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能證明你是旅游
() 在伊莎貝爾有點急促不安之時,遠方突然傳來若有若無的喊叫聲,"伊莎貝爾小姐,伊莎貝爾小姐你在哪里.レ.siluke.♠思♥路♣客レ"

聽到這到這個聲音,伊莎貝爾緊張的情緒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她急忙回應道,"艾娜,我在這里,艾娜我在這里……"

隨著她的回應,不一會林中就出現了10多個身影,當先而跑來的則是,伊莎貝爾xing感的貼身女衛艾娜.

艾娜一看到渾身無傷的伊莎貝爾,就驚喜的連連喊道,"太好了,太好了伊莎小姐你真的沒有事情."

"是的,我沒事了,而且還非常好."伊莎貝爾微微一笑,指著不遠處躺著的劫匪說道,"不過我想他們應該會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到了現在,伊莎貝爾看到那三位劫匪還沒有任何的動靜,她就知道肯定是那位神奇大男孩施展了什麼神奇的手段才會如此,或許,就好像不久前,大男孩嗖嗖在三人身上點了幾下就給止住血的情況一般,令三人完全不動彈了.

艾娜打眼看去就一聲驚呼道,"哦,天啊這三個壞蛋怎麼了."

雖然當時,艾娜和三位劫匪接觸的時間不長,可是經過兩次阻礙的碰撞,也知道這三位的身手絕對不低,要不然也不可能從他們身邊輕易的抓走伊莎貝爾,當然了,起著最主要作用的則是手槍.

伊莎貝爾聳了聳肩膀,則是樂道,"被一位大俠打的."

"大俠."艾娜滿心的不解.

與此同時,那同來的jǐng務人員也趕了過來,小心的看了幾眼三位嫌疑犯,其中的一位女jǐng官一揮手,各個jǐng員就撲了過去,把三位嫌疑犯給死死按在了地上,可是當他們其中的一位,仔細一看,當即發現了三位嫌疑犯的不對.

只見這三位嫌疑犯,面se癡呆,口吐白沫,雖然眼睛也睜開了,可是雙目卻是沒有任何的靈動se,宛如一個白癡一般.

令這位jǐng員忍不住的就驚叫道,"柳局,你來看看這三位嫌疑人,好像情況不對."

他嘴里所說的柳局,就是那位女jǐng官,這位女jǐng官名字叫做柳敏,看著三十多歲,五官秀美,利落的短發,身材高挑,大概1米71,肌膚白皙,在一身jǐng服的傍身下,看上去英姿颯爽十分,而那氣質給人的感覺也非常的強勢.

如今柳敏則是擔任市局的一副局長,她能在如此的年齡擔任如此的職位,除了因為她有著神秘的後台之外,更大的原因在于她出眾的能力,不但是管理,身手,槍法,還是偵查能力,她都能受之無愧的擔任這個副局長的職位.

此次,讓柳敏前來帶隊,其一則是因為正局外出公干,需要時間不短,根本就不能回來,現在局里的事宜則是由政法委書記管理著,其二,那些頭頭腦腦沒來自然是因為伊莎貝爾給艾娜說的那番話了,其三嗎,是因為柳敏是個女人,還會兩門外語,這樣一來不但和艾娜幾位保鏢比較容易溝通,也容易處理伊莎貝爾的善後工作.

柳敏聞言急忙上前幾步,蹲在了嫌疑犯的身邊細細看了起來,越看是越驚,要是她沒有看錯的話,三位嫌疑犯已經完全變成了白癡,而且從手腕處的那個穿透的傷口來看,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內家高手所為,要不然的話,三位嫌疑犯的身上,不可能沒有著其他的傷勢.

對于內家高手,柳敏毫不陌生,因為她出生于一個軍人世家,只不過因為一些原因,四年前離開了心愛的特殊部隊,所以,根據她家里的情況她知道些內家高手的事情一點也不出奇.

稍微又細細查看了一下,柳敏完全確定是內家高手所為,心頭也有著一些不痛快,在她心里想來,那些內家高手是厲害,可是在沒有執法權力的情況下,就把這些人直接打成白癡,簡直就是視法律為無物,橫行無忌.

這和柳敏的信念,完全的不同,她最不喜歡的就是那種人.

緊接,柳敏就站了起來,走到伊莎貝爾身前,微笑問道,"伊莎貝爾小姐,剛才聽你說這三位嫌疑犯被什麼大俠打傷了,你能不能給我描述下具體的情況啊."

"好哈."伊莎貝爾笑著回了一句,就臉se一正說道,"我當時被這三位嫌疑犯綁架到這里的時候,感覺到無助十分,突然有著一位身穿白衣的蒙面大俠,從天降臨而下,然後三下兩下,這些嫌疑犯就倒在了地上,我當即就拿起了我那塊翡翠,上去感謝他,可是沒有說兩句話,那位大俠拿著翡翠身形一閃又消失了.

"這令我好生的遺憾."伊莎貝爾最後攤了攤纖手.

"就這麼簡單?"柳敏疑惑問道,伊莎貝爾手里的那塊翡翠,價值如何,她非常的清楚,至于,送不送那是伊莎貝爾的事情,她毫不關心,只要人沒事就行.

"確實就這麼簡單."伊莎貝爾聳了聳肩膀.

"那謝謝你的合作,伊莎貝爾小姐,要是沒有什麼事情,你和我們一會下了山,一起去下市局行嗎?我們好做一下筆錄."

