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卡佩家族
() "考慮個毛線.レ.siluke.♠思♥路♣客レ"徐劍星真怕在這麼下去會引發出什麼天雷地火來,臉se一正的說道,"好了,不開玩笑了,今天的事情我沒有其他的要求,就是希望你不要把我說出去,你能答應嗎?"

就算為了在保密,徐劍星也不至于對一位外國的弱女子下手,這與他處世為人的xing格,完全不符合.至于,那三位劫匪嗎,在徐劍星的一腳之下,已經被真氣破壞了一些中樞神經,就算還活著那不是白癡就是植物人.

伊莎貝爾看著徐劍星突變的臉se,微微愣了一下後,就重重點頭道,"徐先生你請放心,我以我祖父的人格發誓,絕對不會輕易透漏出你的一點個人信息,但要是其他人察覺出來了,那我就沒有辦法了,我也不愛撒謊,但是我敢對你保證,就算我這邊的人知道,也絕對不會透漏出去."

在伊莎貝爾的心中,碰到如此的高手,她根本就沒有打算放過,自然而然,身邊的那些保鏢也會看出來一些什麼.

說到最後,伊莎貝爾無奈的聳了聳肩膀.

話中的意味,徐劍星也聽出來了,不過也懶得多去計較,到時候頂多躲遠點,而這個世界上,又不僅僅只有他一個人是高手,笑了笑道,"好了你打電話,讓人來接你吧,等他們快來了我在走."

徐劍星聞言沒有多想,笑著道,"那就好.對了你打電話,讓人來接你吧,等他們快來了我在走."

雖說,那三位劫匪就算醒來,也沒有了任何的反擊能力,可是在如此偏僻的地方,徐劍星怎麼也不好把伊莎貝爾獨身一人扔到此地.

"恩."伊莎貝爾點了點頭,走到了放在一邊的手提包,然後打了開來不但是把自己手機取了出來,就算徐劍星的也不列外,

隨之,她走徐劍星身邊,伸出手道,"徐先生你的手機."

"恩.謝謝."徐劍星接過手機,放在了口袋里,然後走了那三位劫匪的身邊,用真氣封住了他們的傷口,要不然,他真的會懷疑,一會這三位就會流盡血而亡.

至于,那些來的人會不會發現什麼,他到不是太過意的在乎.要是伊莎貝爾會說,那怎麼也會知道,要是不說,就算在神奇他們也不會查出來是何人所為,何況,他已經知道了這個世界有著古武高手的存在,這個時候也沒必要太過麻煩的去隱瞞什麼.想來,那些人就算知道了,也僅僅會以為是一個路過的高手.

同時,伊莎貝爾也打開了手機,緊接就播出去了一個電話,不一會,電話里傳來了一連竄的女音生硬普通話,"是劫匪先生嗎,請你們放心,想要多少錢可以開口,千萬不要傷害我家小姐."

伊莎貝爾看了一眼徐劍星,才微笑的說道,"艾娜是我,我已經沒事了,你們可以過來接我了."

"哦,我的天啊,小姐你真的沒有事了."

在騰安jǐng局里的艾娜不敢置信的問道,電話里的聲音,不但是伊莎貝爾的另外四位男保鏢能聽到,就算那從市區里趕來的重案組人員也能聽到.

甚至,在此刻從省里那邊也有著人員趕來,因為,伊莎貝爾並不是一位普通的富家子女,而是法國一個老牌家族的直系人員,那家族的當家人則是伊莎貝爾祖父,安德森.卡佩,這位安德森所掌握的資產里,不但有著諸如香水公司,紅酒酒廠,珠寶店等等各種賺錢的產業,甚至還有著數百公頃的葡萄園.就算那法國總統都和他私交非常之好,可以說是法國最頂端的存在.

你說,龍國能不重視嗎.

而且,安德森也知道這邊發生的事情,可以說是大發雷霆了一陣,甚至此刻,還召集著一些秘密人員,打算前來龍國,無論孫女最終會如何,他絕對要把那些膽敢挑釁他們家族的綁匪,給送上天堂.

可以說,因為伊莎貝爾的事情,已經四方云動,雖然jǐng方已經掌握了一些綁匪的行蹤,可是也沒有敢輕舉妄動,一切只能在保證了伊莎貝爾的安全之後,在做打算.

但是,對伊莎貝爾的安全,他們卻是存在很大的擔心,因為根據伊莎貝爾的貼身女衛艾娜所描述,那三位劫匪的特征,很有可能是公安內部,所發布的2A通緝犯,那三人不但流傳各地作案多起,行動迅疾,身手頗高,好像經過特殊的訓練,甚至手段也非常的殘忍,經過他們之手綁架的人員,幾乎沒有存活下來了的,致死12人之多,在生前還有人受過折磨的痕跡.

所以,一聽到電話里傳來的聲音,那些重案人員的臉上,隨後就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se,他們怎麼也不會相信,身為弱女子的伊莎貝爾竟然從中逃脫了,至少在他們現在猜測是逃脫了.

同時,伊莎貝爾則是淡淡笑道,"是的我沒有事情了,好了艾娜你來接我吧."

"好的,小姐,我馬上就去."

艾娜趕緊說道.伊莎貝爾手機里有著全球定位系統,只要開機,就算不知道地址,想找到她也並不是什麼難事.

