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猥瑣
() 這讓艾娜等人看的一陣無語,徐劍星哈哈大笑.

"哼!"

望著徐劍星的表情,伊莎貝爾頓時清醒了過來,驕哼一聲,既是俏臉一扭.

徐劍星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就朝著出租車的地方走去……

伊莎貝爾雖然扭過去了臉頰,可那目光還在注視著徐劍星,一見自己不過發發小脾氣,後者就不管不顧的離開,旋即惱怒的一跺腳,"你個混蛋."

嘴里雖然是罵著,可是伊莎貝爾還是追了上去,大恨的說道,"你怎麼就沒有一點紳士風度!"

"我的紳士風度一般只針對我喜歡的女人,或者我看著比較順眼的."徐劍星壞壞一笑.

"難道我很丑,你就這麼看著不順眼."伊莎貝爾咬牙切齒的問道.

"還好吧,不過誰讓我父母比較討厭外國人呢,所以在漂亮的西方女人在我眼里,也就一般而已,另外你去了我家里小心我父母把你趕出去."徐劍星恐嚇道.雖然明知道到了現在,根本就不大可能在趕走伊莎貝爾,不過,哪怕有一點機會他也不想放過.

"哼,我才不信你的話呢."伊莎貝爾翻了個白眼,可是心里還真有點小忐忑,她知道有些比較傳統的家里,對曾經侵略過龍國的國家,確實沒有好感,她以前拜訪過的那幾個古老家族的人就是如此,要不然,不會連大門都沒有讓她入.

徐劍星聞言淡淡一笑,也沒有多說什麼,對著身邊的車里的出租車司機問道,"颍川400,要是願意去就走,不願意我在問其他人."

颍川離關州也就160多公里,在加上過路費什麼的,大概也就是這個價格,徐劍星雖然不在乎錢,可也不想浪費一分.也不想浪費時間去討價還價.

司機聽著徐劍星的語氣,就知道沒有了回旋的余地,頗為遺憾的看了一眼徐劍星身邊的伊莎貝爾,直接點頭道,"行."

對于他們來說,跑上一趟長途,雖然一來一回沒有打計價器掙得多,但是就算在市里跑,也會有放空車的時候,所以綜合起來,長途他們還非常願意跑的,不過要是晚上的話,一般人就不大願了,畢竟晚上開車危險不說,要是乘客在懷著不良企圖的話,那他們真的是哭都來不及.

徐劍星也沒有廢話,把行李箱放在後面,就直接拉開了後車門坐了上去,一般他坐車也愛坐後面,誰讓後面寬敞舒服呢.

至于,伊莎貝爾雖然對徐劍星極度不滿,可是為了自己的目的,也拉開車門坐在了後面,要是讓她坐前面,她想都不會去想,徐劍星她覺得在討厭,至少也比那個帶著一絲se迷迷目光看著她的司機,要強上很多.

不用說艾娜則是坐在了前面,至于另外四位保鏢,只能在後面的出租車里挑選了一輛坐了上去,憑著他們的個頭,這出租車簡直是憋屈十分,不過此刻也只能忍了,甚至,還為此付出了600元的高價,當然了,這也是因為他們不太在乎這點小錢.

當出租車啟動的時候,徐劍星因為這是回家的最後一段路,心情可以說多少還有著點激動,不過隨著車外不斷劃過的風景線,依著他如今的心境很快就平息了下來.

徐劍星回頭看了一眼身邊的伊莎貝爾,只見後者正在盯著自己看,臉se好像有點不善,他好笑的搖了搖頭,也沒有在調侃什麼,直接閉上了眼睛.

他如此的動作,令伊莎貝爾又是虛火上升了幾分,舉起小拳頭,在徐劍星的腦袋上虛晃了兩下.

"真想一拳打死你這個混蛋."伊莎貝爾暗恨的想到,感覺處在徐劍星的身邊,幾乎就被當成了空氣,不開口說話還好,一開口就令自己火冒三丈,沒有哪怕一點的可愛之處.

實際上到了現在她哪里還不明白,徐劍星肯定就是不想她跟著,為了讓她自動離開才會如此.明白歸明白,可是依著伊莎貝爾執拗的xing格,在沒有得到一定的答案後,哪里會這麼輕松的離開,所以,無論怎麼樣暫時她都打算死扛到底.

至于伊莎貝爾在想什麼徐劍星毫不關心,他閑來沒事還在整理著關于柳敏前天晚上的視頻,大約過了一個來小時,視頻完美的在徐劍星眼前劃過,當徐劍星看到那瞬間的驚豔時,臉上情不自禁的還是露出了絲絲猥瑣的笑容.

這讓不時注視著他的伊莎貝爾一陣小緊張,不知道徐劍星是不是又在想著什麼壞主意,要來趕走自己.

"哼,不管你打算怎麼做,反正我就是不會走."伊莎貝爾心中一聲冷哼,緊了緊小拳頭.

要是徐劍星知道自己不經意間的笑容,會引起伊莎貝爾不小的反應,那就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好.

