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哦買噶
() "那隨便你吧.レ.siluke.♠思♥路♣客レ"徐劍星好笑的說道.

伊莎貝爾聽他如此說,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旋即湊到了徐劍星的身邊,好奇的問道,"徐先生,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嗎?"

"徐劍星."徐劍星微笑說道,根據伊莎貝爾能輕易拿出一億元購買翡翠的情況,他就非常的清楚,後者想查出來他的身份,並不是多難的事情,所以也沒有必要隱瞞.

一聽他真的報出了姓名,伊莎貝爾露出了甜美的微笑,把那三個字深深的記在了心里,然後又好奇問道,"徐先生,你有女朋友嗎?"

"你想干嘛,查戶口呢."徐劍星故作防備的說道.

"你這人真是的,人家就是好奇嘛."伊莎貝爾翻了個嬌媚的白眼,催促道,"徐先生你就給我說說嘛."

"那說好了,你可不能打我主意哦,我吃不慣外餐."徐劍星嘿嘿一笑,

聽到前面的打主意,伊莎貝爾又是瞪了徐劍星一眼,可是一聽後面的話,俏臉就是一紅,然後不滿的說道,"你這是種族歧視,我可以去告你的."

伊莎貝爾越說越激昂,"外餐怎麼了,外餐難道就不是飯,就不能吃飽,何況在如今的社會里,中西合璧的事情還少嗎,比如在建築上,比如在婚禮上,比如在醫學上等等等等,這些中西合璧的效果,反而比之以前更加的完美."

"汗!"這令徐劍星聽得只冒虛汗,怎麼他隨便的一句話,就引來了伊莎貝爾如此大的反應,不過,徐劍星想想,或許事情就出現在了種族歧視上面.

實際上,徐劍星還真的猜對了一些,伊莎貝爾就是一位種族和平主義者,她最反感看到的就是統治階級根據種族和民族的特征,劃分人們的社會地位和法律地位,敵視,迫害和不平等地對待其他種族的行為.

在她看來,既然生來都為同一星球之人,那就應該不分種族和民族,人人有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的權利,往大了說,這對整顆星球的發展,也會起到很大的作用.當然了,這僅僅是她的夢想,她也知道完全不可能實現,畢竟有人的地方就有爭斗,就有著私心.

而此刻她說那番話,到底還有沒有其他的意思,就誰也不知道了.

說完,伊莎貝爾望著徐劍星直縮腦袋的表情,頓時雅然一笑,宛如百花開放一般,緊接她又有點尷尬的說道,"不好意思,徐先生我有點忘情了."

"沒事,沒事,我以後會嘗試下吃外餐的,味道好不好,要吃過才有發言權嗎."徐劍星安慰的說道.

可這句話,聽在伊莎貝爾又變了味,她臉se微紅的嬌嗔道,"徐先生,我算看出來了,你真壞."

"我怎麼又壞了."徐劍星很無辜的說道,"我說我不吃外餐,你那麼大反應,我說我吃,你又說我壞,你說我到底該不該吃啊."

"吃,吃你個大頭鬼."伊莎貝爾韻味十足的羞惱說道,"我看徐先生你就是揣著明白當糊塗."

"揣著明白當糊塗?"徐劍星故作不解的撓了撓頭,心中則是在哈哈大笑,"這個外國妞還蠻好玩,"

隨之他臉上迷惑的說道,"我怎麼揣著明白當糊塗了?我們不是在說吃不吃外餐的話題嗎,這個問題你還沒有回答我呢."

"哼,不理你了."伊莎貝爾一聲驕哼,就扭過去了頭.

徐劍星嘿嘿一笑,聳了下肩膀也沒有再多說什麼,閉上眼睛就養起神來.

伊莎貝爾久等半天,也沒有見徐劍星有任何的動靜,心中不滿的嘀咕道,"這個壞蛋就是一塊木頭,一點都不懂得什麼叫做紳士風度,也不知道哪個女人會喜歡這樣的一塊大木頭."

想到這里,她的臉頰又是微微一紅,感覺這塊木頭也不錯,不但有著超越常人的神奇功夫,就算看著自己的目光,也是非常的純淨,這和她認識的大部分青年男人,也完全的不同.

想著想著,伊莎貝爾就回過了頭,望到徐劍星閉上了雙眼,心頭微微又是一些不滿,不過隨之,她就托起了下巴,直直的端詳著這位神奇的龍國男人.

此刻,伊莎貝爾儼然發現,徐劍星不但是有著耐看的五官,就算那渾身上下流轉出來的氣息,也非常的令人想去靠近,就好似待在他身邊會很安全,會很舒心一般.

實際上,伊莎貝爾有此的感受也很正常,因為徐劍星突破到了先天之後,那渾身的氣息已經能和這天地元氣融合到了一起,而且還有著天地的元氣自動融入到了他的身體中,正常人靠近徐劍星,就好像靠近了大自然,怎麼會沒有舒心的感覺呢.

