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噢耶
() 突然之間.

柳敏的眼前就是一亮,要是她當初沒有記錯的話,自己曾經問過徐劍星,他的女朋友陸倩是什麼地方人,又在什麼地方上班的這句話.

而徐劍星的回答則是,"我女朋友是云海市人,她不是在什麼地方上班,而是云海宏光制藥集團的董事長兼總經理,總資產大概五十個億左右吧."

甚至還說出了陸倩本身就有著女兒的話語.

這給人的第一印象,完全就是一個小白臉,可給人的第二個感覺,這解釋的太多,未免就有了點嫌疑,因為這說的實在是太詳細了,就好像急于要把他們弄走似的,擱在一般人的身上,也肯定不會如此回答.

柳敏站在徐劍星的角度,稍微想了想,又覺得又有那麼些正常,因為有的人碰到此事,肯定也知道自己的問題,早晚逃不開追查,與其這樣還不如早早說開.

想是這麼想,可是柳敏就是感覺這其中好像有著不對的地方,給她的感覺,那徐劍星的神情當時十分的從容,就好像已經知道案件的具體情況一般,才想著把事情趕緊說清楚完事.

雖然,是感覺到不對,但是柳敏也沒有在懷疑徐劍星是那三位劫匪的同伙,其一,那三位重犯流竄各地作案多起,從來沒有顯示過他們還有任何同伙的疑點.

其二,既然他們的資料中,沒有任何同伙的疑點顯示,那要是說他們真的還有著另外一位同伙的存在,那肯定是一位小心謹慎到了極點的家伙,甚至對偵查和反偵察,都有極高的水平,要不然怎麼可能會一直逍遙在偵查人員的視野之外.這麼一說,徐劍星要是那位同伙,他在說出那番話的時候,怎麼可能露出那麼一個不算馬腳的小馬腳.

至少,也要按照正常人的回答來一步步述說,更何況,從陸倩哪里聽到的回答,她也確信徐劍星根本不能策劃這個事情,畢竟伊莎貝爾也才來龍國三天罷了,徐劍星遠遠提前于伊莎貝爾來龍國的時間,而且,徐劍星要是那本事知道伊莎貝爾回來騰安,除非他會著未卜先知的手段.這顯然不可能.

當然了,也不能排除臨時作案的動機,可是後者既然有了那麼一個愛他,又願意為他付出一切的女朋友,想來都不大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來.

想到這里,柳敏為了確認這個事實,則是又撥打出了一個電話.

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

徐劍星的大概資料則是從傳真機里發送了過來.看著其上徐劍星顯示在各地的大概時間,柳敏就完全排除了徐劍星是那三位劫匪的同謀.

既然不是同謀,那這位徐劍星會不會就是那位高手呢?

對于這一點,柳敏剛才在等待的過程中就了一些猜測,而且在等待的時間里,她不但是回顧著徐劍星當時的回答情況,她還是儼然記起了伊莎貝爾臨走之前的眨眼動作.

在當時,她則是以為伊莎貝爾和徐劍星,因為之前就認識,對于那個眼神也僅僅是以為調侃式的打招呼,雖然給人的感覺看來好像有點輕浮,也沒有太多想.

可要是根據自己如今的推測,恐怕那個眼神里的輕浮,就不存在了,甚至她以為的調侃和伊莎貝爾的那種調侃意義,也是完全的不同.

根據,在對伊莎貝爾做筆錄那些時間中的觀察,柳敏也儼然知道,伊莎貝爾對于陌生人根本就不假言辭,面對她的那些領導,甚至是她,雖然是微笑相對,可是那微笑之中又明顯透漏出了一種距離,讓人無法去親近.

而有著一次交易的徐劍星,又憑什麼令伊莎貝爾做出那一個看著有點輕浮的眨眼動作,柳敏可不相信,伊莎貝爾會對徐劍星一見鍾情了.

依著伊莎貝爾的地位,她什麼樣的帥哥沒有見過,何況西方人和東方人的審美觀點也完全的不同,這怎麼想,伊莎貝爾也不可能對徐劍星有著什麼想法.

除非,除非徐劍星就是伊莎貝爾的那位救命恩人這點,才更能解釋的清楚這中間發生的事情.

按照這個思路下去,柳敏的腦海里很快就出現了一些推測的片段,那就是當時伊莎貝爾被綁架到徐劍星住所時,剛好碰到了那些劫匪,而那些劫匪既然知道了伊莎貝爾有著翡翠的事情,那肯定也會認識徐劍星,所以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也把徐劍星給抓住了.

當時的徐劍星肯定有著某種的顧慮沒有動手,可是當來到案件的最終地點,因為一些事情徐劍星無法在隱藏在下去,只能把那三位劫匪擊倒,甚至還給打成了白癡.

要說以前,柳敏也僅僅會想那位高手,不喜這些劫匪才會下那麼重的手段,可是把徐劍星代入之後,她就猜想到,或許徐劍星想隱藏他有神奇功夫的秘密,才會下那麼重的手,這樣一來,從徐劍星是普通人家孩子的這點,也能理解他為什麼這麼做,

甚至,從這里柳敏也感受到,陸倩為什麼用那麼一大筆錢來形容她對徐劍星的感情,恐怕,這里不僅僅有著感情的問題,而是陸倩早已經知道了徐劍星不是常人的事情,所以,也清楚後者絕對不會看上她所擁有的財富.