柳敏苦笑的微微搖了搖頭,她現在有九分九的把握伊莎貝爾在說謊,甚至還有可能和那位神秘強者,達成了一定的協議,要不然,哪里會有這麼無聊的內家高手,蒙面救完人,拿了東西就走.至于,詢問什麼身高之類的話語,柳敏已經懶得去問,她相信就算去問,得到的也是不符合情況的信息.

"行."伊莎貝爾知道這是很正常的程序,也就沒有拒絕.

隨後.一行人里三位背著三名嫌疑犯,就朝著山下趕去.

在這十多人之中,分成兩個小團體,其一是壓解犯人的柳敏一行,另一邊就是伊莎貝爾和他的保鏢了.

在柳敏一行人中.

其間的一位jǐng員低聲問道,"柳局,我剛才聽著伊莎貝爾小姐說的話,怎麼感覺那麼,那麼……"

"那麼什麼,那麼不像真的."柳敏淡淡笑道.

"恩."jǐng員點了點頭,然後小心的問道,"對了,柳局那個什麼大俠之類的人物,會不會是真的呢?"

話是這麼問,可是他心里卻是已經信了九層,因為那個現場只要不是特意偽造的話,不說那三位劫匪手腕處的傷口沒有流出鮮血的事情怎麼解釋,就算三人一起成為了白癡的事件,那想起來也是非常的詭異,除非真的碰到了小說里般的那些"大俠"類人物.

而其他人也是如此這麼想的,在這個時候,其他jǐng員的耳朵也立了起來.

看著眾人的表情,柳敏心中有點好笑,可嘴里卻是說道,"有些事情不是你們能知道,就不要去問,還有這個案件回去之後,會交給上面的人來處理,所以,你們一定要做好保密的工作,不要給自己帶來什麼麻煩."

柳敏對此事說的輕描淡寫,也是因為國家對這方面放的越來越松,好像有意在推動這個事情,在她想來,世間存有內家高手的事情,要不了三年,很有可能就要被大眾所熟知,現在所缺的也就是一個觸發點.

眾位jǐng員一聽這話,心中頓時掀起了滔天海浪,要是他們沒有理解錯的話,那就是說柳局間接承認了這個事情,要是其他副局,甚至是正局說出此話,他們還會有著點懷疑,但柳敏說出來的話,他們幾乎就完全相信了這個世界上有著神奇內功的存在.

實在是,柳敏的背景對于他們來說,一直是個迷.

而艾娜也詢問伊莎貝爾類似的話題,只不過在伊莎貝爾笑著搖了搖頭後,就沒有在詢問下去了,她相信小姐要是真的願意把具體的事情告訴其他人,那她肯定是其中一個.

因為,她和伊莎貝爾並不僅僅是明面上的雇主關系,還是從小陪後者一起長大的朋友,那關系可以說用親如姐妹來形容.

上山路難,下山易.

僅僅不過二十來分鍾.

一行人就從狹窄的林中小道里,走了出來.

此刻在徐劍星家大門十米開外的位置,停了6輛大小不一的jǐng車,自然還有著看護的幾位jǐng員,至于徐劍星也苦哈哈的呆在了那幾位jǐng員的中間.

本來徐劍星是悄然摸回了家中,可是等他打開門想去玉石街的時候,卻是被這幾位jǐng員一陣詢問,最後就算他說有急事要出去辦,這幾位jǐng員也沒有放他離開,則是說這周邊發生了重大的案件,需要找些人調查下,不過,這個調查卻是只能等到他們的頭回來再說.

就這樣一直把徐劍星困在了這里,小心的防備著,這令徐劍星十分的無語,不過對這些jǐng察的心思,他多少也能猜到點.

果不其然,這些jǐng員之中的趙jǐng官,一看到伊莎貝爾等人回來,就朝著一位女jǐng官小跑了過去,那談話的內容也一字不差的落在了他的耳中.

那趙jǐng官一小跑到柳敏的身邊,就指了一下徐劍星,然後輕聲說道,"柳局,我感覺那個叫徐劍星的年輕人,有重大的嫌疑,因為,他不但住在這個山腳下容易放風的位置,還不是本地人,據他所說,也剛在這里租房子沒有多久,所以,他想來離開的時候,我們就把他扣下了,打算等你回來問過,再做決定."

一聽這話,徐劍星苦B十分,他就知道事情是這樣的.而那柳敏則是輕輕點了下頭道,"你做的不錯,還有小趙你先和小張幾個人把那三位劫匪送到醫院,免得出現了意外,記得小心守著,還有關于劫匪的一切事宜讓那些醫生給我保密,具體的事情你可以詢問一下小張."

"是,局長."趙jǐng官打了個敬禮,就小跑上了一輛關犯人的jǐng車,然後和另外幾個jǐng員在加上三位劫匪,就開車離去.

這個時候,柳敏朝著徐劍星走了過去,到了他身前則是打了一個敬禮道,"你好徐先生,我是柳敏是市里的一位公安局副局長,剛才聽我的同事說了一些你的事情,我還有些情況想在了解一下,請問你方便嗎?"

"不方便,恐怕也要方便."徐劍星心里苦笑了一聲,旋即無奈說道,"方便,柳局長你有什麼事情就問吧."

"那好."柳敏點了點頭,道,"請問徐先生你既然不是本地人,為什麼要在這里租房子."

"旅游,這里風景好."徐劍星無力的說道.

"請問誰能證明你是旅游?"柳敏直言不諱問道.[id=2854100,name=《魔峰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