說完,艾娜又好像想起了什麼,急忙說道,"對了小姐,需不需要調動直升機去接你."

"不用了,我這邊還有點事情,也很安全,你們慢慢來不急,還有不要讓那些什麼頭頭腦腦的跟來,我看見就頭大."伊莎貝爾偷偷看了一眼徐劍星,則是小聲的說道.她不想這麼快離開,自然是想多了解一下不遠處的那位神奇大男孩.

而艾娜聽著前面的話有點不解,一聽後面的話,就感覺好笑十分,點了點頭道,"好的小姐,不過你既然沒事了,最好給安德森先生打個電話,他現在很擔心你."

"恩,我這就打."伊莎貝爾有點不情願的說道,她知道祖父到時候肯定會讓她回去,要是以前也就算了,這次發現了這麼好玩的事情,她根本就不打算回去.不過,電話還是必須打的.

隨後,伊莎貝爾把電話掛機,就給祖父安德森打了過去,不一會電話就接通了,對面傳來了祖父威嚴的聲音,"你是誰?"

"祖父我是伊莎,我沒事了."伊莎貝爾急忙說道.

一聽這話,安德森頓時松了一口氣,緊接就說到,"既然沒事了,伊莎那就馬上給我回來."

"我就這知道你會這麼說."伊莎貝爾不滿的嘀咕了一句,旋即撅著嘴說道,"我不,祖父你答應我讓在龍國玩半個月,可是這才三天而已,我絕對不會回去."

"不行,你必須回來,那邊太不安全,你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要是被你祖母知道,她還不知道怎麼埋怨我."安德森嚴肅十分的說道.

"你不告訴祖母就行了."伊莎貝爾咯咯一笑,道,"祖父實際上你也應該明白,人在哪里會真正的安全,不說**,就算天災也是防不勝防,這次遇到這種事情,也只能說我倒黴罷了,不過,也未免不能說成我的幸運,就好像龍國的一句古話,福禍相依.

"福禍相依!"安德森皺了皺眉頭,旋即問道,"你所謂的幸運事情,到底是指什麼?"

"指的肯定是被人救了唄."

說到這里,伊莎貝爾瞄了徐劍星一眼,見他沒有任何的反應,才想起來自己的恩人可能不懂法語,所以她接著說道,"我告訴你祖父,我這次是被一個很厲害很厲害的龍國高手給救了,至于有多厲害我就不能告訴你了,我想他不會想讓你知道,而且我還以你的名義發了誓,所以,為了尊重我恩人的**和祖父你,我只能保密了."

一聽這話,安德森頓時起了很大的興趣,"要是我不介意你依著我的名字起誓,你能不能告訴我一點,他能有多厲害呢."

"祖父,我是很認真的."伊莎貝爾撒嬌道,"還有,就好像龍國的一句古語所說,君子一言駟馬難追,雖然我不是君子,但是我也不會出賣我的救命恩人,而且,在我沒有報完恩之前,我是肯定不會回去的."

安德森哈哈大笑道,"依著我對小伊莎的了解,我看你不是想著報恩,肯定是發現了什麼十分有趣的事情,現在反而讓我對你的那位救命恩人,有了一份真正的期待,既然因此你不想回來,那我也就不多說什麼,到時候我會給龍國官方申請一下,讓你的那些保鏢人員配帶上槍,這樣我也能多放下點心來."

"噢耶,祖父你真好."伊莎貝爾興奮的一聲歡呼.

"祖父一直都對你很好吧."安德森笑呵呵的開了一句玩笑,然後又說道,"對了伊莎,你幫我轉告一句話給你的救命恩人."

"祖父你說."

"告訴你的恩人,他永遠是我們卡佩家族的最尊貴客人,讓他有時間前來我們家族做客,還有,感謝他救了我的小伊莎."安德森鄭重的說道.

"好的祖父,我一定幫你轉達,要是沒有事情我就掛了."

"恩,掛之前我再給你說一句話,千萬不要再出意外,要是在出現意外,無論有千萬個理由,你都必須給我回來."安德森嚴肅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祖父,拜拜."伊莎貝爾說完就給掛了,猛然的松了一口氣,旋即看著徐劍星笑嘻嘻的用華語問道,"徐先生,你不懂法語?"

"不懂."徐劍星笑著搖了搖頭,剛才聽著兩個人談話真的宛如在聽天書一般,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看來以後有時間要多學習幾門外語了.不過,對于外語徐劍星也不是一點不懂,他的英語還是不錯的,畢竟當時選擇的是旅游專業,一門外語的語言基礎還是必須有得.

"哦.我就知道是這樣."伊莎貝爾點了點頭,解釋道,"剛才我是給我祖父打了一個電話,他還是說讓我感謝你,你永遠是我們卡佩家族最尊貴的客人,歡迎你有時間去我們家族做客."

"我在這里謝謝你的祖父,實際上我也是為了自保,並不存在什麼救不救的問題."徐劍星聳了聳肩膀道,對于所謂的卡佩家族,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認知,唯一能猜想到的就是比較有錢,也沒想過去做什麼客.

聞言,伊莎貝爾連連搖頭道,"NO,NO,徐先生不能這麼說,雖然是你為了自保,可是你救了我也事實,感謝是應該的."