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小白臉越做越囂張
() "尼瑪,旅游還要證明,我擦了."徐劍星心中恨恨的想到,旋即有點不情願的說道,"我女朋友陸倩,還有他們公司的人能證明."

倒不是徐劍星不願意承認陸倩這個女朋友,而是非常明白一會這些人肯定要調查陸倩,那只要陸倩的情況一問清楚,這些人不誤會他又是什麼小白臉才怪.

果然,柳敏繼續問道,"請問你女朋友陸倩,是什麼地方人,又在什麼地方上班?你什麼時候打算來的順和鎮?"

"我是8月3號打算來騰安玩的,此地是我女朋友公司里的手下提前租來的,說此地風景不錯,而且我女朋友還在這里住了兩天,我女朋友陸倩是云海市人,她不是在什麼地方上班,而是云海宏光制藥集團的董事長兼總經理,恩,總資產大概五十個億左右吧."

徐劍星是打算已經豁出去了,反正一會也要被調查出來,被鄙視,還不如自己說個痛快,"對了,我女朋友比我大五歲,還有個女兒,不過不是我的."

不管徐劍星說的是不是真的,當場就迎來了柳敏鄙視的目光,其中還隱藏著些厭惡,感覺如今的小白臉越做越囂張,不但不覺得這種事情可恥,還有臉拿出來說.

而那些男jǐng員,除了愣了一下,望著徐劍星的眼光里同樣也有著鄙視,不過心里還有著羨慕,小白臉就是好啊,哪里像他們累死累活,一個月也掙不了多少錢.

至于,伊莎貝爾則是完全的傻眼了,她雖然猜測過徐劍星的女朋友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可是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是一位結過婚,還有孩子的一位女人,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或許,這個壞蛋有著另類的愛好.

要是說徐劍星是為了錢才找那樣的女人,伊莎貝爾打死都不能相信,因為就憑著徐劍星的本事,要是真的想賺錢的話,也根本不是太大的事情,甚至要是去做殺手的話,一年下來輕松10來個億都有可能.

緊接,那柳敏穩了穩情緒,再次說道,"徐先生你稍等,我打個電話證實一下."

"恩."徐劍星點了點頭.

柳敏走到一邊就撥打出去了一個電話,隨之就把徐劍星說的事情,大概反映了一下,就把電話給掛了.

然後,柳敏走到了伊莎貝爾的身邊,微笑說道,"伊莎貝爾小姐,我這邊還有點情況要了解,你看你要是累了是不是先去市局,到時候會有人給你做筆錄."

"不急,我感覺蠻好玩的."伊莎貝爾搖了搖頭,旋即說道,"對了,我能不能插上一句?"

"可以,你說."柳敏微微愣了下道.

"那位徐先生我認識."伊莎貝爾指著徐劍星話語一頓,臉上似笑非笑,可是見徐劍星沒有任何的反應,不滿的撇了下嘴,就說道,"我手里的那塊價值一億的翡翠,就是和徐先生交易的."

"啊!"柳敏等人頓時傻眼了,沒想到這位小白臉竟然有如此的狗屎運,發了一筆橫財.

很快,柳敏就清醒了過來,微笑的說道,"我知道伊莎貝爾小姐想幫徐先生解除嫌疑,不過有些事情,我還是要問清楚的好."

"那好吧."伊莎貝爾聳了聳肩膀,知道柳敏和她當初的想法一樣,有錢人並不會嫌棄自己的錢多.不過,要是證明了徐劍星和那個富婆真的有著關系,那他嫌疑人的身份,就幾乎可以洗的清楚.

畢竟,徐劍星剛才說過是來旅游,那自然是早就有了這個打算,而他又有那麼一個有錢的女朋友,怎麼會冒著那麼大風險,就為了一塊翡翠來綁架她,就算價值不菲,何況還是徐劍星本人賣出的呢,所以,這就是更加的不可能了.

大約過了10多分鍾.

柳敏就接到一個電話,也確認了有著陸倩這一個人物,徐劍星所說的陸倩之事也完全屬實,那最後的就是證明徐劍星是陸倩男朋友的事情了.

柳敏沒有絲毫,當即就按照發來的號碼,就給陸倩撥打過去了一個電話……

與此同時.

正在云海市考察一家珠寶店的陸倩,聽到電話響聲,就拿起來一看,看了一下是個陌生的號碼,也沒有太多的猶豫就接聽了,"你好,我是陸倩,請問你是哪位?"

"陸女士,我是寶山市公安局的副局長柳敏,想要給你打聽下,你認不認識徐劍星這個人?"柳敏開門見山道.

一聽公安局,陸倩就大急的問道,"認識,他出什麼事情了嗎?"

柳敏聽著陸倩如此的口氣,就已經知道了徐劍星九層說的是事實,她笑了笑,道,"陸女士請不要擔心,我們就是找徐先生了解了一些情況,對了,聽徐先生他說你是他的女朋友,這個是真的嗎?"

"是真的."要是擱在尋常,陸倩多少還會有點不好意思,多少有點小甜蜜,可是在jǐng察找上徐劍星的時候,她著急還來不及呢,哪里會有其他的心思.

"那你們兩個認識了多久,到底關系有多好,你能具體的說下嗎,這個很重要,至于為什麼我卻不能告訴你,請你想好了回答."柳敏鄭重說道.