不過徐劍星顯然不可能知道,他看完柳敏的視頻,就讓小熊貓給存儲了起來,錄制這個視頻他到不是有什麼惡趣味,主要是為了防止柳敏以後猜測出真像後,會做出什麼不理智的事情來,那這一個視頻就能當做殺手锏來使用.

但是不到萬一,如此的視頻徐劍星絕對不會讓劉敏看到,實在有點太下流.

把柳敏的視頻剛一儲存完,徐劍星的眼前就是一亮,嘴角挑起了一抹yīn笑,暗自說道,"黃石希望你以後不要在惹我,要不然你要倒大黴了."

心里是這麼想著,但是他也清楚黃石九成還會找他的麻煩,說實話,能不用武力去解決的事情,徐劍星還是非常樂意看到的,畢竟,運用武力的次數越多,那暴露的機會也就越大,他更願意的還是享受平靜的生活.

所以,徐劍星毫不猶豫的在次制作起了視頻,而這次制作的對象則是黃石,雖然制作的過程有點惡心,但是讓小熊貓在關鍵的部位打上了馬賽克之後,這倒是也讓徐劍星玩的不亦樂乎.在小熊貓的協助之下,那制作的視頻可以說天馬行空,尺度之大遠遠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

徐劍星相信,如此的視頻一放出,黃石的人生將充滿了"杯具",也絕對會成為名震世界的"一代宗師".

望著徐劍星臉上不時展現出的猥瑣笑容,伊莎貝爾的心情可以說忽上忽下,臉seyīn晴不定,在她心里想來徐劍星九層在想著什麼法子,要惡整自己.

就這麼又持續了大半個小時.

伊莎貝爾終于按捺不住了心中猜疑,小心的拍了下徐劍星的肩膀,"哎,你在想什麼呢?"

本來玩的正爽,徐劍星一聽伊莎貝爾的話,就有點不滿的回道,"管你什麼事情."

"你……"如此惡劣的態度,又是令伊莎貝爾一陣憋氣,心中暗道,"我忍,我在忍."

她剛想在去開口說話時,徐劍星打眼看了下車的外面,然後詢問前方司機道,"司機大哥,還有多遠到颍川?"

"大概還有十來分鍾的路程就要下高速公路了."司機回道.

"哦."徐劍星點了點頭,旋即對伊莎貝爾道,"一會你去我家里我沒有意見,但是那另外四位黑先生還請你提前安頓好."

對于伊莎貝爾前往自己家中,雖然徐劍星有點不樂意,但是根據現在的情況明顯不大可能阻止.

至于,那四位黑人保鏢要是去到自己家中,不說家里的地方不大,就算父母和妹妹看到了肯定也會有著一些壓抑之感,說到底自己的父母和妹妹也僅僅是普通人罷了,對于這點徐劍星不可能想不到.

"恩."伊莎貝爾微微一愣,緊接對徐劍星願意讓自己去他的家中,心中有著一份欣喜,實際上就算徐劍星不願意,她也打算去拜訪一下,但是自己去拜訪和徐劍星同意讓她去,這個概念還是不同的,對此她非常樂意聽到.

至于後面的那句話,伊莎貝爾根本沒有多想,僅僅以為徐劍星不想讓太多人打擾到他父母的生活,點了點頭道,"好."

稍微一思索,伊莎貝爾開口問道,"對了你們這里有什麼還可以的酒店嗎?"

"颍川大酒店,一會我帶你去."

"那謝謝你了."

"恩."徐劍星點了點頭,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二十分鍾後.

徐劍星給司機指著路,帶伊莎貝爾一行人來到了颍川大酒店,同時徐劍星也下了車,付過四百塊錢把司機打發走了,然後伊莎貝爾問道,"你去打理一下你們酒店住宿的問題,我在這里等著你."

"你不會偷偷的溜走吧?"伊莎貝爾極度懷疑的看著徐劍星,臉上寫滿的不信任.

徐劍星白了他一眼道,"都到這里了,我在做那些小動作有必要嗎?"

"這倒也是."伊莎貝爾滿意的點了點頭,旋即說道,"我去說一下就行,不過你怎麼在這里就把司機打發走了,難道這里離你家里很近?"

"也不算太遠."徐劍星微笑道,"我在這里下車想去附近的菜市場買上一點菜."

此刻剛剛下午四點左右,不用想父母也沒有下班,而小徐劍星五歲的妹妹徐柔,如今則是在上大一,雖然現在趁著暑假回到了家里,但是從小很懂事的她,恐怕趁著暑假期間又在外面找了一份臨時工作在上班,所以,徐劍星就想著先去買上一些菜,好好給家里人做上一頓飯.[id=2886232,name=《傲劍凌塵》]簡介:出生在彈丸之國的普通少年陸塵,憑借著神秘不凡的天降劍魂,從此走上了**絲逆襲的道路,打破大陸千萬年鐵則!

誰還敢說劍魂由天定,成就憑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