至于,那個安全,自然是徐劍星超強的身手,在伊莎貝爾心里已經種下了那顆種子.

時間就這麼默默之中飛速的流轉.

大約又過了十來分鍾.

徐劍星驟然睜開了雙眼,眸中閃過了一道jīng光,這令盯著他在想什麼的伊莎貝爾,頓時嚇了一跳,情不自禁的臉紅問道,"怎麼了?"

"你的人馬上就要到了,我先走了."徐劍星笑著站了起來.

伊莎貝爾不知為什麼的生出了一些不舍,不過她也知道徐劍星不想暴露身份,所以想了想,就把身邊的手提包打了開來,然後把其內那塊價值億元的翡翠取出,雙手遞給了徐劍星道,"徐先生,謝謝你的救命之恩,我無以為報,希望你能不嫌棄收下."

"恩."徐劍星微微皺了一下眉頭,最煩有人拿錢砸他,無論救人還是為了其他也好,不過轉念一想,他眉頭一展,哈哈笑的接過道,"那謝謝你了,這樣我們也算是兩清了."

徐劍星自然是希望經過此事,伊莎貝爾不用在找報答的借口前來尋找他,他還是希望過平靜的生活,同時,徐劍星對于這塊極品翡翠,還真有著些動心,他真的很想知道,如此的翡翠能獻祭出來什麼東西來,反正,這份報酬在他看來,自己也拿的心安理得.他也相信伊莎貝爾的家里絕對不是一般的有錢.

徐劍星一接過翡翠,伊莎貝爾就是微微愣了一下,她倒不是在乎這塊翡翠,而是龍國曆來都是禮儀之邦,在她以為前者多少也該謙讓一下,哪里誰想到會如此.

可是她一品味徐劍星話.伊莎貝爾就明悟了過來,帶著些不滿的嬌嗔道,"徐先生我就長得那麼難看嗎,令你避之不及?"

聞言,徐劍星就知道伊莎貝爾以後肯定會找來,為了打消她這個念頭,徐劍星腦子一動,隨之就是暗自一樂,嘴里滿含歉意的說道,"伊莎怎麼會呢,你是我見過的西方女孩里,最漂亮的一位."

這令伊莎貝爾頓時轉顏歡笑,還沒有等她開口,徐劍星則是又低聲而神秘的說道,"伊莎,我上大學的時候,曾經有過一個願望,希望你能滿足."

"什麼願望?"伊莎貝爾情不自禁的詫異問道.

"為國爭光."徐劍星嘿嘿一笑.

"為國爭光?"伊莎貝爾還沒明白過來這話是什麼意思的時候,徐劍星則是抬起了咸豬手,"啪"的一下就拍在了伊莎貝爾那豐滿的翹臀上,然後在其上狠狠的抓了兩把.

"哦買噶!"伊莎貝爾吃痛的身子往前一挺,不可置信的驚叫了出聲,等她反應了過來,要去抓徐劍星的手時.

徐劍星一閃而開,哈哈大笑的快速道,"這次我是小爭光,要是下次你在敢來找我,我相信依著我的能力,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為國大爭光."

說完後,徐劍星不理會伊莎貝爾憤恨的目光,兩個縱躍間,猶如閃電般,就消失在了伊莎貝爾的視線里.

"你個混蛋!"此刻伊莎貝爾才清醒過來,對著徐劍星消失的方向,羞惱的大叫道.

伊莎貝爾隨之揉了揉屁股,她毫不懷疑,自己臀部的那一半現在肯定是通紅的一片,旋即臉頰微紅的又吃吃笑了起來,"這個混蛋也不知道輕一點."

從小在西方文化熏陶下的伊莎貝爾,並不覺得被襲擊臀部是個什麼太大的事情.

"壞蛋."伊莎貝爾忍不住的又罵了一句,可是不知為什麼的,腦海里又浮現出了那個懷而神秘家伙的笑臉,好像有點開始懷念了,她喃喃自語的興奮說道,"你等著我不會放過你的,神奇的功夫,神奇的大男孩."

至于,徐劍星那些威脅的話語,她早就給丟到了天邊,她雖然因為從小喜歡探索各地文明的事情,沒有交過男朋友,相對一般西方人稍微保守了一些,但是在大環境的耳濡目染下,對于那一層膜也並不是多麼的在意,只要能給了自己喜歡或者有著好感的人就行.

而她對于徐劍星恰恰也有著好感,不但是因為後者對她的救命之恩和神奇功夫,也有著徐劍星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也令她沉迷.

這也是兩國文化的不同之處,在龍國一般的女子就算對一位男人有著好感,可是在男方不主動的情況下,這份好感恐怕最終也會消失在時間里,在西方,女追男就是很正常的事情,情緒來了,就算當即去滾床單也不是不可能.

隨之,伊莎貝爾看了一眼周邊躺著的三位劫匪又有點害怕了起來,感覺少了那個神奇大男孩陪在身邊,好像完全沒有了安全感.[id=2816749,name=《霸皇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