗世中的記憶.

他從八歲開始,便跟隨師父在深山中修煉劍道,一晃就是十一年.

直到今年劍心凝煉而成,師父這才讓他下山曆練.與修道者類比的話,凝煉成功劍心就相當于修道者築基成功,算是正式踏入了修行的大門.

而他八歲之前的記憶,完全一片模糊.按理說八歲這個年紀應該能記憶一些東西了,但秦軒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他自然就這個問題問過師父,可惜他總是不正經的回答:"你是為師當初充話費送的,一來就是八歲,哪兒會有什麼記憶?"

他師父在整個華夏修煉界都是出了名的亂來角色,對此秦軒也只能哭笑不得.

中午時分,福哥終于辦好了手續,找到兩人領教了一下金陵大學食堂的飯菜.果然如同傳聞中一般,食堂的飯菜質量有待提高.

當然,這只是對東方青綰和福哥來說的.

對秦軒這個才從深山中出來不久的人來說,這些飯菜已經十分不錯了.

看著秦軒有些狼吞虎咽的模樣,福哥摘下了墨鏡,露出一張有棱有角的剛毅臉龐.笑了笑說道:"秦小兄弟,你還真是山里出來的修煉者?"

"呵呵,是."

聽福哥這麼一說,秦軒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放慢了吞飯的速度.

因為他發現食堂周圍好多人都望著這邊,各自投來鄙視的眼神.當然,他們原先是被東方青綰所吸引,但忽然發現美女旁邊那道士竟難登大雅之堂,一個個皆為美女惋惜.

"我曾經見過修煉界的人."

福哥接著說道,鋼鐵般的臉上竟然浮現出敬畏的神色.

"哦?"

秦軒一聽,略有些好奇的望著他.

要知道修煉界有個不成文的規定,那便是一般情況下不得干擾世俗界的人們生活.福哥能見過修煉界的人,說明他從前的身份並不一般.

"兩年前我還在部隊,奉命要保護一個大人物.當時一個肉眼看不見的怪物讓我們隊伍損失慘重,我們卻連碰都碰不到對方.幸好來了個修煉者幫忙,才將那玩意兒擊殺,也就是那次,我才知道傳說中的修煉者都是了不得的存在."

福哥鄭重的說道,望向秦軒的目光中帶著些許熾熱.

"呵呵,也就那樣而已.修煉有成者,的確比普通人要強一點,但要說到飛天遁地什麼的還是很難做到的."

"不是強一點,那可是強了好幾個層次.唉,就是那次我的腿受了傷,這才退伍回來當了司機.不過老爺子對我還是不錯,秦小兄弟,這次小姐的安危交給你了."

"放心,只要我有一口氣在,絕不會讓她受到一絲傷害."

秦軒堅定的點了點頭.

不說師父交代的任務必須完成,就是為了自己的修行,也必須迎難而上.修煉過程中的任何失敗,對劍心都會產生影響,而劍心的凝煉程度,基本就決定了一名劍客一生的成就.

"那我就放心了."

福哥哈哈一笑,一口吞下半個雞腿.

東方青綰靜靜的聽著兩人談話,端坐一旁,仿若超脫塵世.嬌柔的容顏如詩如畫,成為食堂內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不過半天的時間,消息已經傳開了.今年新生中有好幾名美女,其中最突出的便是一名身穿青裙的柔美女孩,甚至有人目測她能成為金陵大學新校花人選.

而這名柔美女孩,自然就是東方青綰了.

可惜的是,如此美女在秦軒面前基本就沒露出過笑臉,讓他頗為郁悶.難道自己真有那麼討厭?不就是不小心遲到了一次嗎,那還是事出有因的.

看來得找機會解釋一下了,不然保護對象不配合自己,那可是很難辦的.

……

吃完午飯,福哥便載著東方青綰回去了.秦軒獨自在金陵大學逛了一日,漸漸熟悉了俗世中的環境.

傍晚時分,他站在校門口等待外門師兄趙龍的到來.

秦軒有些好奇,師兄說會盡量拉風一點,到底有多拉風?

忽然,一輛純白色的敞篷寶馬直直的朝他這個方向駛了過來,坐在駕駛位上的正是上午見過的那名紅發青年,楊偉陽.

"喲?一個人在這兒?"

楊偉陽噓了一聲,得意的將車停在了秦軒身旁.

純白色敞篷寶馬跑車停在校園門口,立即吸引了周圍人群的目光.作為金陵大學的學生,能開這檔次的車已經很不錯了.特別是一旦大學畢業,家里還會給他買更好的,這讓他很是得意.

可惜秦軒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實在提不起說話的興趣.

"東方小姐呢?對了,哥們,我跟你商量個事兒."

楊偉陽打了個響指,湊近過來居高臨下的說道.

秦軒皺了皺眉,這家伙這麼快調查到東方青綰的資料了?連她姓東方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