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很硬,很脆,也很甜
() "狗屁的戀愛見證人."

一聽那話,徐劍星則是滿心的郁悶,惡狠狠的瞪著伊莎貝爾,不過完全被後者無視了,伊莎貝爾帶著甜蜜的微笑,說道,"一定,到時候肯定會邀請李老板,是吧,親愛的."

最後的一句伊莎貝爾則是笑看著徐劍星問道.

"恩."徐劍星說是也不好,說不是更不好,只能含糊其辭的應了一聲,不過他也沒有如此的一直被動下去,那一只賊手悄悄滑到了伊莎貝爾的柔軟腰間,剛想要進行下一步的時候.

伊莎貝爾紅唇湊到了徐劍星的耳邊,用只有他一個人才能聽見的聲音喃喃道,"親愛的,你想摸,我沒有意見,不過你要做好了承受後果的准備,你摸一下我纏你一個月,摸兩下我纏你兩個月,你要是摸三下我就糾纏你一輩子,反正在我心里覺得,能有著一位神奇的大男孩作老公也不錯,我想這會是一件令許多女人羨慕的事情."

一聽這話,徐劍星身體驟然一僵,訕訕的又收回了手,雖然他不知道伊莎貝爾說的是不是真的,可是如今也知道這位西方的女人絕對超級難纏.

"這才乖嘛."伊莎貝爾洋洋得意的一聲輕笑,可是心底還有著一股憋屈和失落,倒不是,伊莎貝爾愛上了徐劍星,而是作為一個漂亮的女人,竟然無法引起一個男人娶她的念頭,這不能不說是一種失敗.當然了,這也是在伊莎貝爾對徐劍星有著些好感的前提下.

要是伊莎貝爾沒有好感的男人,那巴不得哪遠讓他滾哪里去.

莫名沖動之下,伊莎貝爾輕輕咬住了徐劍星的耳朵,伸出了丁香小舌柔軟舔過,頓時令徐劍星的又身體一僵,這讓伊莎貝爾在嬌羞的同時,宛如妖婦一般的咯咯輕笑,曖昧的低語道,"這是看你剛才很乖,獎勵給你的."

如此的一幕雖然做的比較隱蔽,可還是有不少人看到了,令這些人都是愣了幾楞,羨慕的同時,忍不住的感慨道,"這西方的女人無論長的多麼的溫柔委婉,可是比之東方人還是多出了幾分火辣."

實際上,徐劍星甯願不要如此的豔福,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雖然他不想被背叛自己的感情,可是要這麼玩下去,他的身體就會先背叛了自己.

看著徐劍星傻呆呆的樣子,伊莎貝爾心中的羞意,消失得無影無蹤,暗自樂道,"原來調戲一個男人是這麼的好玩,這個se狼也不像表現出來的那麼壞,我算是抓住他的弱點了."

可是此刻她儼然忘記了一句,龍國的諺語,那就是玩火者必**.也或許,是她故意遺忘的,這個誰有能知道呢.

隨之,伊莎貝爾詢問道,"對了,親愛的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家?"

經曆昨天柳敏的事情,她自然知道徐劍星是來旅游的,也知道後者肯定會有走的那一天,這個也是她比較關心的問題,雖然自己可輕易的讓人查出來,不過,那給他人的感覺就好像偷窺**一般,肯定令人反感.所以,她還是打算先問問,要是問不出來的話,那只能找人調查了.

至于,陸倩的事情,暫時已經被她無視,倒不是她想鳩占鵲巢,而是想從徐劍星這里知道一些關于神奇武功的秘密,自己可以去研究一下,當然了,這個是她自己那麼以為呢.

徐劍星聞言,頓時起了一絲jǐng戒,"你問這個干嗎?"

這在其他人看來,徐劍星就是一位想吃干抹靜,而不想負責任的主,這令不少的人都暗罵徐劍星白癡,恨不得能頂替他,成為伊莎貝爾的男朋友.然後他們絕對會細心的呵護,因為這至少能令自己少奮斗幾十年,說不定一輩子都會衣食無憂,就算長得難看點都無所謂,何況,是如此靚麗的西方美女呢.

伊莎貝爾則是故作委屈的說道,"人家不是關心你嗎,不會是你以後不想負責任吧."

說完,她又附到了徐劍星的耳邊,輕聲輕語的說道,"親愛的,你要是不想讓我通過特殊的渠道去查探你的行蹤,最好乖乖的說出來."

"恩."徐劍星當即皺起了眉頭,他這個人最見不得有人威脅,也深知伊莎貝爾查探她行蹤的方式,不外乎利用官方的勢力,這要是有有心人稍微琢磨一下,就會把他和伊莎貝爾的救命恩人連接到一起.雖然,徐劍星不想去暴露自己,但是真要到了某種逼不得已的時候,那也就是無所謂了.就算成為特權人士,他也沒有太大的反感,畢竟,成為特權人士的同時,還能帶給他許多的便利,雖然這種便利他不想要.

