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知道我爸是誰嗎?
"看來你還不知道我,不過沒關系,到時候再解釋.現在你在金陵大學?"

"嗯,在這兒了."

"那你等等.大概下午四五點我來接你,今晚先帶你去安排好的住處看一看.一會兒我打這個號碼就行?"

"恐怕不行,這不是我的手機.那時她應該已經先回去了."

東方青綰吃完午飯就會回去,秦軒是知道的.

"哈哈,沒關系.那你到時候在校門口等我就行了,我盡量拉風一點,讓你一眼就能認出來."

秦軒聞言有些奇怪.

拉風一點,一眼就能認出來?

不過對方已經掛斷了電話,應該是有些事要忙,秦軒也沒有再打過去的念頭.

"好了走.對了,正式開學之前你住哪兒?"

秦軒將小巧手機遞給東方青綰,順便問了一句.

"棲霞山莊."

東方青綰黛眉微皺,輕輕答道.

"那看來這兩天我得一個人住了."

秦軒撓了撓頭.

"……"

東方青綰沒再說話,繼續沿著校園小徑走了起來.秦軒笑了笑,靜靜的跟上.

就在兩人走到一條湖邊小徑的時候,前方忽然出現好幾名看起來囂張至極的青年.為首的一名染著一頭鮮豔的紅色頭發,身穿名牌西裝,西褲,看起來有些不倫不類.

"偉哥,就是前面那妞,小弟我跟蹤好久了.怎麼樣?"

身後有個小弟諂媚似的說道.

"不錯,嘖嘖,極品啊."

紅頭發青年只看了東方青綰一眼,就再也移不開視線,就差沒流口水了.

但當他一眼看到在東方青綰身旁的秦軒,一下子不爽起來:"不過那小子是誰?"

"沒事,大哥.我們去把那小子弄走."

身後小弟連忙說道,四人直直朝秦軒走來,很快攔在了他的身前.

"美麗的小姐,在下楊偉陽,可否有榮幸得知您芳名?"

當四名小弟將秦軒攔住之後,紅發青年自認為很有風度的來到了東方青綰面前,鞠了個躬問道.可惜他那頭紅色的頭發和那色迷迷的眼神深深出賣了他.

東方青綰微微皺了皺眉,側過頭看了秦軒一眼.

她只是想看看秦軒會如何應付這種狀況,但紅發青年楊偉陽就不這麼想了.他還以為這美女擔心那身穿長袍的小子呢,于是大手一揮.

"把他扔進湖里!"

楊偉陽一聲令下,攔住秦軒的四人頓時摩拳擦掌起來.

秦軒感覺有些好笑.古語云紅顏禍水,這句話果然是有道理的,跟東方青綰一起,就算散個步也會惹上麻煩.

"你們果真要動手?"

秦軒看了看小徑旁邊的小湖泊.

"小子,少廢話.要是現在求饒還可放你一馬,不然必定讓你在美女面前出丑."

其中一個小弟惡狠狠的說道.

"既然這麼想動手,那就動手,不過有什麼後果可得自負."

秦軒無奈的搖了搖頭.

聽了這句話,四名小弟當即一怒,紛紛朝他出手.秦軒見狀,當然只能正當防衛了.以他的身手,對付這四人完全是手到擒來.

雙手揮動之下,很快將四人全部制服.

噗通!

噗通!

噗通!

噗通!

四個重物落水聲接連響了起來,看的一旁的楊偉陽目瞪口呆.東方青綰則是微微一笑,看來爺爺給自己請來的這個保鏢還是有點實力的,至少對付一般麻煩沒問題了.

只是,這就把人家丟進湖里也太不好了?

秦軒也看出她心中那一絲的不滿,笑了笑解釋道:"要不是我有點實力,恐怕被扔進湖里的就是我了.對付這種人,就得以其道還治其身."

東方青綰輕輕撩動了一下發絲,不置可否.

"我擦你是什麼人?"

楊偉陽大為震驚,兩步走到秦軒面前盯著他問道.

"保鏢."

秦軒指了指東方青綰說道.

"那這事兒怎麼解決?"楊偉陽看了一眼水里的四個人,帶著威脅的語氣問道.

"這天氣,下水游泳挺涼快的."

秦軒聳了聳肩.

"別跟老子開玩笑.你個破保鏢,知道我爸是誰嗎?信不信老子說一聲,立馬有人把你抓局子里去?"

楊偉陽囂張的說道.

"我還真不知道你爸是誰.有種的叫他來,我倒要看看怎麼樣的人能教出你這樣的兒子."

秦軒一下子冷了臉.

他最煩的便是仗勢欺人這類行為,既然對方這麼說,他也不用客氣了.

這句話夠囂張,一下子將楊偉陽怔住了.說實話,就為這事兒他還真不敢請他老爸來.不過平時他仗著老爸橫行慣了,哪忍得了秦軒在他面前囂張?

"有種留下名字,等老子找你算賬!"

"秦軒,商學院一年級新生,有什麼招數就使出來."

秦軒報出了自己的名字.反正都在一個學校,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這麻煩想躲也躲不過去,還不如干脆一點.

他這麼干脆倒讓楊偉陽又是一呆.不是說保鏢嗎?還有大一新生給人家當保鏢的?

"那她呢?"

楊偉陽指了指東方青綰,有些不敢確定.

"這就不關你事了,難不成你還想找她麻煩?"

秦軒反問了一句,頓時將楊偉陽噎了回去.

"哼,算你牛逼.等老子找人對付你."楊偉陽看清了形勢,知道現在自己不是秦軒對手,嘀咕了一聲就想離開.

"喂,我還沒說讓你走呢."秦軒一句話說完,身形一閃,一下子到了楊偉陽面前.

"你想做什麼?"

楊偉陽有些心虛了,後退了一步道.

"作為帶頭大哥,自然是要跟你小弟一樣的."

秦軒微笑著,說完不等楊偉陽有什麼反應,便提著他的手臂往外一扔.

噗通!

又是一聲重物落水聲,湖泊水面頓時浮起一撮紅毛.

"這樣的人,不吃點苦頭是不會長記性的."

秦軒望了望東方青綰,笑了一笑.

東方青綰對他無語,微微搖了搖頭就想離開了.

就在這時,湖里忽然響起呼救聲.

"救命!救命!嗚……"

正是楊偉陽的聲音,這讓秦軒有些詫異.看來那小子還不會游泳,真讓人傷腦筋.他只想教訓一下對方,真出事就不好了.

剛想上前看下什麼情況,但眼睛一瞥,忽然一個靚麗身影從不遠處聞聲跑來,不由得愣了一愣.

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