對于這點,柳敏自己心里也很清楚,因為,在那些高手之中,海量的金錢不說垂手可得,但是只要有那個念頭,稍微動動腦子和動下手,都能獲取到常人一生都不能得到的金錢.而官方想利用正常的偵查手段,去找出那些人也簡直給做夢一般.

"噢耶."想到這里,柳敏興奮的揮了一下手.雖然推測中的可能xing不會太大,但是未免沒有著可能.

可隨後一想,柳敏又有點犯愁,要是徐劍星是高手的話,就憑著他之前的作為,那自己就算找上門去,也是問不出個所以然來,說不定還會令他jǐng覺,至于,用跟蹤的手段,那完全就不可行.

左右想了一番,柳敏低聲自語道,"看來這個事情,只能一擊必中了,恐怕也只有一次的機會."

稍微一琢磨,柳敏的心里就有了定計,臉上露出了jiān詐的笑容.

時間就這麼又過了三個小時.

正在玉石街挑選毛料的徐劍星,手機的鈴聲驟然了起來,他看了一眼,就滿臉苦笑,然後給身邊的一位老板打了一聲招呼,就走到了一邊接起了電話,"二哥你這幾天是不是很閑啊."

這幾天來,秦羽飛沒有少給他打電話來,不是給徐劍星說《九天路》漲了多少多少收藏,就是多少多少點擊,要麼就是哭訴讓他多寫幾章,這令徐劍星都有點無奈了,甚至後悔把《九天路》發布出去.

一聽這話,秦羽飛就哀嚎道,"兄弟我告訴你我不但不閑,還很忙,非常非常的忙,你的那本書不但不少書迷在書評區催更,書友群里催,詢問各種問題,就算是群里的那些朋友也一樣如此,那些丫的不但是群里催,電話里也催,就算我上個廁所,尼瑪都老有人打電話,說我不多更新兩章,就讓我半夜三點起來噓噓,更甚至,編輯還要了我電話,要和我探討一下劇情的發展,看看我的思路是怎麼想的,你說這玩意我哪里知道啊,我感覺自己就好像個小偷,躲著那個,躲著這個,而且我說的還沒有真實情況的十分之一那麼嚴重,你說我容易嗎?"

"是不容易."徐劍星嘿嘿笑道,對于《九天路》這本書的魅力,他毫不懷疑,其中的各種劇情緊湊xing,可以說達到了一個巔峰,幾乎三章一小坑,十章一大坑,完全是坑坑不斷,其中的一小坑你好不容易得到了滿足,可是另外又出現了一個更離奇的大坑,任你怎麼猜測,也完全猜不透作者的思路,這令他自己當初都坑的很辛苦.

更不要說,作者那達到那極致的文筆和博學多才的各種事物描述,這令徐劍星都忍不住的眼前亮了之後在亮,可以說,讓徐劍星給《九天路》的作者,一個評價的話,那他只有六個字"超級無敵妖孽".

實際上,徐劍星想了想倒也覺得正常,在他看來五百年後的世界,就算六歲的一般孩童,都會有著超級天才般的智商,過目不忘之類的本事,還僅僅是小菜一碟的事情,在加上人類世界不斷的進化,那壽命也肯定會得到一個巨大的增長.

如此一說,那個時代的一位普通成年人,擁有的知識量恐怕都要遠遠超出現如今的大學頂級教授,要是作者的年齡稍微再大一些的話,那簡直就是一個會走動的人形超級圖書館,不但是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就算那無盡的宇宙奧妙,在那個年代知道的也肯定不會少.

要不是《九天路》是一本玄幻小說,而是一本都市類型的小說,徐劍星想想就肯定不會發出去,因為,五百年後的小說里,肯定會涉及到一些相關的知識,在那個時代還無所謂,而要對如今來說,那就是驚天的大事了.恐怕,就這一本小說,都能給他帶來天大的麻煩.

秦羽飛一聽徐劍星說他不容易,就大喜的說道,"兄弟你看我這麼不容易,是不是給在給我發一些章節,我也好應付那些窮追不舍的牲口啊,要不然現在的ri子實在是太苦B了."

"我看你是自己想看,才是最真實的情況,要不然你不會不明白,今天多發兩章,明天多發兩章,要是以後不這麼發的話,肯定會引起那些書迷的不滿."徐劍星鄙視的說道.

"兄弟,你也不能這麼說,我自己是想看,可那也不是為你服務嗎,我告訴你,雖然我當初受騙幫你簽了約,但這錢一是一,二是二,每個月我肯定會打給你,就算你不在乎也不行."

秦羽飛毫不猶豫的說道,根據現在的勢頭發展,這本書絕對一書封神,還是至高無上的那種,以後掙到千萬的大洋,根本就是小菜一碟的事情,這其中不但是包含里網站的訂閱,移動網站,小說出版等,還包括了改編成游戲這點,至于,拍成什麼電影連續劇的話,那就是找噴,實在是依著現在的技術,根本無法把其內的場景給拍攝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