陸倩沒有絲毫的猶豫的說道,"我和他認識了有一年,至于關系有多好這點.我想你應該知道我也算是個有錢人,那我就用金錢來表達吧,雖然俗氣,但是這更能表達我的感情."

"行,陸女士你說."柳敏點了點頭.

"錢,只要他想要,我有多少可以給他多少,甚至是我爸爸遺留下來的公司,只要他開口,我馬上把我擁有的股份全部轉讓給他,對于這點我不會有絲毫的猶豫,你要是不相信,可以讓他打電話給我試一試,甚至你還可以現場來察看股份的交接,你覺得我這樣表達我的感情,你能明白了嗎柳局長?"

陸倩滿是深情的說道,自從徐劍星把自己會內功的事情告訴了她,陸倩就已經無可救藥的愛上了徐劍星,她甚至可以毫不懷疑的說,就算她的資產有千千億,徐劍星也不會多看哪怕一眼,這也就是她對徐劍星的最大了解.

而柳敏一聽這話,就明白了過來,這位陸女士對徐劍星的感情之深,已經到了一種無法割舍的境界,此刻,她對徐劍星的感官也好了許多,她相信陸倩作為一個公司老總,絕對不會那麼的無知,徐劍星自然也有著他的優點,至少不會是為了金錢才找上了陸倩,要不然,憑什麼讓陸倩死心塌地的愛上他.

柳敏有點不可思議的搖了搖頭,旋即才說道,"我懂了陸女士,另外我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徐先生什麼時候有意,要來此地游玩的?"

"八月三號."陸倩稍微沉思下就回答道,"他是八月三號給我提起的,我們是八月五號到的順和鎮,房子則是有我昆民分公司的經理,胡延生給租來的,另外,我還在順和呆了兩天,因為中間有些事情就趕回了云海市."

"哦."柳敏點了點頭,然後微笑說道,"我明白了,你也請放心徐先生沒有任何的事情,你現在需要給他說兩句話嗎?"

"既然他沒事,那就不用了,我想他一會會給我打電話的."

陸倩聽到徐劍星不會有事,心里也平靜的了下來.她也相信,只要徐劍星離得不是太遠的話,這些對話,肯定逃不過他的耳朵.也確實如陸倩所想,徐劍星把這些對話是聽的清清楚楚,心中自然有著絲絲的感動流淌在心田.

柳敏聞言笑了笑道,"那好,陸女士我就先掛了."

"行,柳局長有時間來云海玩,我請你吃飯."陸倩微笑道.

"那謝謝了陸女士,再見."

"再見."

柳敏掛了電話後,看著徐劍星的目光也溫和了許多,笑著說道,"不好意思徐先生耽擱了你那麼久的時間,在這里我說聲對不起."

"沒事,你們也屬于正常的走程序,這點我還能理解的."徐劍星笑著點了下頭.

"那好,徐先生請你留個電話,還有最近盡量不要出國,說不定有什麼事情還需要找你了解一下."柳敏微笑說道.

一聽這話,徐劍星就微微有點不爽,知道這位局長大人還有點懷疑他,實際上,他不知道這也是柳敏的一種職業習慣,哪怕有一點可能xing,她都不會輕易放下.

心里不爽歸不爽,徐劍星還是把電話告訴了柳敏.

記完電話,柳敏笑道,"麻煩你了徐先生,我們走了,你忙你的."說完柳敏擺了擺手.

"恩."徐劍星淡淡回應了一下.

看著徐劍星的態度,柳敏也沒有介意,這也是人之常情,她笑著又點了點頭,對伊莎貝爾說道,"我們走吧,伊莎貝爾小姐."

"恩."伊莎貝爾笑了笑,在一位jǐng員的引領下就朝著一個jǐng車走去,當她要坐上車的那一瞬間,突然給徐劍星眨了眨眼睛.

這令徐劍星心里是苦笑不得,而伊莎貝爾的小動作,在柳敏開車門的那一刻,也被看了個正著,不過她也沒有多想,畢竟在這之前徐劍星就和伊莎貝爾已經認識了,就算不是太熟悉,依著西方人的xing格,在臨走的時候打下招呼也屬于正常,雖然這個招呼有點好像調侃,又好像有點輕佻,不管怎麼說,也算招呼.

望著這些人一一上車離開.

徐劍星則是給陸倩打過去了一個電話,沒有兩秒,電話就接通了開來,其內傳來了陸倩稍急的聲音,"老公,剛才怎麼回事,那個柳局長走了嗎?"

"走了."徐劍星苦笑著說道,"實際上也沒有什麼事情,我只不過遭受了無妄之災."

隨之,徐劍星也沒有怎麼隱瞞,就把事情當即給解說了一邊,只不過有些話,他自然沒有提起了,比如摸了伊莎貝爾屁股的事情.

當一聽到,徐劍星開出的一塊翡翠賣了一億高價的時候,陸倩震驚不已,當徐劍星說道自己被綁架的時候,雖然知道後者不會有事,還是擔心不已,而當徐劍星說到把持槍的匪徒打昏時,她則是安下了心來.

可是最後一聽徐劍星接受了伊莎貝爾的感謝,則是又感到了好笑不已,感覺自己的老公還真是個極品,明明不在乎錢財,還去接受饋贈的翡翠,不過,對于徐劍星的想法,多少她還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