不過,此刻明顯不到逼不得已的時候,徐劍星微微想了下,靠在了伊莎貝爾的肩膀,交頭接耳平淡的說道,"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希望你能記住,我告訴你我後天回家."

雖然知道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可伊莎貝爾並沒有太多的歡喜,反而有點忐忑不安,她現在多少看出來了,自己已經引起徐劍星的反感,後者也是位甯為玉碎不為瓦全的主.

伊莎貝爾伏在徐劍星耳邊有點諾諾不安的低聲說道,"抱歉,徐先生."

"恩."徐劍星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旋即道,"只要沒有下一次就行."

"我知道了."伊莎貝爾可憐兮兮的回了一句,感覺有些委屈的站立在一邊.

周邊的眾人雖然很想知道兩者在交談什麼,可是如此低的聲音他們哪里又能聽得到,不過看到,伊莎貝爾最後的表情,那他們就以為伊莎貝爾最後服軟了,這令他們又是一陣嫉妒.

其中的李老板勾著徐劍星的肩膀,嘿嘿笑道,"徐少,好手段,佩服,有時間教給我老李兩招."

一開始,徐劍星還沒有回過味來,可是隨之一想就瞬間明白了過來,故作洋洋得意的大咧咧道,"沒問題,我告訴你啊老李,這女人啊三天不打就上牆揭瓦,該教訓的時候,就要教訓一番,不要給她客氣,你看她現在多老實,多聽話."

"暈."眾人一聽這話狂暈不已,如此的天之驕女,不要說去打,恐怕說都不敢多說兩句,就怕給說跑了,也只有你這個二百五,才敢說出又打,又罵的話來.

同時,伊莎貝爾聞言當即抬起了頭,惱怒的看向了徐劍星,誰知徐劍星望著她如此神se,當即就是眼睛一瞪,嘴角一歪,"怎麼看你的樣子還不服氣了?"

"我,我……"伊莎貝爾咬牙切齒的想到,"你玩我是吧,今天本小姐忍了,等過去一些時間,我讓你好看."

旋即,伊莎貝爾臉se一變,宛如一位受了氣的小媳婦,怯怯的低聲說道,"親愛的我沒有."

"這才乖嘛."徐劍星用伊莎貝爾的話還給了她,心情大為舒暢,總算報了一箭之仇,當然了,還有著一些自鳴得意,能讓此等的西方美女如此聽話,恐怕,還不多見,就算是假的也感覺甚是長臉.

這樣的刺激,徐劍星覺得還有點不夠,嘿嘿一笑,當即手一摸兜里,瞬間手掌中出現了一根棒棒糖,忍住笑意的遞給了伊莎貝爾,"今天看你乖,這個是獎勵你的,我尋常就愛吃這個,要是一般人我還不給呢."

此話一出,眾人一陣暈眩,實在是想不出徐劍星還會有這愛好,走到哪里還裝著棒棒糖,實際上,這棒棒糖是徐劍星給陸婷婷准備的,在空間里放了不少,偶爾自己也會拿出來一根品嘗一下.

伊莎貝爾望著遞來棒棒糖,一陣氣悶,好半響才恨恨接了過來,然後把棒棒糖撥開,張開xing感紅唇伸出誘惑香舌,輕輕環繞舔了一下.

這令眾人在加徐劍星皆是一陣口干舌燥,實在是太香豔了,還沒有等他們多有回味.

只聽,"咔嚓"一聲脆響.

伊莎貝爾張開小嘴,露出了潔白的牙齒,就狠狠的咬了下去,這令眾人頓時菊花一收,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緊接,在徐劍星有點呆滯的目光中,伊莎貝爾不在意的朝著他的下身看了一眼.然後,"嘎吱,嘎吱……"就嚼了起來.

這讓徐劍星除了有著渾身直冒冷氣的感覺之外,還有著一種異樣的刺激.

三兩下,伊莎貝爾就把這一整根棒棒糖,給生生的給嚼進了肚子里,旋即還舔了舔舌頭問道,"親愛的味道差不錯,還有嗎?"

"沒有了."徐劍星連連搖頭,雖然看著比較刺激,可是看著實在太招惹火氣.

"哦."伊莎貝爾臉上露出了頗為失望的神se,"那太遺憾了,希望下次你能准備的多些,我發現我有點喜歡上了這種nǎi油味的棒棒糖,感覺很硬,很脆,也很甜."

如此一語雙關的話語,令徐劍星又是虛火的上升幾分,臉上露出了一抹訕訕的笑容.

說完之後,伊莎貝爾也有了那麼一點不好意思,緊接她就轉移了話題,"對了徐,不知道你回哪個家?"

徐劍星眼珠子一轉,毫不猶豫的說道,"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